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人回档 正文 第1312章 苦海无边,回头无岸

作者/庚不让 看小说文学作品上精彩东方文学 http://www.mymedsaccess.com ,就这么定了!
    时代公寓。

    怎么都敲不开门,樊青林下楼问门卫看没看见张丽,门卫没看见张丽离开,于是樊青林上楼继续敲门。

    门还是不开。

    这就明显透着不正常了。

    于是樊妈妈在身后:“要不报警吧?”

    樊有德怒声:“警察来了也是要敲门,敲不开还得找消防拆锁,把门弄坏了,咱们晚上怎么办?怎么跟二丫交代?”

    樊妈妈听了:“那赶紧让青雨过来,让洪剑也过来,他是警察,真有什么事能帮咱们出头。”

    很快,樊青雨到了,洪剑和詹红也到了。

    在路上听詹红她给张丽打过电话,洪剑少见地责备了詹红,认为她不该在樊家人不知情的情况下莽撞地跟张丽“摊牌”。

    到这时,詹红也有点为自己的冒失感到后悔。

    别的不,万一张丽想不开在家里轻生,不仅伤了一条性命,还让樊青雨的房子成了凶宅,而詹红就是“罪魁祸首”。

    所以被洪剑责备完,詹红立刻打电话给樊青雨,把事情的始末明白,让樊青雨有个思想准备。

    尽管一直跟张丽关系不睦,可是樊青雨从没想过张丽会出轨,因此在电话听詹红洪剑看到了张丽红杏出墙的实据后,樊青雨无语了足有1秒钟,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静了好一会儿,樊青雨:“你帮我问问洪剑,这种时候应该怎么办?”

    几秒钟后,詹红在电话里:“洪剑,如果没出事,立刻沟通,尽量安抚,如果已经出事了……”

    好吧,如果已经出事了,那什么都晚了,还是想想怎么善后吧!

    “叮!”

    一走出电梯,樊青雨就看见自己家门前聚拢了一群人,其中有她的父母哥哥,有同层的邻居,还有几个物业公司的人。

    一看见这阵仗,想着家丑不可外扬,樊青雨立刻跟围在门前的人:“我拿了钥匙,大家都散了吧!”

    等邻居都回屋,樊青雨从包里拿出钥匙,拧门,结果发现门被人从里面反锁了。

    这个发现让樊青雨的心立刻沉了下去。

    把耳朵贴在门上听了几秒,樊青雨轻轻拍门:“嫂子,我是青雨,你把门打开。”

    嫂子!?

    这两个字从樊青雨嘴里冒出来,樊家几口人同时一愣:樊青雨怕是有几年没这么叫过张丽了。

    看着眼前樊青雨的背影,樊青林莫名的心头一跳。

    他虽然称不上机灵人,但也不算太蠢,二妹一句“嫂子”出口,樊青林就意识到妹妹可能知道什么。

    身后的电梯又传出“叮”的一声,詹红和洪剑先后走出电梯。

    看见洪剑,樊妈妈如同来了主心骨,立刻拉着樊亮亮走过来,先把孩子交给詹红,然后拽着洪剑落后几步,声:“物业的人张丽没离开这栋楼,青雨拿钥匙过来也没打开门,你看……会不会……”

    洪剑听完,沉着地:“您先别着急,让青姐再敲敲门,实在不行,我联系消防的人过来。”

    樊妈妈听了,叹了口气,扭头看向房门,满眼都是忧色。

    “咚!咚!咚!”

    “嫂子,我知道你在里面,你把门打开。”

    “咚!咚!”

    “嫂子,咱们有什么话当面,嫂……”

    “咔嗒!咔嗒!”门锁连响两声。

    门开了!

    脸色苍白的张丽站在门里,身上穿着半个月前刚买的第一次上身的新衣服,身后是一个大号拉杆旅行箱。

    看见张丽开门,门外三个“知情人”都松了一口气。

    这时,樊亮亮突然甩开詹红的手,朝自己妈妈扑去。

    看见儿子,张丽眼中多了一丝光亮,她蹲下身,伸手抱住樊亮亮。

    张丽一伸手,洪剑和樊青雨立刻注意到张丽的左手手腕缠着白色纱布,手腕内侧有一道红线渗出。

    紧接着,樊青林也看见了妻子手腕上的纱布,走过去抓着张丽的胳膊问:“你的手怎么了?”

    缓缓站起身,张丽看着樊青林,平静地:“咱俩离婚吧!”

    “你什么?”樊青林瞪圆眼睛问。

    詹红见了,拉着樊亮亮朝电梯口走,一边走一边:“亮亮想吃什么?姑姑请你吃。”

    被詹红拉着,樊亮亮走几步就回头看站在家门口的父母。

    在男孩心里,他已经把这个父母和爷爷奶奶一起生活的地方视为“家”了。

    看着樊亮亮跟詹红一起走进电梯,张丽的视线回到丈夫脸上,面无表情地:“我……咱俩离婚吧!”

    樊青林的脸一下就红了。

    一个大男人,被老婆当着父母、儿子、妹妹、妹夫几人的面提出离婚,无异于当众给了他一耳光。

    更让樊青林难堪且愤怒的是张丽的态度,因为他在张丽脸上看不到一丝情绪,有的只是平静,像是在一件与己无关的事那样平静。

    两个人离婚,往往歇斯底里大吵大闹行为背后是不舍和不知道该怎么挽留的应激性情绪释放,而像张丽这种,则是情路尽头心灰如死的表现,表明她已经决然做出选择,没有任何余地。

    几秒钟后,樊青林瞪着通红的眼睛,抖着嘴唇:“好你个张丽……”

    话没完,樊有德走过来,一个巴掌打在儿子肩膀上,喝道:“有话进去,别在这里丢人。”

    挨了巴掌的樊青林“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咬牙看着面前的张丽。

    对丈夫刀子一样的目光视而不见,张丽抓着旅行箱拉杆,视线在樊家人脸上逐一扫过,一脸漠然地:“该的我已经完了,民政局见吧。”

    完,张丽拉着旅行箱走到樊青雨面前,看着樊青雨的眼睛:“希望你不要跟我犯一样的错,不然你站的枝头高,摔的疼。”

    ……

    ……

    美国,芝加哥,Huse-f-Blues(蓝调之屋)。

    三楼右手边第一间包厢里,一个气度颇为不凡的白人老头和一个光头中年黑人跟坐在椅子上的祝天歌了一会儿话,告辞离开了。

    祝德贞程坐在一旁默默倾听,一直到两人离开,她开口问祝天歌:“这两人是干什么的?他们哪来的信心签下沈馥?”

    祝天歌听了,笑着:“不是他们,是咱们。”

    “咱们?”

    祝天歌点头:“咱们!北美这边的业务比较独立,你不知道也正常。”

    完,祝天歌抬手指着楼下的舞台:“美国境内的1几家Huse-f-Blues连锁店都由Live-Natin控股,咱们家持有Live-Natin39%的股权,是第一大股东。而刚才这两个人,是Live-Natin北美地区的总裁和泛亚洲区总裁。”

    拿起水杯喝了一口,祝天歌放下水杯:“跟一类人打交道,将欲取之,必先与之。跟另一类人打交道,就要调过来,将欲与之,必先取之。”

    “边学道这个人多疑,咱俩无缘无故把史密斯介绍给他,他心里肯定要怀疑咱们的目的。如果在介绍史密斯的同时请他帮忙给Live-Natin和沈馥牵线,不论事情成不成,他都会舒服一点。”

    “如果事情真成了,不只他舒服,咱们也有益。过去的一年半,Live-Natin先后签下了麦当娜、U、夏奇拉、Ja-等顶级音乐人。目前公司的布局只缺亚洲这一块,开拓亚洲市场的话,影响力覆盖亚洲的沈馥是不二之选。”

    听祝天歌完,祝德贞疑惑地:“背靠边学道,沈馥不缺钱,而且资料显示她不是那种醉心名利的女人,所以我觉得她生完孩子后退隐的可能性极大。”

    看着侄女,祝天歌笑着:“咱俩打个赌吧,我赌边学道会同意帮忙。”

    “赌什么?”祝德贞问。

    靠在沙发上,祝天歌:“就赌边学道送给孟婧姞那对耳环。”

    “五叔……”

    “耳环这件事上,你着相了。”祝天歌悠悠地:“想要一样东西,就要避免太早被感性支配自己。就像猛虎捕猎,它们会克服渴望食物的能,极力潜伏,悄悄地慢慢地接近猎物,在合适距离发动突袭。”

    沉默几秒,祝德贞忽然开口问祝天歌:“边学道不上卦,我上卦吧?”

    祝天歌右眼眼皮微不可查地跳了一下,:“人人都有求而不得,人人都有得而复失,我们每个人自打出娘胎就都是苦海无边……回头无岸。”

    话音落下,包厢墙上的一个红灯闪了三下。

    祝天歌见了,转移话题:“边学道到了。”

    ……

    ……

    (这一章章节名有点那啥,就不在这章致谢盟主了,下章再谢。)

【精彩东方文学 www.mymedsaccess.com】 提供武动乾坤等作品手打文字版最新章节首发,txt电子书格式免费下载欢迎注册收藏
百度风云榜小说:剑来 乡村艳妇 一念永恒 圣墟 好色小姨 永夜君王 龙王传说 太古神王 诱惑人的好嫂子 我真是大明星 校花的贴身高手 真武世界 剑王朝
Copyright © 2002-2018 www.mymedsaccess.com dafabet大发体育 All Rights Reserved.
小说手打文字版来自网络收集,喜欢本书请加入书架,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