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人回档 正文 第1067章 沧海洗净俗尘

作者/庚不让 看小说文学作品上精彩东方文学 http://www.mymedsaccess.com ,就这么定了!
    走到病床旁,深深凝望溪的遗容,看见胡溪手里攥着昨天那瓶红色指甲油,边学道抖着声音:“你们都出去,让我单独陪她待一会儿。”

    半分钟后,病房里的人出去了,只留边学道一个人站在病床旁。

    听见身后的关门声,看着病床上面容平静安详生机已逝的胡溪,看着胡溪的红色指甲和攥在手心里的指甲油瓶,边学道再也绷不住,瞬间泪如雨下。

    胡溪死了!

    不仅在最美的时候归隐,还在最美的时候离世。

    边学道从没想过有一天他会为这个女人落泪,可是此时此地,他发现心底的悲伤竟然浓烈到不能自已,他甚至要靠用手捂嘴,才没让自己哭出声。

    胡溪……

    她没攥自己心爱的那块玉佩,她到死都攥着边学道给她涂指甲的那瓶指甲油,其中心意,日月可鉴。

    也许在她请求边学道帮她涂指甲时,她就已经知道自己时辰将至,她没开口让边学道陪自己最后一程,而是想办法给自己留了一个念想。

    夜半无声,走到生命尽头时,她以握在手里这个瓶子为纽带,深深思念那个给她涂指甲油的人。

    胡溪终究把自己的真心给了边学道。

    她用这种方式告诉边学道,她这一世人,最大的遗憾是他,最在乎的是他,最不舍的是他。

    从打火机开始,到打火机终止。

    似乎怕边学道忘了她,她把自己的名字刻在了打火机上,简简单单四个字母——不求你爱我,只求你记得我在你的生命里出现过。

    胡溪做到了!

    边学道不是一个特别感性的人,能让他哭的人寥寥无几,能让他像今天这样痛哭的人更是屈指可数。

    大伯死时,边学道没这样哭过。

    祝海山死时,边学道也没这样哭过。

    那时,无论他心里多么悲伤,脑海中没有如胡溪这般多的回忆片段。<?p>

    病床上,胡溪的面容永远定格了,可是回忆历历在目。

    就在1个时前,她还像女孩一样怕痒“咯咯”笑个不停。

    1个时前,她靠在边学道的肩膀上“我给你唱首歌吧”。

    1个时前,她跟边学道“你这样明白我,我舍不得走”。

    1个时前,两人一起唱“只好等在来生里,再踏上彼此故事的开始……”

    一天多前,她跟边学道:“我想回家,你送我回家吧……好了,我记住你了,下辈子我会做个好女人,然后去找你……”

    两天多前,她跟边学道:“我以为我在你眼里就是一个没教养的不太正经的花痴……”

    花痴!

    花!

    边学道抬头,看向窗台上的马蹄莲。

    插在花瓶里的马蹄莲不知何时已经枯萎了,干干巴巴,没有了水分,失去了颜色。

    红颜如花,一眼花开,一眼花落。

    ……

    ……

    9月6日凌晨圣保罗医院的医生宣告胡溪死亡。

    上午,祝十三和金雅静陪着陈莹,让圣保罗医院把胡溪的死亡证明发到了加拿大驻华大使馆。

    同时,边学道打电话给祝植淳,让祝植淳跟他负责北美事务的五叔祝天歌讨个人情,找祝家在加拿大驻华大使馆里能得上话的关系,尽快办理胡溪家人赴加拿大参加葬礼的签证。

    有加拿大正规医院开出的死亡证明,加上祝家力量的推动,只用两天半时间,就把胡溪母亲和姨的护照和签证办了下来。

    边学道难得张一次嘴,祝家送佛送到西。

    发现胡溪母亲的身体状况很差,祝天生给两人安排了一架湾流G55,飞机上配备医护人员,从沪市登机,直飞温哥华。

    ……

    ……

    加拿大有土葬和火葬两种选择,家属可以自选,区别只在于费用高低。

    胡溪母亲意是希望土葬,想让一生坎坷的大女儿入土为安。

    不过最终还是依照胡溪生前跟妹妹陈莹所言,选择了火化,然后海葬。

    公布胡溪遗言时,陈莹哭着:“我姐……的前一晚跟我,她没有丈夫,也没有孩子,只有一个常年生活在国内的老母亲和一个妹妹……埋在加拿大,想来也是没人来给她扫墓……而且把她一个人埋在异国他乡,她怕被周围的邻居欺负……”

    胡溪的母亲听了,一边哭一边拍打陈莹:“她是你姐啊……她是你姐啊……你俩都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啊……你就不能跟她还有你……你就不能跟她你不在了还有你的孩子可以给她扫墓……”

    陈莹任由妈妈打她,哭着:“妈我了……我了……可我姐……”

    胡溪的母亲突然一下一下捶打自己的心口,哀泣道:“是我对不起她……我不是一个好妈妈……我没给你一个完整的家庭……没给你一个幸福的童年……溪啊……咱不海葬……你怕别人欺负你……妈下来陪你……妈就埋在你旁边……”

    ……

    ……

    胡溪的葬礼很简单。

    她没什么亲人,参加葬礼的亲人只有母亲,同母异父的妹妹,和一个姨。

    她没什么朋友,葬礼上算是她朋友的,只有边学道、林向华和一对一起练普拉提的白人邻居夫妇。

    没有爱人,也没有孩子,一世人三十多个春秋,走得十分寂寥,多亏金家来了1多个人,才把场面撑起来一点。

    葬礼上,一头白发的林向华和边学道相视点头,仇怨俱泯。

    边学道已经知道,得知胡溪得了重病后,林向华先后拿出3多万,以胡溪的名义捐款做善事,建庙积功德,给胡溪祈福增寿,这种行为可查至3个月前。

    而林向华也从陈莹嘴里得知,胡溪生命的最后几天,边学一直陪在胡溪身边,也是在这几天里,陈莹终于听到了她姐姐的笑声。

    火化间外的玻璃前。

    看着胡溪的遗体被推进火化炉,林向华突然情绪崩溃,老泪纵横。

    他拍着玻璃哭道:“好了你要帮我在温哥华找房子的,好了明年我搬过来做邻居的,好了我聘请你给我送终的,你怎么反而走在我前头了呢?你走了,我连个能话的人都没有了……我其实一直希望你是我的女儿……我收你的钱是想等你结婚时给你当嫁妆的……”

    在林向华不远处,同样站在玻璃前的边学道直直看着火化胡溪那座火炉的铁门,眼神空洞。

    尽管胡溪已死的信息早就收录于脑部的信息区,可眼前的景象让这个信息异常清晰且残酷。

    喜欢用挑动眉毛表达情绪的精明胡溪死了。

    要从她这一代往下传“传家宝”的骄傲胡溪死了。

    在视频里跟边学道百无禁忌聊天的妩媚胡溪死了。

    浅浅一笑如同春回大地冰融雪消的冷艳胡溪死了。

    这个女人再不复存在于世间。

    诚然,胡溪在松江做的事并不光彩。

    她狐假虎威,她恃势凌人,她游走在法律边缘,她助纣为虐。

    她有错,可她不是“恶”的根源。

    真正瓦解社会财富平衡、破坏制度规则的不是她,就像外界将她这类人统一称呼为“白手套”一样,她不过是一副手套,一副用完就可以扔掉甚至可以毁灭的手套。

    胡溪做的事,就算她不做,也会有张溪、李溪、陈溪去做。

    就算没有胡溪这个帮凶,该吃肉的人还是继续吃肉,只不过换个人跟着喝汤。

    胡溪不惜代价盛到了汤,才喝几口,猝然而逝。

    相比于对错,边学道更觉得胡溪可怜。

    然而对也好,错也好,可恨也好,可怜也好,都不重要了。

    烈火熊熊,任你位高权重,任你声名显赫,任你腰缠万贯,任你风华绝代,最后都不过是一捧骨灰。

    来时一丝不挂,去时一缕青烟。

    荣华富贵,灰飞烟灭!

    爱恨情仇,一笔勾销!

    ……

    ……

    取到骨灰后,一行人毫不停留,直奔海边。

    金雅静提前雇了一艘游艇等在码头,准备出海海葬。

    胡溪没有子女,没有侄子,妹妹陈莹一路捧着她的骨灰,哭成了泪人。

    出海的途中,陈莹找到站在船头看海的边学道,一脸的欲言又止。

    扭头看向陈莹,边学道问:“有话想跟我?”

    陈莹抿着嘴,点点头。

    边学道:“你吧,我在听。”

    犹豫几秒,陈莹从上衣兜里摸出一样东西,递到边学道面前。

    看清陈莹手掌上的东西,边学道一下就愣住了——是胡溪手里攥着的那个指甲油瓶。

    瓶子里的红色指甲油已经被陈莹洗干净了,现在瓶子里装着灰白色的粉末。

    把递向边学道的手往回缩了缩,陈莹红着眼睛:“我姐跟我了是你帮她涂的指甲油……那天晚上剧痛之前她一直美滋滋地看着自己的手指甲……我姐到死都攥着这个瓶子……她真的很喜欢你……”

    “这瓶里是我姐的骨灰……你如果觉得忌讳就算了……你如果……就把这瓶里的骨灰撒了吧……当送她最后一程……我想她一定很高兴……”

    边学道听了,什么也没,拿起陈莹掌心的瓶子,攥在手心里。

    陈莹离开后,四周无人。

    边学道拧开装着胡溪骨灰的指甲油瓶,用手指封着瓶口,对着瓶子声:“你一直好奇我成功的捷径是什么,现在我告诉你,我是……”

    一分钟后,边学道松开手指,瓶口向下,灰白色的骨灰倾洒而出,随风飘落海面。

    把倒空的瓶子放在嘴边,轻轻吻了一口:“好了,我最大的秘密已经告诉你了,胡溪,今生不再相见。”

    完,边学道用力将手里的瓶扔向远处的海里,表情无喜无悲。

【精彩东方文学 www.mymedsaccess.com】 提供武动乾坤等作品手打文字版最新章节首发,txt电子书格式免费下载欢迎注册收藏
百度风云榜小说:剑来 乡村艳妇 一念永恒 圣墟 好色小姨 永夜君王 龙王传说 太古神王 诱惑人的好嫂子 我真是大明星 校花的贴身高手 真武世界 剑王朝
Copyright © 2002-2018 www.mymedsaccess.com dafabet大发体育 All Rights Reserved.
小说手打文字版来自网络收集,喜欢本书请加入书架,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