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人回档 正文 第699章 面对面坐着还想你

作者/庚不让 看小说文学作品上精彩东方文学 http://www.mymedsaccess.com ,就这么定了!
    没有切磋成。

    无论叫夏夜的女教官是怎么想的,这种场合,边学道都不能让李兵跟她动手。

    李兵是男的,夏夜是女的,男对女,输了丢人,赢了胜之不武。

    赢了还好,一旦输了的话,李兵还怎么待下去?

    李兵已经用了一段时间了,性格和忠诚度都挺满意,就算想雇专业保镖,边学道也没想过换掉李兵,他更希望李兵留在身边继续成长。

    十几分钟后,生意谈成了。

    夏夜、男a男b女,边学道接收了。

    当然,只能算是初步谈成。

    双方约定,三天之内,夏夜带人到松江,通过有道集团的第一轮体能测试,才能留下试用一周。

    试用合格,签订长期雇佣合同。

    这四个人,边学道不是给自己雇的。

    如果四个人都合格,他打算把夏夜留在松江当精英保安队的教官,另外三个人,则派去法国酒庄。

    红颜容酒庄是边学道的财产不假,可是酒庄里他的人实在单薄了一,只有董雪、裴桐、祝十三,还有时在时不在的洪诚夫,再就是隔壁美讯酒庄的陆文津一家。

    红颜容酒庄有安保力量,原管理团队中的十个当地保卫人员边学道留下了,然而他不太放心,原因很简单,因为彼此不熟悉,谈不上信任和忠诚。

    尤其是不久前边学道花68万美元给董雪买了名贵珠宝,虽珠宝锁在酒庄的保险柜里,可是被人惦记了怎么办?法国那地界,治安实在不上好。

    保镖“男a”有国外安保护卫经验,擅长反跟踪、反劫持和射击。不管怎么,在法国弄到枪比国内容易多了,“男a”的射击技能,到了法国就能用上。

    保镖“男b”有语言天赋,擅长搏击格斗,擅长做安预案,同样适合扔到法国锻炼。

    保镖“女”,擅长空手道,会特种驾驶,懂公关和商务礼仪,她的性别和技能都很适合去法国贴身护卫董雪和裴桐。

    为什么边学道只关心董雪的安呢?

    因为大明星沈馥在国外身就会雇保镖。

    而单娆在燕京当公务员,天子脚下,治安排在国前茅。而且单娆单位在主城区,家住在二环里,区的门禁和保卫系统很严格。

    至于徐尚秀,还在四山蜀都读书。

    在边学道心里,最高级的保护,是让徐尚秀“隐形”,少人知道她和边学道的关系,少人知道她在边学道心里的地位,她就安。

    如果一定要派人,就必须派最心腹的人过去在暗处保护徐尚秀。

    可是这个“最心腹”,同时还是“护卫”系统的,老实边学道身边一共也没多少。

    所以他才想聘请保镖教官,他要边培训,边观察,边选拔。

    ………………

    安顾问的事情谈完,把杨恩乔和唐根水留在酒店,边学道让李兵陪他来到中海凯旋。

    来边学道是可以自己来的。

    带上李兵是为了安李兵的心,用行动告诉李兵,即便招了新人,也不会让他走,他还是贴身护卫之一。

    在边学道的思维里,贴身的人,就要下力气去维护,不然这些人一旦因恨反目,危害性和杀伤力是最可怕的。

    别的不,边学道身边的女人,徐尚秀、单娆、董雪、沈馥,甚至有过暧昧的胡溪,李兵见过。

    当然,这不意味着贴身的人只能进不能出,不意味着在边学道身边十分“好混”。

    恰恰相反,在边学道身边做事,容错率非常低。身边的人真要是犯了边学道的忌讳,或者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边学道会毫不犹豫地开除他,而不会因为怕报复“反噬”就姑息容忍。

    今时今日的边学道,封疆大吏都不一定能吓唬住他,别几个身边做事的。

    边学道一直是这样的性格,有恩报恩,有仇报仇,吃软不吃硬,奖惩分明。

    李兵尽职尽责,边学道就会厚待他,不会“喜新厌旧”。

    拉开中海凯旋单娆家的单元门,李兵:“我在附近转转。”

    边学道:“这个时间家里没人,你也认认门。”

    这么一句话,李兵就明白了老板的心意。

    这里是老板正牌女友单娆在燕京的家,如果边学道准备招了新保镖后把他调离,就不会在这个时候带他认门。

    拿出钥匙打开房门,边学道和房里的人都愣住了。

    单娆在单位不在家,单娆爸爸妈妈在家呢!

    两人这次来燕京,心里七上八下的,患得患失,还没个准信儿,就一直没回去。

    哪还有比女儿眼前这事还大的事?

    戴玉芬已经想好了,只要女儿的那个什么8层餐厅进入筹备阶段,她就想办法提前退休来燕京帮忙,宁可损失退休金。

    开玩笑,女儿要是嫁个百亿富豪,还用在乎退休金?

    现在……

    百亿富豪就站在门外,手里拿着钥匙,一脸的意外表情。

    边学道最先反应过来,笑着:“伯父伯母来了啊!”

    单娆妈妈连忙弯腰从鞋架上帮边学道找出一双大号拖鞋,:“哎呀,学道回来了,怎么没听单娆呢?”

    接着看见边学道身后的李兵,单娆妈妈问:“这位是?”

    边学道:“我的助理,我俩今天刚从欧洲回来,之前没跟单娆,想给她个惊喜。”

    单娆爸爸把自己脚上的拖鞋给李兵穿,他去另一边的鞋柜里找了双拖鞋,边找边:“单娆自己在这住,平时把大号拖鞋都装起来了,你看看,一来人就不够用。”

    戴玉芬上下打量了几眼,看李兵的体型和模样,就猜到这八成不是什么助理,是保镖。

    果然,接过单娆爸爸倒的茶水,李兵一脸的紧张,但偏偏一时找不到合适的称呼——世上哪有这么笨嘴拙舌的助理?

    就算有,亿万富豪会用这样的助理?

    见单娆爸妈一个劲儿洗水果倒茶,边学道招呼:“伯父伯母别忙活了,这是自己家,也不是外人。”

    哎呦……

    这一句话“自己家不是外人”,好似一颗十大补丸,得单娆爸爸妈妈心里的千斤巨石瞬间落了地。

    四个人都坐下后,李兵起身:“我家有个亲戚在燕京读书,约好了今天见面,边总,我先走了,有事您打我电话。”

    边学道跟着起身,亲自把李兵送到门口。

    人情世故就是这样,在公司在外面是一种关系,但一旦把下属领进家里,就最好收起在公司那一套,要尽量平辈论交,这样才能让人归心。

    李兵走了,单娆爸爸妈妈稍稍松了一口气,有外人在,总是不太自然。

    三人对坐,聊了几句,戴玉芬突然拍了丈夫一把:“光顾着话了,娆娆还不知道学道回来了呢,你赶紧给娆娆打个电话。”

    单娆爸爸一脸喜意地起身:“手机在卧室呢,我这就去打。”

    剩下戴玉芬和边学道坐在沙发里,闲聊着边学道父母的身体情况和欧洲见闻。

    对边学道,戴玉芬现在是看满意,看喜欢。

    你看啊……虽然年纪不大,但往那儿一坐如岳临渊,言行举止沉稳、大气,身透着不出来的通达自信,甚至有不怒自威的架势。

    果然是人中龙凤!!

    当初在燕京买房前,母女俩因为边学道发生争吵,当时女儿过一句“我的眼光不差,以后你会知道”。

    现在看,自己女儿的眼光真的是太好了!岂止是眼光好,简直是从1亿人中直接挑出了个极品。

    很快,边学道手机响了,是单娆打来的。

    单娆爸爸从卧室走出来时,已经换了一身衣服,他拉着戴玉芬:“咱俩出去买菜,让学道休息一会儿,他刚从欧洲回来,得倒倒时差。”

    别,坐了1个时的飞机,加上在酒店见了三拨安保公司的人,边学道也真有累了。

    把单娆爸妈送出门,简单洗了一把脸,边学道走进了单娆的卧室。

    进单娆的卧室,纯粹是习惯。

    单娆爸妈买菜回来,发现边学道在单娆卧室里休息,两人对了一个眼神,关上门,蹑手蹑脚地在厨房里准备饭菜。

    他俩买回来的菜,都是单娆爸爸从单娆那里问出来的边学道爱吃的菜。其中有一样菜单娆妈妈不太会做,打了一圈长途,才从一个朋友那里问出了做法,然后不惜电话费,每道工序都电话指导,才算把菜做出来。

    晚上,四个人其乐融融吃了一顿晚饭。

    饭后没多一会儿,单鸿来了,跟边学道聊了几句,晚上想打牌,家里人手不够,把单娆爸爸妈妈接走了。

    边学道知道,这是给他和单娆创造二人世界的机会呢。

    不管怎么,毕竟还没结婚,单娆爸爸妈妈不好在一个屋檐下眼看女儿跟男朋友亲热,不然他俩不自在,单娆不好意思,边学道也有压力。

    所以不如掩耳盗铃。

    关上房门,走到窗前看着三人上车,单鸿开车消失在区拐角处,边学道搂着身旁的单娆:“我把你爸妈挤走了,你不会怪我吧?”

    单娆靠在边学道身上悠悠地:“天底下养女儿的父母,不都有这么一天吗?”

    边学道笑着问:“这话的,好像养女儿吃了多大亏似的。”

    单娆:“养女儿来就吃亏。”

    边学道问:“为什么?”

    单娆:“你生个女儿,养了多年,然后被陌生的伙子几句话哄走了,天天洗衣做饭不,还压在身子底下祸害,你是什么心情?”

    边学道迅速捕捉到了整句话的“核心”,他问:“那叫祸害?”

    单娆问:“不是祸害是什么?”

    边学道想了好几秒,:“那是……那是彼此愉悦。”

    单娆:“就是祸害。”

    边学道:“口无凭,实战一下,你要是能程忍住不叫,我就承认是祸害不是彼此愉悦。”

    屋子里的灯一直开着。

    单娆苦守了多分钟的无声阵线,到底还是被边学道的强力挺进突破了,最后几分钟,她浑然忘了两人之间的赌约,只剩下不管不顾的呻吟。

    云收雨歇。

    休息过后的单娆伏在边学道身上问:“你爱情的质是什么?是性吗?”

    边学道:“我听人过,所有的爱恋激情,无论其摆出一副如何高雅飘渺、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都植根于性-欲之中。”

    单娆用自己的胸在边学道身上摩擦了两下,问:“就是这个吗?”

    边学道舒服地:“在我看来,爱情源于性-欲但不止于性-欲,谁都不能否认爱情起源于性-欲,因为没有一个男人会跟一个他不想艹的女人谈恋爱,当然,为了名利的特殊情况除外。可是呢,性-欲又不是爱情的部,更深层次的爱情,能够让人茶饭不思、脸红心跳、海枯石烂长相厮守,甚至同生共死。到了这种程度,性就是次要调味品了,两人之间真正的核心是灵魂上的欣赏和迷恋。”

    单娆:“你这解释太学术了。”

    边学道摸着单娆光溜溜的后背:“那就像民歌里唱的——高山上盖庙还嫌低,面对面坐着还想你。”

    …………

    …………

    (感冒了,鼻子堵嗓子疼脑子浑,比想象的难受,下周单位还一堆事,怕病情缠绵耽误事,今天去输了液,章有一部分是在医院用手机写的,来想跟大家请假的,想想还是再坚持一下吧,如果有一天我断更了,那一定是我真的倒下了。)

    …………

【精彩东方文学 www.mymedsaccess.com】 提供武动乾坤等作品手打文字版最新章节首发,txt电子书格式免费下载欢迎注册收藏
百度风云榜小说:剑来 乡村艳妇 一念永恒 圣墟 好色小姨 永夜君王 龙王传说 太古神王 诱惑人的好嫂子 我真是大明星 校花的贴身高手 真武世界 剑王朝
Copyright © 2002-2018 www.mymedsaccess.com dafabet大发体育 All Rights Reserved.
小说手打文字版来自网络收集,喜欢本书请加入书架,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