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人回档 正文 第614章 除夕相守夜欢哗

作者/庚不让 看小说文学作品上精彩东方文学 http://www.mymedsaccess.com ,就这么定了!
    瑞雪兆丰年。

    除夕这天中午的时候,松江下起了雪。

    楼上楼下估算了一圈,边学道决定给卢玉婷打个电话。

    他想问问卢玉婷在不在松江,然后跟她借房一用。

    今天来的人实在太多了,而且都是要在松江过夜的。

    自己家里,如果员打地铺,倒也勉强睡得下,可是长辈太多,而且有男有女,实在不太好。

    红楼按能安排一些人,但边学道懒得半夜把人送过去,你要公司的司机……开玩笑,谁家不过年?

    尚秀宾馆也是个选择,可一是远,二是似乎又没了在一起过年的气氛。而且旅游跨年的人来多,尚秀宾馆的客房也很紧张。

    想来想去,他想到了卢玉婷。

    卢玉婷在林畔人家也有一套房,而她长住四山,这套房应该没人住。现在就算回松江过年,也应该是跟家里人在一起,这边八成还是空着。

    如果把房子借过来,都在一个区,半夜吃完饭玩累了,走几步就到,要方便得多。家里存有不少新的床上用品,去睡觉的时候,抱过去就好。

    电话通了。

    卢玉婷果然在松江。

    听边学道要跟她借房,卢玉婷痛快地答应了,电话里半时后来给他送房门钥匙。

    边学道:“别的,告诉我你在哪,我去取。”

    卢玉婷:“我正想过去拿东西,顺路。”

    …………

    卢玉婷到的很快,才分钟,就打边学道电话她进区了。

    边学道穿上外套,拿着手机立刻下楼。

    单娆在楼下陪聊,得口干舌燥,托词上楼午睡,躲进了房间。

    不是她不合群,实在是楼下一帮人跟她不在一个层面生活,没有共同话题。而且乡下人捧着你唠,怎么听怎么觉得技巧不足还特滑稽可笑,真是不太受用。

    单娆正捧着一杯热水站在窗前发呆,忽然看到边学道出现在楼下,走到停在单元门口的一辆黑色轿车前。

    然后,一个穿着白色毛衣的年轻女人从驾驶室里下来,递给边学道一个什么东西,两人站在车旁了几句什么。女人好像有冷,又钻进车里,边学道跟着坐进副驾驶,关上了车门。

    车静止了几分钟,忽然启动,向区里面开去,开出了单娆的视野。

    杯里的水没那么热了。

    看着窗外轿车消失的方向,单娆将杯里的水喝光,做了几个深呼吸,然后放下杯子,微笑着打开房门——不论对方是谁,就算她能把边学道喊出去,但她在门外,我在门里,这就是距离。现在,我要出去继续拉大这段距离,任尔东西南北风,我就是咬定青山不放松。

    单娆想多了。

    但她的心智和脾气注定了,即便误会了,想多了,也不会产生恶劣影响。因为她是一个能自我消化过滤负面感受和情绪的女人,她总能从一堆乱麻中找到最重要的一根线头,然后紧紧攥在手里。

    …………

    边学道上卢玉婷的车,跟她去认门了。

    他也是在车旁被卢玉婷问起,才发现自己根不知道卢玉婷的房子是几单元几门。

    好歹总得看过一眼,知道大概格局,晚上才好安排人休息吧?

    跟着卢玉婷进门后发现,她家也是跃层,看上去比边学道家一些。边学道家的户型一层是18平米,卢玉婷这套感觉在1平米左右。不过想想她一个人住,也是相当空旷了。

    屋子里装修很简单,杂七杂八的设计一概没有,是最基的生活功能区。

    粗看了一圈,边学道有傻眼。

    主色调是白色,墙是白色的,地板是白色的,就连沙发都是白色的。

    以房观人,卢玉婷妥妥是一个有洁癖的。

    这还怎么好借她的房子睡客人?

    卢玉婷是什么家庭出身?一看边学道的表情就知道他在想什么。

    她:“你别琢磨了,这房子年后我就准备挂到中介出售,借给你用几天完没问题。”

    边学道听了:“别啊,放手里囤几年,会升值的。”

    卢玉婷:“不想留着了,我爸一直让我把这套房子卖了,我也听烦了。”

    边学道:“现在卖真的很可惜,再过几年,我估计可以翻一倍。”

    卢玉婷:“怎么,你有兴趣?卖你好了。”

    边学道笑着:“别,那不好,好像我占你便宜似的。”

    卢玉婷看着他:“你现在才是占我便宜呢好吧!”

    边学道听得一愣,赶紧岔开话题:“我听黄胖子,你在四山认识了个帅哥男友,领回来了吗?”

    卢玉婷听了,微微抬起下颌,看着窗帘上的花纹:“没有,分了。”

    我靠……这算什么事。

    大过年的,哪壶不开提哪壶。

    边学道:“行啊,房子也看了,你要拿什么,我帮你搬下去。”

    卢玉婷摸着书架上的书问:“你不好奇我因为什么分手?”

    边学道干脆地:“不好奇。”

    卢玉婷:“你这样不好。”

    边学道问:“怎么不好了?”

    卢玉婷:“你想到找我借房子,自然是把我当朋友了。”

    边学道头:“是的。”

    卢玉婷接着:“可是你为什么一不关心朋友呢?”

    边学道心:完了,失恋的女人最是莫名其妙。

    他:“我这不是怕勾起你伤心事嘛!”

    卢玉婷淡淡地:“来什么都挺好的,就是他有大男子主义。其实呢,大男子主义一我也能忍,谁让我喜欢他呢?可是他居然结婚后,所有春节都要去他家过。”

    边学道有蒙。

    啥情况?

    跟实权副省部级干部的姑娘处对象,还敢提这样的霸王条款?我靠,这简直是nb无极限到一定境界了。

    未曾谋面的这哥们到底是投胎技术特别出众啊?还是像张易之、韩子高一样帅绝人寰?还是像嫪毐一样天赋异禀……娘的,又想远了。

    总而言之,边学道对他的钦佩之情是真的。

    卢玉婷不是个好摆弄的女人,这个男人能降服她,还能这么霸气地把她逼得委屈到分手,绝对是个人才。

    卢玉婷问:“如果是你,结婚后怎么办呢?”

    边学道:“有什么怎么办?商量着来呗。平时一家一年,特殊情况再议。”

    卢玉婷问:“那为什么我就碰见了个不通情理的?他总跟我南方和北方风俗不同。”

    边学道:“想不为过节犯愁,其实也好办,你找个外国男友,圣诞节去他家过,春节回你家过,一切k!”

    卢玉婷气鼓鼓地看着边学道:“你把钥匙还我!”

    …………

    手里拿着房钥匙,目送卢玉婷开车出区,边学道转身回家。

    在客厅里没看到单娆,再一找,她正在厨房跟边妈一起做年夜饭呢。

    上大学时,单娆的厨艺真是不怎么样。不过在燕京待了几年,加上知道边学道在吃上比较讲究,单娆的厨艺已经今非昔比。

    边学道跟卢玉婷看房子的时候,单娆进了厨房。

    边妈把她拉出去两次,单娆进去三次,后来见单娆是真心想帮忙,边妈也就笑呵呵答应了。其实在边妈心里,是希望单娆进厨房的。老人嘛,都认“打什么底是什么底”的理儿。

    单娆在厨房里亮了几下手艺,边家的这帮女人就都看出来了,这是个进过厨房的,不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娇娇女,立刻,大家对单娆的亲近感又多了几分。

    在厨房里,女人们才觉得自己跟单娆“很平等”,不像在客厅聊天时,跟单娆一对比,自己都觉得自己语气和用词很土气。

    见单娆在厨房里忙活,边学道挽了袖子也要帮忙,让一帮女人赶了出来。

    他在客厅陪长辈和堂兄、姐夫聊天,系着围裙的单娆一会儿从厨房溜出来给他一根胡萝卜,一会溜出来给他半截黄瓜,一会溜出来跟他一块熏肉,一会溜出来给他几个虾仁儿……

    单娆一走,一帮男人就笑话边学道:“这是真惦记你啊!一会儿厨房都被搬空了。”

    边学道听了,美滋滋地嚼着东西,一脸的得意神色。

    到边爸每天练字的儿了。

    只要在家,练字已经是他雷打不动的习惯。

    见四爷爷铺开宣纸,动手磨墨,一帮孩好奇地围到桌前,睁大眼睛看新鲜。

    屋子里有吵,边爸站在桌前调整呼吸,独自静了好一会儿,才开始动笔。

    二十分钟后,原围在桌旁的孩都散去了,只剩下一个女孩,还兴致勃勃地看着边爸写字。

    写完最后一个字,边爸擦擦手,慈祥地摸着女孩的头:“从看到老,还是你跟我对脾气,这幅字送你了。”

    听边爸这么,大家聚了过来。

    边爸这幅字写的是:书为天下英雄胆,善乃人间富贵根。

    …………

    下午6。

    风尘仆仆的骑士十五世开进了林畔人家区。

    听边学道在燕京弄了辆新车,边学仁、边学义和两个姐夫都要下楼跟着看新鲜。

    等他们走出单元门,看见威猛彪悍的骑士十五世时,集体失语了。

    李兵从车上下来,将车钥匙交到边学道手上,:“一路上我和崔教练把车的各项功能都试了,车况很好,一问题都没有,今天我回家歇一歇,初二我找地方把车刷一刷。”

    看着李兵和崔教练离开,边学义问边学道:“老三,你原来开的那辆车呢?”

    边学道:“前阵子出事故,送去大修了。”

    边学仁问:“你没事吧?”

    边学道笑呵呵地:“你看我这不好好的嘛!”

    边学义围着骑士十五世转了三四圈,用手拍了拍车身上的钢板:“你这是坦克啊!”

    …………

    除夕夜。

    儿童强不睡,相守夜欢哗。

    家中所有房间的灯都是亮的,孩子们楼上楼下的跑动声,欢闹声,讨要饮料糖果时稚嫩的拜年话,与窗外的爆竹礼花声一起,为一家人的新年增添了喜悦气氛。

    吃晚饭的时候,五叔五婶显得心事重重,大嫂王家敏的话也不多。

    都是因为边学德和王家榆……

    这两个也真是狠心人,一走了无音讯。

    算算日子,王家榆的预产期应该就在春节附近。两个年轻人,生孩子时身边没有老人和亲人帮助,要遭多少罪?

    一整天,边学道的手机一直在收拜年短信。

    天黑以后,电话也多了起来。

    边学道在书房里打电话,单娆几次想进去,都忍住了。

    差几分钟的时候,五叔的手机响了。

    看来电显示是个陌生号码。

    接通后,才听一句,五叔的眼泪就掉下来了。

    可是随后,五叔又泪中带笑地了一句:“母子平安就好。”

    ……

    ……

    (庚不让在这里给大家拜年,祝大家在新的一年里平安如意,家和人顺,财源滚滚,运势通达,羊年大吉祥!!!)

    ……

【精彩东方文学 www.mymedsaccess.com】 提供武动乾坤等作品手打文字版最新章节首发,txt电子书格式免费下载欢迎注册收藏
百度风云榜小说:剑来 乡村艳妇 一念永恒 圣墟 好色小姨 永夜君王 龙王传说 太古神王 诱惑人的好嫂子 我真是大明星 校花的贴身高手 真武世界 剑王朝
Copyright © 2002-2018 www.mymedsaccess.com dafabet大发体育 All Rights Reserved.
小说手打文字版来自网络收集,喜欢本书请加入书架,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