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人回档 正文 第973章 雍和宫

作者/庚不让 看小说文学作品上精彩东方文学 http://www.mymedsaccess.com ,就这么定了!
    8年8月7日,农历七月初七,这天是汉族的七夕节,又名“中国情人节”。把一年中的所有节日排成排挨个数,跟“情人”两字沾边的节日绝对都是消费高峰。

    燕京。

    樊青雨和詹红吃了没几口,马克西姆餐厅里的客人来多,两人附近原空着的餐桌坐了人。

    按照餐桌之间的距离,聊普通话题没什么,可要是在这里樊青雨和边学道的风流事,那是给自己找麻烦。

    所以,匆匆吃了半份牛排,詹红就坐不住了,百爪挠心的她拉着樊青雨出门,要找地方话。

    不不行,再让她在心里猜,能把她急疯掉!

    詹红的驾照还没下来,她是打车来的。

    拉着表姐在餐厅停车区看了一圈,没看到熟悉的白色现代,詹红站在原地有发蒙……

    车呢?

    詹红还在左右张望,樊青雨从包里拿出车钥匙,按了一下,两人身旁的玛莎拉蒂总裁随即响了一声。

    这声响吸引了詹红的注意力,她盯着宝蓝色玛莎拉蒂看了好几眼,然后才注意到表姐手里拿着的车钥匙。

    詹红从表姐手里抢过车钥匙一看,背面赫然是一个三叉戟。

    ……

    ……

    玛莎拉蒂总裁里。

    樊青雨开车,詹红坐在副驾驶,谁都没话。

    到了这会儿,樊青雨已经从两个时前的悲喜癫狂中镇静下来,可是她表妹詹红却不淡定了。

    坐在车里,詹红脑子里天雷滚滚……

    倒不是她觉得自己表姐不配遇到好男人过上好生活,只是今天表姐跟她的这个男人,实在是……

    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詹红和洪剑都知道樊青雨给边学道装修过房子,可实在的,两人谁都没往那方面想。

    要不往那方面想的原因,其实也不出个子午卯酉,就是主观地觉得这俩人不可能。

    ①◇①◇①◇①◇,※□nbsp;边学道装修别墅前,根没有樊青雨电话号,还是跟洪剑要的。所以在洪剑和詹红两夫妻想来,别墅的单子能交给樊青雨,其一可能是边学道对中海凯旋房子的装修效果很满意,其二则是照顾朋友家亲戚的生意。

    如果没有洪剑这一层关系,万城华府别墅的单子未必会落到樊青雨手里。

    至于私情……

    若不是表姐亲口跟詹红,换任何一个人这么,詹红都会问一句:“你丫是在跟我开玩笑吗?”

    可是,即便自己已经坐在价值万的豪车里,詹红心里依然满是疑惑:难道是真的?表姐跟边学道上了床,怀了孩子,还很得宠?

    觉得车里沉闷,樊青雨随手打开收音机,音响里传出女播音员好听的声音——“8月8日是燕京奥运会开幕的日子,不少渴望牵手一生的年轻恋人希望能以8月8日为登记日,搭上‘奥运婚’热潮。台刚刚收到来自燕京市民政局的消息,自7月1日开设上‘预约结婚登记’以来,市民预约热情火爆。截至8月6日1时,申请8月8日当天登记结婚的新人数量达185对,创历史最高峰。另据沪市民政局介绍……”

    尽管樊青雨现在心情很好,可她还是听不得“结婚”、“登记”这两个关键词。

    第一段消息没播完,她就换台了。

    换的频道是个男播音员——“一直以来,送花、吃饭、看电影是很多中国青年男女过七夕节的‘老三样’,但今年七夕节则与众不同。今年七夕节,一大批8后、9后热血青年在‘参与奥运奉献奥运’的志愿者行动中展示着他们的青春激情,传递着对世界人民的大爱……在这个流传着千古美丽爱情故事的日子里,浪漫多情的中国年轻人让七夕节凸显出十足的‘奥运味’,展示了中国传统文化的独特魅力……”

    詹红伸手关掉广播,扭头问樊青雨:“姐,咱这是去哪?”

    樊青雨看着路面:“去雍和宫。”

    ……

    ……

    雍和宫,英文译名the-la-tele,名为宫,其实是一座皇家寺院。

    雍和宫位于燕京市区东北角,在清王朝,这里出了两位皇帝,成了“龙潜福地”,所以殿宇为黄瓦红墙,与紫禁城皇宫一样规格。乾隆年间,雍和宫改为喇嘛庙,成为清朝中后期国规格最高的一座佛教寺院。该寺院主要由三座精致的牌坊和五进宏伟的大殿组成,占地面积6多平方米,里面千余间殿宇飞檐斗拱,玲珑翘曲,古色古香。

    在燕京,民间流传一个法,叫“男雍和女红螺”,意指男子去雍和宫祈愿最灵,女子去红螺寺祈愿最佳。问题是,红螺寺距离燕京市区5多公里,路远不便,于是不论男女,就都往雍和宫涌了。

    8月7日这天,适逢七夕,雍和宫里那叫一个人山人海,n多情侣结伴在寺庙里拜佛、游玩、观赏。

    随着奥运会近在眼前,人群中还夹杂着好多外国人,这些外国人基不烧香也不磕头,他们只是在导游的带领下,站在人群外围边缘参观这个东方古国的信仰。

    这时,如果有人仔细观察的话,会发现白种人是绝不磕头烧香的,因为他们大多信上帝。黑人磕头烧香的比例要高一些,这可能跟非洲宗教繁多、贫穷落后有关。而东亚邻国和东南亚邻国的游人,因为文化辐射的缘故,烧香磕头一套动作做起来如行云流水,丝毫感觉不到生硬。

    进雍和宫前,樊青雨在车里打了一个电话。

    电话打给了她的一个朋友,这个朋友的丈夫是个成功商人,同时还是雍和宫里一个“大能师傅”的弟子。

    不要看这个弟子名号,一声“弟子”,是近十年虔诚孝敬供奉才换来的。

    一年前,樊青雨曾陪她这个朋友一起,来雍和宫找师傅问事,当天师傅的神异表现给樊青雨留下了极深的印象。后来朋友跟樊青雨,这位师傅有几项神通,其中之一也是最厉害的是“天眼通”。

    换几个月前,樊青雨不会打这个电话。

    她知道,这种师傅,不是下属,更不是天桥上给钱就陪你唠嗑的算命卦师。这种师傅在弟子家里,享受“如父”的长辈之礼,并且一年中帮一个弟子家看几次事消几次灾,都是有潜规则的,不可能被谁喊一声师傅,就成了专职“保姆”,家里丢只狗,都找师傅算算丢在了什么方位。

    所以,求人家的师傅问事,这是很大的人情,放之前,樊青雨知道自己还不起这种人情,根不会去求。

    现在则不同,背后站着边学道,她有了底气,欠朋友的人情具体怎么还可以再琢磨,但已经不存在还不起的问题了。

    樊青雨的朋友知道樊青雨最近一段时间先是辞职,随后又住了院,诸般不顺,所以接到她的电话后,稍一犹豫,就应承下来,立刻给丈夫打电话,让丈夫跟师傅联系一下。

    雍和宫里,东南角落处的一座僻静僧寮门外,樊青雨和詹红等了差不多有分钟,才走出来一个年轻师傅,问两人“谁姓樊”。

    女人不能进僧寮,年轻师傅把樊青雨和詹红领进一间禅室模样的屋子,两人进门时,里面坐着一位看不出年龄的僧人。

    最开始,僧人是睁着眼睛的。

    后来他眼中似有一道精光闪过,然后竟把眼睛闭上了,坐姿不变,只有嘴唇几不可查地微微翕动着。

    就这样又过了1多分钟,樊青雨和詹红跪坐得腿都麻了,僧人才睁开眼睛,他看着樊青雨,表情如水地:“生是缘,死是缘,见是缘,孽是缘,女施主可知刚才我为何入定?”

    樊青雨恭敬地:“我不知道。”

    僧人一脸慈悲之色,缓缓地:“刚才你进门时,身边跟着一个白面男孩,他跟我诉苦,你杀死了他,害得他失去了几十年人间富贵,凄苦地重入轮回。”

    樊青雨听了,如遭雷击,脸色煞白地委顿在拜垫上。

    ……

    ……

    (最近迷上了双线并进写法,剧情早晚会到的,大家别着急。另外一句,章里的部分内容是在酒桌上听来的,纯属觉得有意思才写进来,概不为其真实性和科学性负责,人谢绝一切关于迷信话题的质问。如果有那无神论斗士撕逼**强烈,我给你指一条明路,从封神榜到西游记到聊斋,再到百度风云榜惊悚悬疑榜,可以照着榜单挨个撕,包你爽。)

    ……

【精彩东方文学 www.mymedsaccess.com】 提供武动乾坤等作品手打文字版最新章节首发,txt电子书格式免费下载欢迎注册收藏
百度风云榜小说:剑来 乡村艳妇 一念永恒 圣墟 好色小姨 永夜君王 龙王传说 太古神王 诱惑人的好嫂子 我真是大明星 校花的贴身高手 真武世界 剑王朝
Copyright © 2002-2018 www.mymedsaccess.com dafabet大发体育 All Rights Reserved.
小说手打文字版来自网络收集,喜欢本书请加入书架,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