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人回档 正文 第1020章 不要论断我

作者/庚不让 看小说文学作品上精彩东方文学 http://www.mymedsaccess.com ,就这么定了!
    李碧婷一声“姐夫”,叫得学道心花怒放,他问道:“什么时候过来的?”

    李碧婷:“听你要来,一大早就来了,我爸我妈也在楼上。”

    边学道笑着:“这是要三堂会审?”

    李碧婷:“还不是都想见见你这个传奇人物。”

    门口不是话的地方,边学道:“上去再。”

    按照安保预案,留守天河的保镖队已经把徐家所在这个单元里的住户大体摸清了。在车队进区前,整个区和整个单元被保镖们过滤了好几遍,基排除了潜在隐患。

    徐家是个老区,楼层不高,最高六层,没有电梯,楼梯也很窄。

    边学道和李碧婷上楼,只有唐根水、李兵和穆龙跟着。

    听见上楼的脚步声,徐尚秀打开房门,站在楼梯旁往下看。

    一个上楼,一个往下看,四目相对时,边学道脸上露出了开朗的笑容,然后朝徐尚秀调皮地眨了眨眼。

    看见边学道的动作,原有点紧张的徐尚秀一下放松了,她轻声:“你来了。”

    边学道:“我来了。”

    徐家门口。

    第一次看见边学道真人的徐婉两只眼睛里是星星。

    之前她听女儿边学道如何高大帅气器宇轩昂,这次亲眼见了才知道女儿的一点也不夸张。在徐婉看来,边学道最大的特点是气场强大,只一眼就能让人感觉到他不是凡夫俗子,尽管他在笑,仍散发出极强的压迫感。

    徐康远和李秀珍这是第一次见边学道,两人一边招呼进屋,一边不住打量眼前的准女婿。

    前世给两人当了四年女婿,边学道对徐康远和李秀珍有种天然的亲近感,了声“伯父你好”、“伯母你好”,他从穆龙手里接过装着金条的箱子,很自然地走进屋子。

    边学道进屋了,唐根水三人却不能进。

    堵在门口不太好,于是三人往上走了半层,在楼梯间窗前抽烟。

    门里。

    边学道四下看了看,:“房子格局不错。”

    徐康远一边倒茶一边:“老式格局,现在新盖的房子都不这样设计了。”

    接过徐康远递过来的茶杯,了声“谢谢”,边学道:“老式的不一定不好,新式的也不一定就好,主要还是看自己喜欢不喜欢。”

    正着话,徐尚秀和李碧婷端着两大盘水果走进客厅,放在茶几上,李碧婷看着边学道:“姐夫,尝尝,今天的西瓜和葡萄可甜了。”

    呃……

    姐夫?!

    同样一个称谓,在不同场合叫出来完是两种感觉。

    今天边学道第一次登门,主角还没挑明来意,倒让李碧婷一句“姐夫”先点了题,似乎有点主客颠倒。

    话出口,才意识到自己似乎又错话了,李碧婷吐了一下舌头,了句“我去厨房帮忙”,就逃开了。

    两分钟后,李秀珍和徐婉端来第三盘水果,招呼大家尝尝。

    等李秀珍也坐下了,边学道喝了口茶,放下茶杯,开门见山地:“伯父伯母,我现在正式做一下自我介绍……我叫边学道,跟尚秀同岁,北江省春山市人,我是家中独子,父母健在。我和尚秀相识于年,我俩是大学校友。从年开始,我就一直追求尚秀,直到几个月前,尚秀终于答应做我女朋友……”

    到这里,边学道看向徐尚秀。

    客厅里的徐爸徐妈、李正阳和徐婉也都看向徐尚秀。

    见大家看着自己,徐尚秀跟边学道对视几秒,缓缓点头。

    徐康远和李秀珍见了,心里的大石头同时落地了。

    边学道这段话传递出了两个意思:

    其一,是我主动追的你家女儿。

    其二,追她我追了6年才追到。

    不长一段开场白,给足了徐尚秀面子,也让?爸徐妈多了很多自信。

    若不是真喜欢,如何能一追就追了6年?

    这样喜欢着自己的女儿,怎么可能对女儿不好?

    边学道接着:“今天我来,其实就是想见见伯父伯母,然后希望二位同意我和尚秀的情侣关系。我会在一个我和尚秀都觉得合适的时机,向外界公开我们的关系。请伯父伯母相信,我对尚秀的爱是发自真心的,我会尽我力关心尚秀、保护尚秀、支持尚秀,让她一生快乐幸福。”

    边学道完,李秀珍握着徐尚秀的手,久久无言。

    想了一会儿,徐康远开口:“你们年轻人的事,我们当父母的不会过多干涉。不过既然刚才你了‘爱’这个字,我和你伯母,只有一个要求……别让爱最后变成伤害。”

    知道表态的关键时刻到了,边学道郑重地:“请二位放心,我用了6年时间来追求尚秀,我会用我所有余生呵护她,不让她受一丝委屈。”

    听边学道完,徐康远放下茶杯:“身为长辈,我托大一句,我个人对边是很满意的,我相信尚秀妈也是一样的想法。我们支持你俩交往,希望你们能和睦相处,早日携手走进婚姻殿堂,彼此多体谅,多迁就,多包容,互敬互爱,白头偕老。”

    一锤定音!

    两个男人,一个提要求,一个给承诺,几句话,就把事情定下来了。

    到此,即便还没正式提亲,即便双方家长还没见面,但以边学道的身份地位,他的态度才是最大的门槛。

    今天边学道既然亲自登门这一番话,等于已经迈过了最难的一道门槛,后面都是水到渠成的事。

    换句话,从今天起,徐尚秀可以大大方方地跟边学道约会,不用跟家里撒谎了。而边学道呢,他可以名正言顺地往徐家打电话,或者登徐家的门了。

    见正事开门见山地谈完了,徐婉适时插话:“好了,边第一次来家里,都别这么严肃了。边啊,我是秀秀的姑姑,收到秀秀从香港带回来的礼物,还没当面感谢你呢。”

    边学道笑呵呵地:“您是长辈,给您带礼物是应该的。”

    李正阳看了一眼手表:“到午饭点了,出去吃还是在家吃?”

    问题一出,徐康远和李秀珍看向徐尚秀,徐尚秀则看向边学道,边学道:“在家吃点简单的,我总在外面吃饭,这胃一沾饭店的油就不舒服。”

    徐婉和李秀珍听了同时起身,徐婉问:“边喜欢吃什么菜?有忌口吗?”

    边学道:“我没忌口,什么都吃,随意弄点就行。”

    女人去厨房了。

    好在知道边学道要来,徐家提前准备了各种蔬菜。

    准备蔬菜是两手准备之一,主要是李正阳觉得第一次登门最好还是吃家宴,所以上午他开车出去买了很多菜回来,结果,真让李正阳猜对了。

    李正阳虽然是个城市的包工头,但他思想相对开明,广交朋友,喜欢旅游,国内的名胜古迹,东南亚、欧洲、北美诸国,他基走了个遍,就眼界来,跟一辈子没出过北江省的徐康远完不可同日而语。

    所谓“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走的地方多,看到的风俗人情多,人的思维方式自然会发生变化,所以,聊天时李正阳勉强能跟上边学道的思维,徐康远则只能陪笑。

    见未来的岳父插不上嘴,边学道有意往徐康远身上引导话题,可是没办法,两人从生活环境到人生经历都大相径庭,一个话题聊超过三句,就会发现大家的思维不在一个频道上。

    比如从徐尚秀开始聊,没一会儿聊到了徐尚秀研究生读的“对外汉语”专业,然后自然聊到毕业后的就业去向,接着聊到了在外国都是哪些人学汉语,再然后就聊到了李碧婷一直想留学的国家——美国。

    到美国,李正阳感慨不少。

    他?个朋友的哥哥变卖国内的家产,移民到了美国,结果发现前期考察还是太仓促,等人过去后发现,过日子完不是那么回事。在国内时,下楼没走几步就是饭店和超市,吃什么买什么都方便,而到了美国,买了一栋single-fal-huse吗,看着是很爽,可问题是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吃个饭买管牙膏最少要开1分钟的车。

    徐康远没去过美国,但在新闻里听的多,他:“别让碧婷去美国,看新闻里,美国不太平,今天龙卷风,明天大暴雪,动不动发生枪击案……你那里人人都有枪,早上出门晚上都不一定有命回家,在家好好的,去遭那个罪干啥?”

    跟边学道对视一眼,李正阳没正面反驳大舅哥,而是:“老话耳听为虚眼见为实,等秀秀毕业,你们一家三口出去走一圈,亲眼看看世界,会有一些新想法也不定。”

    徐康远扭头问边学道:“你怎么看?”

    边学道给三人各倒了一杯茶,:“古今中外从来没有一个完美的社会,所以也就不存在十十美的国家。所谓的好和不好,只不过是适合和不适合的代名词。有人喜欢当螺丝钉,一辈子固定在一个地方也不觉得枯燥。有人则是蒲公英,随风飘到哪里就在哪里落地生根。我去过几次美国,每次待的时间都不长,就我走马观花的观感来,美国法律和规则相当完善,外国人刚到那里,一不心就可能犯法。而另一方面,这个国家在某些方面的尺度又比较宽松,多元文化的社会氛围,每个人都可以根据自己的想法做更有弹性的调整,也就是,可以做一些外人看上去不可思议的选择和奇奇怪怪的事情,只要不违法,其人觉得开心,就可以理直气壮地Dn't-judge-。

    听到这里,李正阳替徐康远问了一句:“这句英语什么意思?”

    边学道笑着解释:“可以有多种解释,直译过来是‘不要论断我’;复杂一点翻译过来是‘不要用你的世界观和人生观来定义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爽快一点翻译过来就是‘关你鸟事?’”

    关你鸟事?

    一句不太文雅的粗话出口,徐康远和李正阳同时一愣,随后心情大好。

    两人都活了半辈子,一个道理还是懂的:当一个“大人物”在你面前百无禁忌地话,那只明一件事,他没拿你当外人。

    闲聊的空当,边学道给唐根水发了一条短信:你们去吃饭。

    看到短信后,唐根水和李兵、穆龙把所有人分成三组,各领一组,轮流警戒、吃饭、在车上休息。

    午饭气氛很好,吃菜喝酒随意,大半时间都让李碧婷占用她学校里发生的趣事了。

    吃完饭,休息了半时,边学道声问徐尚秀:“第一次来,带我逛逛天河?”

    徐尚秀瞄了父母一眼,轻轻点头。

    征得徐尚秀同意,边学道扭头跟徐爸徐妈:“伯父伯母,松江还有工作,我下午就得回返,第一次来天河,我想让尚秀带我转转,最多两个时,我就把人送回来。”

    差别一下就体现出来了。

    几天前,蔡姐一厢情愿地想让她儿子王志成拉徐尚秀出门,徐家体反对。

    今天边学道提出想让徐尚秀陪他出门逛逛,徐家体赞成。

    当然,边学道和王志成完是两码事。

    边学道和徐尚秀相识多年两情相悦,徐尚秀对王志成则根没印象。

    另一方面,边学道提出想法之前先征求徐尚秀的意见,体现了对女方的尊重。蔡姐母子的做法则比较粗暴,几乎是在“下命令”。

    站在门口,看着表姐和边学道出门,李碧婷一万个想跟着去,可是理智告诉她,这个时候绝对不能当电灯泡。

    凯雷德里,还是李兵开车,穆龙坐副驾驶。

    后排。

    边学道握着徐尚秀一只手:“我是不是来?太突然了?”

    徐尚秀看着车窗外的街道:“我爸你连买衣服的时间都没给他。”

    边学道听乐了:“今天就很帅了,他还想多帅?要是比我还帅,我可怎么办?”

    徐尚秀捏了边学道手指一下:“贫嘴。”

    边学道拉着徐尚秀的手,把徐尚秀往他身边拉,直到两人并肩,他:“当我太太会很精彩,你要有心理准备。”

    看着边学道的眼睛,徐尚秀问:“需要什么心理准备?”

    边学道:“不受任何人任何事的影响,做自己。”

    徐尚秀问:“任何人?包括你吗?”

    边学道点头:“包括。”

    徐尚秀问:“为什么?”

    边学道:“我不想未来某一天,我成为你的枷锁。”

    徐尚秀勾着嘴角:“你是万千少女的梦中情人,怎么会是枷锁?”

    边学道笑着:“名利身就是枷锁。什么梦中情人,我不过是个有钱人,若没了这身家,还会有几人拿我当梦中情人?只怕走到对面也是陌路。”

    徐尚秀正色问:“你真是这么想的?”

    边学道:“钱的尽头是一无所有,我也是最近才想通的。”

    沉默了一会儿,徐尚秀:“我在上看到过一句话……愿你眼中总有光芒,活成自己想要的模样。”

    边学道搂着徐尚秀的肩膀,意味深长地:“愿我们眼中都有光芒,不只活成他人想要的模样。”

    车里气氛好得不得了。

    边学道甚至感觉似乎可以借机亲一下徐尚秀了。

    结果,正在他酝酿情绪时,徐尚秀忽然开口问:“你有6位的QQ号吗?”

    边学道想都没想地:“有。”

    徐尚秀问:“几个?”

    边学道:“一个,你想要?”

    徐尚秀不答,接着问:“号码是多少?”

    刚要号码,边学道脑子里忽然闪过一个念头:我好像用那个6位的QQ号跟尚秀过话,如果没记错,当时是大一,现在把号报出去,尚秀一核对,怎么解释那时自己就知道她名字的事?

    胡乱蒙一个6位号?

    太久不用,自己记不清号码了?

    怎么办?

    同一时间……

    当着几个长辈的面,李碧婷用边学道离开前告诉她的密码打开了边学道留在徐家的箱子。

    “咔哒!咔哒!咔哒!”

    一连响了三声,箱子开了。

    然后,围在茶几旁的几人惊呆了。

    金灿灿的金条!

    一箱子金灿灿的金条!

    任徐康远和李秀珍想破头,也想不到这个准女婿居然送了这么俗气的一份见面礼。

    送金条……

    简直了!

    数了数金条根数,李正阳看着徐康远:“根,一共1克,斤。刚才拎了一下,我就在想里面是什么东西这么沉,真是想不到,他居然送金条,真是……俗得出人意料。”

    李碧婷长这么大第一次看见这么多实体黄金,她略带怀疑地问:“这是给我姐的?”

    看着一箱子金条,徐婉叹着气:“万金求你徐家女,顶1个千金姐,嫂子,不羡慕你真是假话。”

    李正阳看着妻子打趣:“有机会去香港,你看见用你侄女名字命名的‘尚道园’再这番话吧。”

    ……

    ……

    (感谢大家的祝福,家母检查结果出来了,是良性的,手术切除即可。另外,知道大家期待衣锦还乡的剧情,可是综合考虑,还是放在订婚或者结婚比较好。)

    ……

【精彩东方文学 www.mymedsaccess.com】 提供武动乾坤等作品手打文字版最新章节首发,txt电子书格式免费下载欢迎注册收藏
百度风云榜小说:剑来 乡村艳妇 一念永恒 圣墟 好色小姨 永夜君王 龙王传说 太古神王 诱惑人的好嫂子 我真是大明星 校花的贴身高手 真武世界 剑王朝
Copyright © 2002-2018 www.mymedsaccess.com dafabet大发体育 All Rights Reserved.
小说手打文字版来自网络收集,喜欢本书请加入书架,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