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人回档 正文 926.第926章

作者/庚不让 看小说文学作品上精彩东方文学 http://www.mymedsaccess.com ,就这么定了!
    边学道有个习惯,在家比在酒店睡的熟。

    早晨,阳光被厚厚的窗帘挡在外面,房间里十分安静。

    大家醒来后各忙各的,没人来叫醒边学道。

    直到他被晨尿憋醒。

    嘘嘘完,看了看表,走到窗前,一把拉开窗帘,外面阳光明媚,一眼看出去,天高云淡,天气好得令人发指。

    接着,他看到单娆站在楼下院子里,一手抓着秋千荡绳,一手拿着手机打电话。

    单娆是背对着的别墅,不知道边学道已经醒来,正站在窗前看着她,依旧专注地在电话里跟人着什么。

    此刻,边学道光着膀子站在二楼窗前,静静看着院子里单娆的背影,不知怎的,忽然想起了3年“**”时他在隔离警戒线外给单娆送东西,单娆拿了东西,笑着跟他挥手,然后转身回隔离楼时的那个背影。

    穿上衣服走下楼,来到院子里,单娆已经打完电话,正拿着手机,坐在秋千上望着姹紫嫣红的花园发呆。

    听见脚步声,单娆扭头看过来,见是边学道,她柔柔一笑:“起来了,我以为你还要睡一会儿呢。”

    边学道走到花园前,弯腰闻了闻,:“这花怎么不香?”

    单娆:“这是月季,天生不怎么香。”

    边学道站直身体,:“开得这么红,居然不香?”

    单娆轻轻着荡秋千:“有一个对联,上联是,红花不香,香花不红,玫瑰花又香又红……红花不香,的就是月季。”

    “真的?”边学道接着问了一句:“下联是什么?”

    单娆摇头:“没有下联。”

    边学道“哦”了一声:“我听着也不像古人传下来的对联。”

    单娆:“其实下联也不难对。”

    老审读员边学道在脑子里琢磨了几遍,:“你对出来了?”

    单娆露出大学时惯有的:“醒者难醉,醉者难醒,逍遥者半醉半醒。”

    边学道走过去,抓着秋千荡绳:“我这儿也有一个下联,想不想听?”

    单娆伸脚轻轻踢了边学道腿一下:“别卖关子。”

    边学道笑呵呵地:“听好了,行者不驻,驻者不行,随心者且驻且行。”

    单娆听了,看着边学道的眼睛问:“你是随心者吗?”

    “我?”边学道自嘲一笑,:“孔夫子自己三十而立,四十不惑,五十知天命,六十耳顺,七十从心所欲不逾矩。一代圣贤到七十岁才敢称随心,我还早着呢。”

    单娆:“不是随心者,那你是行者?还是驻者?”

    边学道抬头看天,一架飞机高高飞过,:“一年365天有3天在外面奔波,应该算是行者吧。”

    顺着边学道视线看过去,远空中飞机成了一个点,单娆问:“那你算醒者还是醉者?”

    边学道一下被问住了。

    这几乎是他永远也答不出来的问题。

    醒者?

    醉者?

    在这个时空,边学道可能是唯一的醒者,他的灵魂超然于这里所有人之外,终此一生也不可能完融入,就像一直到死都对前尘往事念念不忘的祝海山一样。

    他也可能像《楚门的世界》里的楚门,是唯一的醉者,身边每个人其实都是真人秀演员,在他不知道的地方,有人在监视着他,注视着他。自以为掌握在自己手里的命运,不过是一个正在进行时的直播,无论得失成败,都是一个可怜的无处可遁的丑。

    见边学道愣愣地出神,单娆荡着秋千:“得,不用问,一看就是昨晚的酒还没醒,醉着呢。”

    边学道走到秋千架后,帮单娆推秋千:“来美国这几个月,你变了不少。”

    单娆问:“变好了变坏了?”

    边学道:“有上学时的样子。”

    单娆:“来这儿半年,所见所闻,给了我来自不同视角的思考、做法和生活方式。人不是活给别人看的,而是要活得自在有意义。很多曾经看不清的复杂图案,稍稍简化一点,自然变得清晰。做人,想了就,了就做,失败了就失败了,成功了也就成功了,总比不敢尝试强。”

    边学道点头:“活得真实自我的人很少,甘愿把复杂心态还原单纯的人更少。”

    单娆:“最近两个月,每月我会去社区学校里做两次义务服务,去了才发现,原来无欲无求、尽心尽力地为别人服务是那么的开心。原来放下得失之心,放下利害之心,放下消长之心,人可以纯粹得让自己都喜欢自己。”

    看着单娆眼里闪动的星星一样深邃的光,边学道:“娆娆,你很了不起。”

    单娆:“了不起的是董雪。”

    “董雪?”边学道听糊涂了。

    单娆:“来美国前,我问你董雪还好吗,你让我找机会当面问她,后来途经欧洲,我见了她一面。”

    这事边学道不知道……

    他平均一周跟董雪通一次电话,可是董雪从没跟他起过。

    单娆:“今年4月份的时候,董雪来过美国。”

    得……

    这事边学道也不知道。

    单娆微微一笑:“起来,3年时我就见过她,一起吃过饭,一起喝过酒,可是我对她了解真不多,一直以来只记得她的身材非常非常好……”

    边学道有点无语。

    女人真是奇怪的动物,刚才还在夸董雪“了不起”,转头到人家“身材非常非常好”的时候,话里的嫉妒之意遮都遮不住。

    单娆自顾自地:“她来美国,我俩拼了一次酒……”

    边学道愕然地看着单娆。

    “心疼了?”单娆勾着嘴角问:“心疼哪个?”

    边学道没敢接话。

    单娆放了他一马,接着:“董雪,生命只有一次,来到人间寻找一段情,有幸在活着时见到这个人,能别错过就别错过,真正合适的那个人,条条框框都束缚不住那份爱。”

    边学道心:董雪这是背着自己来开导单娆了?

    单娆:“她把我灌醉,然后问我,哪个男人对爱不自私?不奢望?然后我问她,哪个女人不虚荣?不贪心?”

    瞥着边学道,单娆:“也不知道你给董雪灌了什么**汤,她跟我,在你身后是她一辈子的骄傲。”

    边学道:“……”

    单娆:“我能看出她的是心里话。”

    边学道只是笑。

    单娆:“所以我觉得爱情里的女人都是二百五。”

    边学道伸手摸鼻子。

    单娆:“这样吧,我想你陪我去一个地方,给你一分钟,你若猜对了,我也当一个傻子。”

    正着话,一只灰纹美国短毛猫慢悠悠的沿着花园矮栅栏走过,轻轻一跃,跳上院子里的圆木墩,优雅地趴下来,眯眼看在秋千下话的两人。

    p

【精彩东方文学 www.mymedsaccess.com】 提供武动乾坤等作品手打文字版最新章节首发,txt电子书格式免费下载欢迎注册收藏
百度风云榜小说:剑来 乡村艳妇 一念永恒 圣墟 好色小姨 永夜君王 龙王传说 太古神王 诱惑人的好嫂子 我真是大明星 校花的贴身高手 真武世界 剑王朝
Copyright © 2002-2018 www.mymedsaccess.com dafabet大发体育 All Rights Reserved.
小说手打文字版来自网络收集,喜欢本书请加入书架,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