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人回档 正文 第1333章 泛若不系之舟

作者/庚不让 看小说文学作品上精彩东方文学 http://www.mymedsaccess.com ,就这么定了!
    湾流G55机舱尾部。

    因为苏娜身体不太舒服,于是李兵和穆龙把舱尾休息区让出来给苏娜,两人转移去了舱首。

    苏娜躺下后,陈建坐在苏娜脚旁翻杂志,他翻得很慢,表情很专注,外人完看不出他根没看进去。

    陈建和苏娜来是打算在美国多待几天的,结果夏宁葬礼那天两人在酒店大吵一场,还动了手,直接开启冷战模式,再待下去也没什么意思了。

    然而冷战归冷战,两人谁都没提分手。

    陈建不提,是因为他打苏娜完是怒火上头后的冲动之举,冷静下来后,他万分后悔。陈建心里十分清楚,一旦他跟苏娜这门婚事吹了,他在单位就再无出头之日。

    原因很简单,没当成省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的女婿,肯定是陈建什么地方让苏家极度不满,那么也就等于得罪了苏部长。

    乖乖!

    那是组织部啊!专管干部的地方!

    陈建得罪了组织部二把手,哪个领导还敢重用陈建?重用陈建,打苏部长的脸,领导自己还想不想被组织重用了?

    这里面的利害关系,衙门里的人不可能不懂。

    所以如果陈建跟苏娜吹了,别重用,他还能不能在单位继续安稳干下去都是个问题。

    而且……陈建是真舍不得苏父这根高枝。

    苏部长的年龄很有优势,所以只要把苏娜娶到手,身在体制内的陈建就等于坐上了“直升飞机”,因为哪怕岳父苏部长不为陈建的事专门打招呼,方方面面还是会考虑到这层关系的。我照顾你子女,你照顾我子女,这是官场的游戏规则。

    至于苏娜,陈建在赌,他赌苏娜不会离开他。

    不离开的原因有很多,比如陈建人帅嘴甜,比如陈建器大活好,比如两人已经半公开同居,比如两人“五一”结婚的消息已经扩散出去。

    此外,还有非常重要一点——苏娜辞职进了陈建大学室友边学道的有道集团,在要害部门任职!

    苏娜辞职进有道,在松江官商圈里引发了不的震动。

    有人觉得正是陈建背后的“同学资源”才当上苏家的乘龙快婿。有人把苏娜此举视为苏家以陈建为纽带,搭上边学道这条线的重要节点。有人把苏娜辞职视为苏家将集中官场资源力捧女婿的前兆。

    另一方面,自从卢广效调走,北江官方跟有道集团这个“庞然大物”的沟通总感觉少了点什么——正式有余,情谊不足。

    “空降兵”许青松的出现,一定程度上缓解了这种尴尬,边学道卖许青松面子在北江已经不是秘密。

    可问题是许青松身上“镀金锻炼”的标签太过明显,他跟边学道关系再好,调走后怎么办?若是没个“替补队员”,难保不会出现卢广效调走后各级官员因为担心有道集团大规模迁出北江而人心惶惶的局面。

    事实就是如此。

    企业发展到有道集团这种规模,其一举一动都有极强的示范效应和政治经济连锁反应,所以北江官员才会格外紧张。

    实事求是地,有道集团总部设在松江,怎么看都有“巨龙游浅湖”的意思,正因此,国内很多有实力的省市都在盯着有道,希望有道整体搬过去,或者部分搬过去,提升当地的经济体量、人才吸引力和商业辐射力。在这件事上,沪市市长乔怀远步子迈的最大,直接让北江的干部感受到压力。

    然而压力再大,北江官方一不能抗议,二拿不出东西跟沪市竞争,左看右看,前思后想,只有一张“情谊”牌可以打。

    既然是打“情谊”牌,首先得有建立情谊的关系。

    陈建跟边学道是大学室友,苏娜进了有道,有这两层关系,苏部长勉强算是建立了一个跟边学道私下对话的渠道。

    有了这个对话渠道,苏部长在北江的话语权就会相应扩大,至少在涉及有道集团的事务中会拥有相当的参与权和发言权,陈建知道苏父心里十分重视这个。

    之所以重视,因为苏部长虽然职务上带着“部长”俩字,但其实他的级别是正厅,离省部级高官序列还差一格。

    在官言官,苏父的位置直升副部的难度相当大,因为晋升副部,通常都是从省发改委主任和下面地市一把手里选拔。所以,想跨正厅到副部这一格,没点机缘,苏部长的成功率不超过%。

    就这%,还是算上苏部长多年来在组织部广结善缘,各种人脉助力后的结果。

    到人脉,现在的边学道,无论谁结识他,都等于拥有一个“超级人脉”。

    拿苏父来,搭上边学道这根线,找机会争取外放主政一方,在“以GDP论英雄”的大环境下,边学道或者边学道的朋友稍稍投几个项目,就够让苏父在北江这种经济落后省份大放异彩。

    都“大放异彩”了,提拔还会远吗?

    不相信?

    卢广效的例子就摆在眼前!

    好吧……

    正是基于以上种种考量,陈建才敢赌苏娜会慎重考虑跟他分手。

    真分手的话,就算不考虑同居和悔婚的影响,苏娜还怎么继续在有道待?

    就算边学道和李裕公私分明,苏娜继续在有道监察部工作,可少了陈建这层关系,苏父还怎么搭上边学道这条线?

    难道因为女儿在有道工作,就可以跟边学道对话?

    简直是在开玩笑!

    有道集团目前万多名员工,难道这些人的父母都可以借此为由对外声称自己跟边学道“的上话”?

    婚姻,质上是一种利益交换。

    如果没有边学道,陈建也有可能把苏娜娶到手,可那样的话,在婚姻关系中,他无疑是处于下风的一方,半生都要做苏家的附庸。

    而有边学道这个同学,陈建的底气相对就要足很多,因为他手里有苏家想要的资源,哪怕陈建手里的资源并不像外人猜想的那样多,可那依旧是资源。

    稀缺资源!

    ……

    ……

    同一时间,美国,芝加哥。

    景阳跟祝德贞一起拜访了祝天歌。

    这是一次纯礼节性拜访,既然跟祝家有渊源,又到了美国,就不能不来见见祝家在北美的话事人。

    对来访的景阳,祝天歌扫榻相迎,非常热情。

    这样的态度,在祝家差不多是祝天歌专属——见层次相同的人,祝天歌会很随意;见层次差距比较明显的人,祝天歌会很亲切。

    这种表现反映的是祝天歌的人生哲学——尊重别人就是尊重自己,是不如自己的人要表露出足够的尊重。

    祝宅。

    三人坐在会客厅里喝茶闲聊,祝天歌看着景阳:“跟我当日你接上边学道那个同学时的情景。”

    放下手里的茶杯,景阳坐直身体:“当时的情况是……”

    景阳客观地讲述他乘坐直升飞机接童超和夏宁时的情景,旁边的祝德贞一脸平静,祝天歌则听得津津有味。

    从头到尾听完,祝天歌拿起茶壶,一边倒茶一边:“这个姓童的子也算得上是痴情种子。”

    景阳听了,点头:“当时我在场,看得出来,两人确实有感情。后来我找人打听了一下,确如童超所,他一毕业就陪女朋友到了鹦哥岭……三年什么都没干,一直在山里打转,因此在收入和生活条件方面,跟同学拉开了距离。”

    景阳完,祝天歌把面前的茶杯推向景阳:“你再尝尝这壶。”

    看着景阳拿起茶杯,祝天歌语含感慨地:“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年轻时遇到一个人,喜欢到良辰美景不及她,漫天星华不及她,然后又在感情最浓烈,最好的年华里分开,这个叫童超的日后估计很难走出这段感情,不过他也算幸运,世上亿万人,没有多少人能真正体会到刻骨铭心,更没有多少人能碰上边学道这种同学。”

    到边学道,想着祝德贞在旁边,景阳字斟句酌地附和:“这个边学道确实是个人杰!别的不论,只看他一帮同学看他的眼神里是信任没有一丝嫉妒,就可见他为人处事的水平非常之高。”

    “对了……”祝天歌抬头看着景阳问:“你刚才边学道那帮同学喊他什么……老边?”

    “对,喊他老边。”

    ……

    ……

    云层之上。

    童超走到机舱中段,看见边学道正戴着耳机听音乐,转身就要回座位。

    边学道见了,摘下一只耳机问:“找我?”

    童超转回身,走到旁边:“是夏宁爸妈,让我替他们跟你一声谢谢。”

    指着对面的沙发,边学道:“坐下,正想找机会跟你聊聊。”

    童超依言坐下,整个人平静得像一潭死水。

    没错,就是一潭死水!

    没有起伏,没有波澜,没有水流声,明明存在却又空空荡荡。

    关掉MP4,边学道盯着童超看了两秒,开口问:“以后有什么打算?”

    “我想当摄影师。”

    “摄影师?”

    “旅行摄影师!”

    边学道问:“怎么想起做这个?”

    “因为夏宁的理想是当旅行摄影师。”

    听童超这么,边学道很想劝一句:夏宁已经走了,你得从过去走出来,开始新生活。

    话到嘴边,咽了回去。

    略一沉吟,他转而:“四处走走也好。”

    扭头看向舷窗外,童超眼神空洞地:“她一直想周游世界,用相机把看到的世界记录下来,一边走,一边投稿赚钱,然后等到老得走不动那天,就可以一边翻看照片一边回忆一生里去过的地方、闻过的花和对自己微笑过的人。夏宁把相机留给了我,我想替她完成这个愿望。”

    夏宁的愿望……

    听童超还在夏宁的影子里打转,边学道实在忍不住,开口:“夏宁还有几个愿望?你给我听听。”

    童超不急不缓地:“等我把世界各地走得差不多了,我想办一个以夏宁名字命名的影展,办完影展,我将重获自由。”

    心里猜想童超可能是跟夏宁许诺过什么,边学道叹了口气:“逝者已矣,余生还是要和有情的人一起度过。”

    “也许吧!”

    收回目光,童超淡淡地:“也许有一天,我会在钟爱的景色和光影里等到一个恰好来到的人。”

    ……

    ……

    千里之外,墨西哥城。

    在一天中最惬意的午后,一个戴着墨镜的亚洲男人按响了于今家的门铃。

    对着视门禁,Aliia问:“你找谁?”

    男人:“找于今。”

    Aliia问:“你叫什么?”

    男人摘下墨镜:“我姓钱。”

    ……

    ……

    (PS:感谢书友唇v继续微笑的打赏支持。上半月老庚被苏以的剧情折磨够呛,脑细胞死了无数,下半月尽量加快速度,定一个目标——一天一更-_-!)

【精彩东方文学 www.mymedsaccess.com】 提供武动乾坤等作品手打文字版最新章节首发,txt电子书格式免费下载欢迎注册收藏
百度风云榜小说:剑来 乡村艳妇 一念永恒 圣墟 好色小姨 永夜君王 龙王传说 太古神王 诱惑人的好嫂子 我真是大明星 校花的贴身高手 真武世界 剑王朝
Copyright © 2002-2018 www.mymedsaccess.com dafabet大发体育 All Rights Reserved.
小说手打文字版来自网络收集,喜欢本书请加入书架,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