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人回档 正文 第1202章 天命

作者/庚不让 看小说文学作品上精彩东方文学 http://www.mymedsaccess.com ,就这么定了!
    8年1月1日,沪市。

    酒会开始前4个时,接待完各路远道来宾的边学道回到层房间,脱掉外套,松开衬衫领口,坐在沙发上一边拧苏打水瓶盖,一边听傅采宁汇报酒会现场布置和红毯签名、时装走秀、慈善拍卖等几个环节的安排情况。

    听傅采宁完,跟围在身边的武思捷、沈雅安、李裕、洪诚夫、唐琢几个高管交代几句,边学道看一眼手表:“还有4个时,大家都回去休息一下,个时后酒会大厅集合。”

    下属离开后,在会客区的沙发上静静坐了一会儿,边学道莫名有心神不定。

    早上浴缸里那个梦一直在他脑海里萦绕不去,似有某种魔力,也似有某种寓意。

    边学道犹记得梦中的一个场景——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在万众瞩目的讲台上针锋相对地辩论。他看不清台上两人的面孔,但是他能听见两人在用英语互相攻讦,然后,有人在身后问他台上两人谁会赢。

    问话者的声音有耳熟,听在边学道耳中,七分像祝海山,两分像祝天养,还有一分像祝植淳,像被包围了一般。边学道没有回头,潜意识里有一个声音告诉他这是祝海山最后的“试探”,若是通过,他可以天空海阔,一旦出错,祝家会收回赠与他的财物,以及巨量的“利息”。

    不知为何,边学道没有生出一丝反抗之心,他只是努力再努力地盯着台上两个人看,想看清正在激烈辩论的两人是谁,可惜怎么都看不穿浮在两人脸前的乳白色云雾。

    看不透,只好转为力回忆,可是搜遍脑海里的记忆,也没有与眼前场景吻合的片段。

    这时,身后的声音又问了一遍:“他们俩谁会赢?”

    别无他法的边学道只能赌一把:“女的。”

    话音落下,台上的光线忽地一暗然后又光明大放,定睛一看,女人消失了,只剩男人在台上慷慨陈词,台下则有人兴奋欢呼,有人难过落泪。几秒钟后,身后传来飘忽的嘲笑声、叹息声、弹冠相庆声和霍霍磨刀声。

    紧接着,四周场景一变。

    边学道神奇地看见自己坐在会议室里,椭圆形会议桌两侧坐满了人,可是没有人话,大家都一脸沉重和茫然。

    以第三视角旁观了一会儿,边学道忽然明白,这似乎是先知到期后,他带领集团“蒙眼”狂奔走错路后的情景。

    想至此处,他立刻想移动到会议桌前,看看大家面前的报告上都写了什么,只要看几眼,他就可以在未来进行规避。

    结果如约而至的造型师打断了他的意图。

    原来是一个梦啊!

    仅仅是一个梦吗?

    思忖半晌,边学道决定找一个人聊聊,最好是能来一场头脑风暴。

    找谁呢?

    想要头脑风暴,经常见面熟悉彼此的肯定不行。

    不常见面,母语不同的也不行。

    而且最好是有实干经验的企业领导者,而不是智囊学者,或者高管幕僚。

    想至此处,边学道起身走到保险箱前,打开保险箱,拿出放在里面的酒会来宾名单,一页一页看了起来。

    看到第六页,他的视线落在一个名字上——廖迟。

    即将过去的8年,给边学道带来惊喜的几个人里就有廖迟。

    真正的惊喜!

    获得有道集团注入的资金后,仅仅用一年时间,廖迟就把“天生油脂”和“兴邦农业”做成了国知名的高端有机品牌。

    当然,这里面有青木大地震后有道集团豪捐亿元善款“超级广告”的因素,可廖迟的管理能力和领导能力同样不能忽视,甚至比“超级广告”的效果还让人眼前一亮,其个人名望也从北江一省扩散到国,成为商界关注的经营高手。

    之所以获得如此高的评价,因为廖迟做到了四个字——稳中有进。

    单看“稳中有进”这四个字,很多人看不出其价值,但如果结合昙花一现的五谷道场案例,就能体会到廖迟的清醒、冷静和稳健。

    世人总结五谷道场的失败,能总结出很多内外原因,其中一个谁也绕不过的原因就是——成功的广告宣传引发巨大的市场需求,巨大的市场需求让企业领导者脑袋发热,不断增加资金投入盲目扩张,大肆扩张不仅带来资金压力,还使得管理问题日益突出,最终崩盘。

    作为有道集团旗下“稀有”的宗实体商品,赈灾晚会上豪捐亿产生的广告效应至少七成落在了“天生油脂”和“兴邦农业”头上,可以,引发的市场需求比五谷道场广告有过之而无不及。

    可不论市场需求多么“狂热”,廖迟始终有条不紊地稳扎稳打,用合作和收购等方式,稳步扩大产能,有序地铺开销售络。

    如果仅仅如此,不过占了一个“稳”字,廖迟不会被各方高手注意。廖迟真正过人的地方在于,他果断聘请尖职业经理人,操作饥饿营销,化劣势为优势,将供不应求的产能短板转化为“高端产品”的印象,领导能力让人惊艳。

    摆脱资金的桎梏,廖迟如同鱼入大海龙出升天,一身才华得以彻底施展,让人刮目相看。

    所以,就算不搞什么头脑风暴,边学道觉得自己也该单独见一见廖迟。

    5分钟后,穿戴整齐的边学道乘电梯来到廖迟房间所在的酒店6层。

    廖迟是号下午到沪市的,到沪市后他拜访了几个在部队时的战友和老领导,1号中午才入住茂悦,所以边学道还没见过廖迟。

    李兵按了两下门铃,门里传来脚步声。

    门开……

    门里的廖蓼意外地看着边学道:“你怎么来了?”

    边学道笑着:“来跟廖总取取经,怎么,不欢迎?”

    几分钟后,见边学道跟父亲有事要谈,廖蓼起身离开。

    临出门前,廖蓼回头跟廖迟:“爸,别白把事教给他,就算不收费,他酒庄的好酒也要几十箱出来,回家慢慢喝。”

    廖蓼走了,房间里只剩下边学道和廖迟。

    走到窗前向外看,边学道发现廖迟这个房间只能看见外滩,看不到东方明珠,东方明珠那侧的景色被楼体墙角挡住了。

    果然一分钱一分货,楼上边学道住的套房价钱最贵,视野也最好,7度俯瞰浦江,可以白天看浦东,晚上看浦西。

    边学道看外滩,廖迟看边学道,两人谁都没话。

    在廖迟眼里,眼前这个跟自己女儿同龄的男人的年轻外表下敛藏着与其年龄不相匹配的成熟气质和自信,他只是那么安静地站着,就散发出一种不可侵犯的威严,这让半生自视甚高的廖迟莫名生出年华虚度之感。

    静了有两分钟,廖迟开口问:“边总在想什么?”

    边学道一动不动望着窗外路上的汽车和行人:“我在想,楼下那些人知道我在这里看着他们吗?”

    一语双关的一句话,让廖迟心头一动,不过他是老江湖,从容回答:“你在高处,他们在低处,视野不同,肯定不知道。”

    边学道回过身,看着廖迟:“那我们头上会不会也有人在我们不知道的地方看着我们?”

    廖迟想了想,平静地:“也许有,也许没有。”

    看着廖迟,边学道忽然笑了起来:“就在刚刚,我想到人一定要好好保养自己的身体。”

    廖迟:“……”

    边学道走到沙发前:“想想我们体内跟病菌作战的白细胞,它们在我们看不见的地方殊死战斗,然后无声阵亡。那些阵亡的白细胞可能也有喜欢的对象,有好朋友,有来不及送出的礼物和表达的情感,一上战场就成永别……所以就算为了它们也要保养好身体,不然每天都是生离死别不能在一起,太对不住它们了。”

    呃……

    这都哪儿跟哪儿啊!

    边学道天马行空的脑洞,让思维敏捷口才不错的廖迟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接话,只好附和:“确实应该爱惜身体。”

    坐在沙发上,示意廖迟也坐,边学道看着廖迟:“看你这一年瘦了不少,做企业不要太急,身体是根。”

    廖迟听了,沉吟几秒,坐直身体:“今年天生和兴邦的企业规模都扩大不少,管理上有捉襟见肘,来之前我还想着问问有道能不能派几个人过来,补充一下管理层。”

    看着廖迟,边学道爽朗地笑了起来,摆手:“我不是这个意思,廖总你想多了。当初咱们好的,我投钱,你管理,我这人缺不少,但起码的契约精神还是有的,这你完可以放心。”

    捕捉到廖迟脸上表情的变化,边学道接着道:“人手问题,我这边不会给你派,还得廖总你辛苦辛苦出去挖,如果你实在看好有道这边某个人,跟我,让我考虑考虑,不过廖蓼肯定不能动,她还得给我主持有道传媒这一大摊儿。”

    廖迟服了!!

    不论边学道的商业素养,只这权谋驭人之术,就让廖迟自叹弗如。

    就刚刚,几句话,边学道完成了一连串心理战。

    先是敲打……

    今年廖迟的商业表现有目共睹,似乎担心廖迟自我膨胀,边学道开门见山地表示“他一直在高处看着廖迟”。

    然后是试探……

    用“身体是根”试探廖迟对天生油脂和兴邦农业管理权的封锁程度。廖迟几乎可以确定,如果他不是立刻表态愿意分权,而是装傻当没听懂,边学道极有可能掰开他攥紧的手,改组天生和兴邦的管理团队。

    再然后是故示大度拉拢人心……

    最后是暗示廖迟他和廖蓼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廖迟真的有想不明白,边学道这个年纪,就算他从学开始看史书,恐怕也学不到这么深的厚黑水平吧?难道真有天命?

    廖迟正想着,边学道换了个语气,看着廖迟:“我来主要是想跟廖总请教几个问题。”

    廖迟闻言,表情郑重地道:“请讲。”

    边学道缓缓道:“今年炎黄传媒的高管离职潮,你听了吗?”

    廖迟头:“有所耳闻。”

    边学道直截了当地问:“你怎么看?”

    廖迟想了想:“户外广告的商业模式实际上非常简单,白了就是抢跑扩张,抢占稀缺性资源。这个行业不存在核心技术壁垒和屏障,可模仿性非常强,所以必然因为资的关注和注入引发惨烈的价格战。而且,炎黄还有一个‘细分’后的劣势,医院液晶广告必须兼具公益效果,不能像楼宇那样走纯粹的广告路线,加之医院的病人往往心情烦躁,不关注广告,宣传效果没有楼宇好。简而言之,行业格局太,其规模也就只能保证供出1家上市公司,再多,肉就不够吃了。”

    静了几秒,边学道又问道:“分众呢?”

    廖迟眯着眼睛想了一会儿,肯定地:“除了一块块显示屏,我没看到这家企业还有其他核心竞争力。而这些显示屏的先天基因又决定了它的用户黏度很差,所以无论多少市值,在真正走出一条新路之前,质上就是一个广告公司。”

    深以为然地头,边学道看一眼手表,起身:“今天先这样,三天后我在香港举办家宴,到时咱们再详谈。”

    回到房间憩一个时,魏冬和造型师再次将边学道从睡梦中唤醒。

    酒会马上开始。

    ……

    ……

    (昨天晚上,老婆让我帮她清空购物车,我麻利地帮她把购物车里的商品删了,然后我就……唉,大家意会吧。)

    ……(未完待续。)

【精彩东方文学 www.mymedsaccess.com】 提供武动乾坤等作品手打文字版最新章节首发,txt电子书格式免费下载欢迎注册收藏
百度风云榜小说:剑来 乡村艳妇 一念永恒 圣墟 好色小姨 永夜君王 龙王传说 太古神王 诱惑人的好嫂子 我真是大明星 校花的贴身高手 真武世界 剑王朝
Copyright © 2002-2018 www.mymedsaccess.com dafabet大发体育 All Rights Reserved.
小说手打文字版来自网络收集,喜欢本书请加入书架,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