俗人回档 正文 第1358章 互相关照

作者/庚不让 看小说文学作品上精彩东方文学 http://www.mymedsaccess.com ,就这么定了!
    思考再三,边学道决定出席李富榛的私人酒会。uukla

    就像孟焕然的:体面地竞争,体面地打交道,是一个人格局和修养的体现。

    堂堂有道集团掌舵人,因为一块地,避竞争对手不见,无论边学道出于何种想法,给人的感觉都是“器”。

    器者不足与谋,这个口碑不利于边学道扩大朋友圈,不利于有道集团拓展合作伙伴。

    再者,边学道若避而不见,会让三兴李家“看透”他的格局,继而形成一种“不过如此”的印象和心理优势。这种心理优势会在日后有道集团旗下的手机跟三兴电子产品正面竞争时产生某种影响,让对方更强势,或者让对方更难缠。

    所以边学道不能让对方轻易看透自己,他要表现出深度和复杂度,让别人摸不清他的套路,让别人感觉他深不可测,就像古代一些故意喜怒无常的帝王,别人猜不透他的想法,自然心存畏惧,难以摆布他。

    而且……边学道心里对李富榛这个一意嫁给穷子的“任性”长公主怀有很大的好奇心,他也想亲眼见见这个有个性的白富美到底是个怎样的性情中人,于是他决定出席酒会。

    三兴方面。

    来已经不抱幻想,没想到在最后时刻接到有道集团总办的回复:“有道集团董事长边学道先生接受贵司的邀请,将准时出席李富榛女士4月5日的酒会。”

    重量级嘉宾的出席复函,第一时间报给了李富榛的贴身助理,助理没敢耽搁,敲门走进美容室。

    美容室里,身穿灰色睡袍的李富榛仰面躺在美容床上做面部按摩。

    见助理似有事汇报,女按摩师懂事地退出房间。

    等房门关上,助理用韩语向李富榛报告:“有道集团的边学道会长答复接受邀请,出席今天的酒会。”

    躺在美容床上的李富榛听了,缓缓坐起身:“把我电话拿过来。”

    ……

    ……

    酒会下午17时开始,边学道16时55分到场。

    走进酒会大厅,他一眼就看到了身穿正式礼服的孟焕然和韦若筠。

    想起昨晚孟婧姞开免提打电话,韦若筠脸颊微微发红,她身旁的孟焕然则有城府得多,像没事人一样,一点都不挂怀。

    看见边学道,孟焕然笑着迎过来:“你来了。”

    边学道点点头,四下环视一圈,问道:“植淳没来?”

    带着边学道往内场走,孟焕然声:“植淳不会来。”

    不会来!

    跟“有事来不了”区别很大。

    难道里面有什么隐情?

    没用边学道发问,孟焕然主动解释:“植淳认识李家的女儿,他对李家处理葬礼的方式有意见,所以再不跟李家人打交道。”

    呃……

    竟然是这个原因!

    李家痴情女儿的事边学道有所耳闻,因为种种因素,李家家长人在纽约却没有出席女儿的葬礼,把豪门的冷血和薄情展现得淋漓尽致。

    可是换个角度想,李家如此,祝家又何尝不是如此?

    同样三代豪门,祝家二代和三代的内斗固然没像李家那样惨烈,但有马成德和祝育恭的事摆在那,祝家一些人的薄情冷血程度一点不弱于李家。

    更何况祝海山满世界开枝散叶,加上祝家的“隐形”属性,就算祝家直系悄悄干掉几个同父异母的弟弟妹妹,外界也不知道,所以祝家没准比李家更冷酷。

    就在边学道浮想联翩时,酒会东道主李富榛在助理和翻译的陪同下,径直朝他和孟焕然这边走来。

    如果是在韩国新罗大酒店,边学道这个级别的来宾到场,李富榛不出门相迎,也得在大堂里迎接,以尽主人之道。

    可这是在燕京,李富榛固然是东道主,但同时她还是三兴李家的代表,她如果在大堂迎接来宾,等于坠了李家的颜面,那是绝对不允许的。

    尽管人不在大堂,但安排在停车场和大堂的三兴工作人员时刻传递来宾信息,所以边学道一进大厅,李富榛就过来迎接。

    第一次见面,边学道和李富榛礼仪性握手,李富榛用汉语问候道:“边会长你好,我是李富榛,欢迎您的光临!”

    看着对面白衬衫黑裙子、身形略显瘦弱、目光沉静、冷艳中透着贵气和一丝英气的李富榛,边学道笑着:“感谢您的邀请,我很荣幸。”

    李富榛听了,微笑着:“请!”

    5分钟后,嘉宾到齐,酒会准时开始。

    略略一看,到场嘉宾大约7、8人的样子,其中亚洲人约占三分之二,欧美人约占三分之一,在大厅一角,还站着三个皮肤黝黑的印度人,正在交流着什么。

    现场音乐暂停后,李富榛走到大屏幕下的主持台前,先用目光向台下来宾致意,接着先后用:“韩、中、英、法、日、德六国语言问候来宾。”

    好吧……

    很炫的开场!

    六国语言一出,三兴李家的豪门素养展露无遗,李富榛“女强人”的标签也随之清晰起来。

    边学道身旁,孟焕然声:“李家第三代里,论性格能力,属她最像二代家主,唯一可惜的是女人……”

    到这儿,孟焕然的声音又低了两度,道:“看这次酒会的规模,她很克制,不然以李家的人脉圈子,国内政经商三界至少还能凑出近百人。”

    边学道听了,声:“我总感觉她很像一个韩国女演员。”

    看了边学道一眼,孟焕然笑着:“我认识她有些年了,变化不大,就算动刀也是动。李家基因不错,那些看着光鲜的女演员,往她和德贞面前一站,谁是凤凰谁是草鸡一目了然。”

    听孟焕然提到祝德贞,边学道随口:“没看见祝德贞来。”

    孟焕然看着台上用英语致辞的李富榛:“可能有事吧!”

    ……

    ……

    南锣鼓巷,孟婧姞家厨房。

    孟婧姞手拿铲子炒菜,祝德贞站在旁边看着她炒,表情有点心不在焉。

    瞥了祝德贞一眼,孟婧姞:“心都飞走了,还在我这儿靠什么。”

    平移两步,上身靠在冰箱门上,祝德贞懒洋洋地:“若是每次都出现,会过犹不及。”

    最后翻炒几下,端起锅,把菜倒进盘子里,孟婧姞扭头:“你就不怕那个专喜欢大龄女人的家伙跟李富榛发展点超友谊关系?”

    祝德贞站直身体:“世界都知道李富榛早就结婚了。”

    放下手里的炒锅,孟婧姞反驳道:“现在半个韩国也都知道李富榛跟丈夫已经分居两年了。”

    微微眯起眼睛,祝德贞:“李富榛比他大1多岁。”

    “还真是当局者迷!”孟婧姞挑着眼眉:“沈馥跟李富榛好像差不多大。”

    “……”

    见祝德贞似乎认真起来,孟婧姞笑着:“你不是真当真了吧?我胡八道的!”

    迎着祝德贞看过来的目光,孟婧姞继续道:“除非边学道脑子抽抽了,才会放着未婚王室公主不碰,去跟李富榛传绯闻。再了,李富榛现在还没离婚,她要是婚内出轨,能被国民的唾沫淹死你信不信?你也见过李富榛那个驸马,没出身,没长相,没能力,没魄力,一直没能融入李家,还经常酗酒撒酒疯,这个男人心里积郁已久,是不会痛快离婚还李富榛自由的,所以她没戏!”

    把菜端到餐桌上,孟婧姞拉开冰箱门:“其实李富榛和她妹妹的事最大的意义是教育咱们选男人时一定不能脑子发热找层次不同的穷子,百分之百没好结局。”

    ……

    ……

    灯火辉煌的酒会大厅里,边学道成了李富榛之外第二个中心。

    成中心是正常的,要知道最近一个月有道集团接连弄出几条大新闻——Kki上线爆火、投资开心爆火、耶鲁捐钱遭遇非议、助力“免费午餐”轰动国以及呼之欲出的手机战略。

    一桩桩,一件件,都轰动一时且影响深远。

    所以,难得见到边学道人的来宾们都抓紧机会过来寒暄,务求混个脸熟。

    没错,就是混脸熟!

    能来参加酒会的是明眼人,大家心里十分清楚,就算现在的有道集团体量不如三兴巨大,但边学道的能力和年龄摆在那里,不出意外,追上甚至超三兴只是时间问题。这样一个人,有机会结交一定要结交,错过这个村就不知道什么时候还能再碰上这个店了。

    边学道被众人围在中间热聊时,李富榛向他这边看了几眼,然后若无其事地跟其他来宾交谈。

    什么都不用,只看在场来宾对待边学道的态度,就足以明这个人的江湖地位——绝对的巨头级!

    不是自夸自封的巨头,而是公认信服的巨头!

    酒会进行了约三个时,期间边学道和李富榛几次碰杯,的都是外交辞令。

    晚时15分,酒会结束。

    边学道想第一波告辞,孟焕然走过来:“东道主让我传个话,请你留一留,过一会儿她亲自送你。”

    完,孟焕然还戏谑地跟边学道挤了挤眼睛。

    15分钟后,来宾散尽,李富榛亲自送边学道到酒店门口。

    其他来宾李富榛都是送到一楼大堂,只有边学道,她出门相送。

    站在门口等车的时候,李富榛侧身看着边学道:“这次来燕京主持,是父亲对我的一次考验,所以,请您多多关照。”

    父亲?

    考验?

    边学道脑子里快速闪过几个念头——李家二代有一个独子,难道还能让女儿“继位”?再者,眼前这个“长公主”若是有争权之心,当初就不该嫁个废柴穷子。眼前的局面,既不能强强借力,还不能获得辅佐,她拿什么跟哥哥争?最关键的是,如果让她上位,若离婚,驸马得分走李家多少财富?若是不离婚,三兴下一代掌门人还会姓李吗?

    想至此处,边学道笑着:“互相关照。”

    李富榛听了,伸出右手:“期待下次见面。”

    两手相握,边学道点头:“我也很期待。”

    主客双方没人注意到,李边两人在酒店门**谈的场景,被一个藏身路边车里的狗仔拍个正着。

    不能怪双方的保卫人员失职,实在是没人想得到这种正式的社交活动也有人偷拍。

    一夜无话。

    次日早上一到公司,边学道就看到了上他和李富榛在酒店门**谈的照片。

    照片下面留言什么的都有,其中盖楼最多的一条留言内容是:李富榛已经跟丈夫分居两年。

    这条留言被友狂顶,其中七成人认为“国民男神”才不会接这个盘;两成人认为李富榛若是年轻一些,并且未婚,倒还算般配;余下一成人惊叹李富榛人美,无愧韩国顶级白富美的名头。

    上午9时,李裕敲门走进边学道办公室。

    李裕一进门就问:“你看到上的照片了吗?”

    边学道点头:“看到了。”

    在老位置坐下,李裕:“你会不会是对方自导自演混淆视听?”

    意外地看着李裕,边学道笑着:“有进步啊!以前你很少琢磨这些阴谋诡计。”

    李裕坦然:“人不能永远活在18岁。”

    靠在椅子上,边学道:“我觉得不是。”

    李裕问:“为什么?”

    边学道淡淡地:“因为得不偿失,你忘了她已婚的身份。”

    “外面都在传她跟丈夫分居了。”李裕一脸可惜地:“想想那个男的也够惨的,所谓人生三大成功——有个有钱的爷爷,有个有钱的老爸,有个有钱的老婆。这家伙把顶级白富美娶到手,结果没留住。”

    微微转动椅子,边学道拿起水杯:“公主想甩驸马,只要官司在韩国打,驸马就别想打赢。可如果公主‘出轨’在先,那就两了,特别还是‘出轨’在三兴没法控制舆论的国外。李家出来的人不会笨到这个时候授人以柄,所以这次的照片可能真是狗仔拍的。”

    李裕听了,缓缓点头:“是这么个道理。”

    想了想,李裕接着道:“这些狗仔也是闲的,偷拍正常社交活动有什么意思?有这个精力,不如去偷拍贪官污吏,没准还能根治**。”

    掌管有道监察部的李裕,三句话不离“根治**”。

    边学道闻言笑道:“真那样,能不能根治**不好,狗仔一定会被根治。”

    ……

    ……

    (PS:感谢起点盟主想哭的香菇的打赏支持。)

【精彩东方文学 www.mymedsaccess.com】 提供武动乾坤等作品手打文字版最新章节首发,txt电子书格式免费下载欢迎注册收藏
百度风云榜小说:剑来 乡村艳妇 一念永恒 圣墟 好色小姨 永夜君王 龙王传说 太古神王 诱惑人的好嫂子 我真是大明星 校花的贴身高手 真武世界 剑王朝
Copyright © 2002-2018 www.mymedsaccess.com dafabet大发体育 All Rights Reserved.
小说手打文字版来自网络收集,喜欢本书请加入书架,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