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人回档 正文 第543章 花下风流花死花无常

作者/庚不让 看小说文学作品上精彩东方文学 http://www.mymedsaccess.com ,就这么定了!
    吃完饭,在休息区坐了一会儿,除了两个有事要单独跟老余聊的,纷纷起身告辞。

    见边学道要走,胡溪也站了起来,老余把两人送到门口,:“边以后多走动,徽商、晋商、浙商……咱们这些人没那么大成就,可聚在一起多少能互相帮衬着些。”

    边学道微躬身体:“一定一定,余老留步。”

    胡溪亦步亦趋地跟着边学道,一直走到停车场,还在跟着他。

    边学道扫了一眼停车场里的车,问胡溪:“你车呢?”

    胡溪:“打车来的。”

    边学道问:“那你怎么回去?”

    胡溪:“你送我。”

    …………

    老余回到会客室,大鼻子老头和安胖子在等他。

    大鼻子老头问老余:“亲自送到门口?你也太高看边学道了吧?”

    安胖子也:“看他跟姓胡那个妖精眉来眼去的,也不是什么明白的主儿。”

    老余摆摆手:“能跟祝家扯上关系的人,道行不是咱们能一眼看透的,胡溪更是个成精的女人,她不以色侍人,改用撞死枪手的办法拉近关系,明边学道不是一个用女色能轻易攻下的人。”

    大鼻子老头不再言语,安胖子欲言又止,拿起茶杯喝了一口。

    老余靠在藤椅上,问两人:“有话跟我?”

    大鼻子老头看向安胖子,安胖子放下茶杯,道:“廖迟软硬不吃,什么都不卖工厂。”

    “廖迟?”老余问:“北面做非转基因大豆油那个廖迟?”

    安胖子头:“对。”

    老余问:“你想做粮油?”

    安胖子:“不是我,益海嘉里想收他的厂,找到我帮着问问。”

    老余问:“跟我这个干什么?”

    安胖子:“廖迟去年从你女婿那融了一笔钱,我想能不能……”

    老余:“老安呐,这个事我不想插手,我劝你也别插手,姓廖的我有耳闻,性子硬得狠,现在咬牙还在做实业的没几个了,就算不帮忙,也不能落井下石。”

    安胖子脸上有不自然:“这哪去了?廖迟的家底这两年都折里了,再撑下去,厂子反而不值钱。”

    老余闭着眼睛靠在椅子背上:“再,再吧。”

    大鼻子老头和安胖子离开后,老余缓缓睁开眼睛,拿起电话,拨了一个号:“喂,是我,丰益国际想收廖迟的工厂,你听到消息了吗……你这个股东是怎么当的……安春生想当掮客,这个事轮不到他,你跟丰益国际接触一下,看看他们到底什么想法。”

    …………

    车里,胡溪和边学道也在谈论安春生。

    “那个安胖子,你以后注意。”胡溪看着开车的边学道。

    “注意他什么?”边学道问。

    胡溪:“安胖子老婆姓蒙,跟春山蒙家是亲戚。”

    边学道靠边踩刹车,问胡溪:“真的?”

    胡溪:“千真万确。”

    边学道问:“他老婆叫什么?”

    胡溪:“蒙竹娇。”

    边学道是被不久前向斌的事拉高了警觉性。相对于向斌,他对蒙家的打击更大,向斌忍了几年匹夫一怒,百足之虫蒙家呢?

    边学道沉吟了一会儿,重新启动车,上路后,问胡溪:“你以前参加过这样的饭局?”

    胡溪:“当然参加过,他们几个都从我手里拿过地。”

    边学道问:“以前也是这几个人?”

    胡溪:“不是的,今天档次比较高,来的都是重量级的,所以就没喊我。”

    边学道:“我也算重量级了?”

    胡溪:“资产总量不算,但你的商业和政治潜力有目共睹。”

    边学道换了个话题问:“安胖子是怎么发家的?”

    胡溪撩了一下耳旁的头发:“这个你还真问对人了,这事松江比我知道更细的人不多,不过……”

    边学道问:“不过什么?”

    胡溪:“我不想在车里,你找个地方吧,坐下来。”

    边学道问:“你想去哪?”

    胡溪:“上次那个ktv吧。”

    …………

    ktv包房里。

    东西上齐后,胡溪脱了外套,拿过两瓶啤酒,递给边学道一瓶,:“一人一瓶,你要是喝得比我快,我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第一瓶,边学道没尽力,结果比胡溪晚了4。5秒喝完。

    胡溪见了:“回答我一个问题,或者给我唱首歌。”

    边学道:“今天不想唱了,回答问题吧。”

    胡溪问:“你认识祝海山?”

    边学道眼都不眨地:“不认识。”

    胡溪盯着边学道的脸看了两秒,:“算你通过,第二瓶。”

    第二瓶,边学道快,胡溪更快。第一瓶边学道保留了实力,胡溪明显也是。

    看胡溪举着手里的酒瓶,得意洋洋的样子,边学道苦笑着:“我好像中了你的圈套。”

    胡溪把酒瓶放在茶几上,:“愿赌服输。”

    边学道:“我还是唱歌吧。”

    胡溪:“唱歌可以,得我指定唱什么歌。”

    边学道:“之前不是这么的吧?”

    胡溪扬着眉毛:“输的人没有话语权。”

    边学道拿着麦克风:“行,你选。”

    胡溪走到唱机前,几下,又坐了回来,大屏幕上显示歌曲名字——《美丽笨女人》。

    这首歌把边学道难为坏了。

    从节奏到歌词,方位的折磨,边学道唱得想耍赖,胡溪却听得有滋有味。

    一首唱完,边学道都见汗了。

    第三瓶,火力开,边学道一口气喝完,发现胡溪才喝了一口,明显在逗他。

    看见边学道眼神不善,胡溪调皮地笑了一下:“你问吧。”

    边学道:“安春生怎么起家的?”

    胡溪摇着酒瓶:“安春生年轻时当过兵,转业后做了几年警察,他的战友是某部委领导的贴身警卫,一个偶然的机会,安春生通过战友获得了一幅该领导题写的字画。回来后,安春生拿着字画四处夸耀,声称自己在上面有关系,当时,市里不少领导对此深信不疑,认为他是个人才。”

    见边学道听的很认真,胡溪继续:“借助字画的影响力,善于结交的安春生开始结识高层官员,很多官员希望他成为跑部钱进的助力,让他借此建立了良好的关系,由此得势。”

    边学道问:“安春生真拉来大项目了?”

    胡溪:“打闹的有,大的肯定没有,不过已经不重要了,他舍得撒钱,路子早就铺开了。”

    边学道问:“姓安的现在主业做什么?”

    胡溪:“矿山。”

    边学道还想问,胡溪:“耍赖了啊!我已经附赠了两个问题了,你还问,喝酒。”

    第四瓶,两人不分伯仲。

    加赛一瓶。

    边学道赢了。

    他问胡溪:“今天吃饭这些人,都有什么爱好?”

    胡溪:“你这个问题太大,一瓶不行,最少得三局两胜才回答你。”

    边学道警惕地:“这么喝酒,你想干什么?”

    胡溪媚眼如丝地看着边学道:“怎么?怕我吃了你?”

    边学道强调:“一瓶一个问题。”

    胡溪:“拗不过你,不过这事真没法细,就刚才那一桌,有喜欢抽雪茄的,有喜欢吸白~粉的;有喜欢打高尔夫的,有喜欢打乒乓的;有喜欢大碗喝酒大块吃肉玩真心话大冒险的,有喜欢采阴补阳的;有喜欢玩n的,有喜欢玩s……”

    道玩s胡溪故意在边学道眼前挺了一下胸部。

    边学道:“那个老余……”

    胡溪:“你对他什么观感?”

    边学道:“看着滴水不漏,可是不像善类。”

    胡溪笑了,笑得花枝乱颤,忍住笑:“善类?善类坐不到那个位置。不过你跟我这话,我很开心,你终于拿我当朋友了。”

    到这,胡溪又拿过来两瓶啤酒,要跟边学道拼酒,结果胡溪又输了。

    放下酒瓶,不等边学道开口,胡溪:“我唱歌,我唱歌。”

    着话,她自顾自走到唱机前,了首莫文蔚的《阴天》。

    “爱情究竟是精神鸦片,还是世纪末的无聊消遣……”

    “也许像谁过的贪得无厌,活该应了谁过的不知检,总之那几年感性赢了理性的那一面……”

    唱着唱着胡溪停住了,用手擦了擦眼眶,继续唱。

    “感情不就是你情我愿

    最好爱恨扯平两不相欠

    感情穿了,一人挣脱的一人去捡

    男人大可不必百口莫辩

    女人实在无须楚楚可怜

    总之那几年,你们两个没有缘……”

    茶几上的酒瓶都空了,边学道又输了一次,他靠在沙发里,吼着胡溪给他的《花太香》。

    听着歌,胡溪吐着酒气趴在边学道肩膀上:“你需要我。”

    边学道拿着麦克风问:“需要你什么?”

    胡溪:“你需要有人做一些不好的但必要的事,我可以帮你做,就像撞死向斌一样。”

    边学道看着胡溪的眼睛问:“你想从我这儿得到什么?”

    胡溪不话,身体下移,解开边学道的腰带,拉下拉链,低头,吞吐起来。

    看着冷艳傲气的胡溪跪在地上,埋头在自己腿间卖力地伺候自己,边学道的征服感和成就感爆棚,可他又不想让胡溪觉得搞定了他,就拿着麦克风继续唱:“海蓝蓝,明朝依旧是个男子汉,江湖一句话,情~爱放一旁,花太香,花下风流花死花无常,不带一伤,走得坦荡荡……”

【精彩东方文学 www.mymedsaccess.com】 提供武动乾坤等作品手打文字版最新章节首发,txt电子书格式免费下载欢迎注册收藏
百度风云榜小说:剑来 乡村艳妇 一念永恒 圣墟 好色小姨 永夜君王 龙王传说 太古神王 诱惑人的好嫂子 我真是大明星 校花的贴身高手 真武世界 剑王朝
Copyright © 2002-2018 www.mymedsaccess.com dafabet大发体育 All Rights Reserved.
小说手打文字版来自网络收集,喜欢本书请加入书架,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