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人回档 正文 第472章 书生意气

作者/庚不让 看小说文学作品上精彩东方文学 http://www.mymedsaccess.com ,就这么定了!
    牢骚太盛防肠断……

    不等王天明反应过来,边学道:“我们都希望富人有文化,为社会做出好的典范,但也应看到,富人没文化,关键在于文化没力量。靠文化和规则,既换不来成功,又换不来尊重,也换不来金钱,更解决不了长远的问题,甚至只有背向文化、背向道德、背向规则,才能得到实际利益,那么,富人们走向文化的动力何在?未富先奢,有虚荣性消费的因素,但同时也是不平衡的大环境的产物,不解决大环境这个根问题,一味指责富人,意义不大。”

    王天明嘴唇翕动,正在措辞,边学道接着:“文化和创新一样,只有持之以恒,不断投入,才能最终获得收益,是一个长期效应。可对企业来,如果没有好的大环境,不管做多大,随时都可能倒下,如果总有一只闲不住的手,在企业和企业家的怀里乱摸,如果对知识产权保护不力,盗版遍地,那么,为什么要为明天投资呢?为什么要创新呢?为什么要惠及他人呢?没文化不是富人的错,只会山寨复制别人的产品也不是企业的错,这些应从大环境入手,需要在制度层面上提供更有效的保护。”

    既然已经开了口,边学道就不准备放过王天明,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这话不假,可他压根不准备再跟王天明相见了:“有一些义愤,一些气话,其实没什么,但于事无补。更何况,这个社会上的很多人,天天骂贪官,转身就去报考公务员,天天骂社会不公平,一旦跻身既得利益集团立刻誓死捍卫他们曾痛骂诅咒不耻的规则,天天看不起富人的德行,然后下班路上必买彩票……我刚才刘禹锡,是因为我觉得现在这个社会上,敢‘斯是陋室惟吾德馨’的人很少很少,几乎没有。一个人,如果自己的德行身就不够看,却整天以批判别人的德行为己任,是不是很滑稽?”

    王天明终于回过神来,调整坐姿,问边学道:“边总很有辩才,不知是什么学历?在哪里留的学?”

    边学道平静地:“科,没留过学。”

    王天明感觉自己扳回一局,语带戏谑地:“我教了差不多二十届科生,硕士、博士也带过几批,科……也算知识分子了。”

    边学道笑了:“不敢当知识分子。”

    王天明:“韩愈诗言——人生处万类,知识最为贤。广义的知识按内容分为四种,关于‘知道是什么’的知识,记载事实的数据;关于‘知道为什么’的知识,记载自然和社会的原理与规律方面的理论;关于‘知道怎样做’的知识,指某类工作的实际技巧和经验;关于‘知道是谁’的知识,指谁知道是什么,谁知道为什么和谁知道怎么做的信息。”

    王天明是大学教授,掉书袋,拼定义类记忆从不服人,刚才被边学道将了一军,他立刻就找到办法反击。

    潘中富看看王天明,看看祝植淳,又看看边学道,在心里叹息一声:不管了,随他们较劲。

    王天明用手轻轻转着水杯:“如果按照这样的定义理解知识一词,那么知识分子应该是掌握了知识的一个阶层,翻译成英语应该是knledgeable-peple。在古代汉语中,其实来有一个字专指有知识的人,那就是士,是士农工商四民之一,现代的学士、硕士、博士应该都属于知识分子阶层。你科毕业,如果没什么处分,拿了证的话,应该是学士,所以当得起知识分子这四个字,别谦虚了。”

    还没等自信满满的王天明把后背靠在椅背上,边学道直接:“你这么不对。”

    立刻,整张桌子的人都醉了!

    好好一顿饭,这两人居然语言厮杀根停不下来。孟茵云在桌子下面轻轻踢了祝植淳一下,祝植淳伸筷子夹了一口菜给孟茵云,期间递了个“没关系”的眼神。

    边学道看着王天明:“王老师,既然当老师,应该没少翻字典,那么请问王老师,汉英词典里,对应知识分子的,真的是knledgeable-peple吗?”

    王天明一时语塞,裴桐忍不住插话:“汉英词典里对应知识分子的词是intelletuals。”

    边学道扭头冲裴桐:“谢谢。”

    看着王天明,他接着侃侃而谈:“将intelletuals偷换成knledgeable-peple,是一种曲解,也是一种退步。”

    祝植淳来了兴趣,问:“这话怎么?”

    边学道:“如果知识分子是knledgeable-peple,那么当一个知识分子的必要条件就是有超强的记忆力,这也是数千年来中国式教育的着力,从私塾背诵古文、科举八股文直到今天的高考,有了好记性就能考高分进名校出人头地,这样的人应该算知道分子吗?我不算!”

    自问自答,气场十足,在场的人都感觉到边学道身上的自信。

    掉书袋?拼观?

    简直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

    除了特别勤奋的图书馆管理员,和专职的报纸评论员,很少有人比强制性读报的审读边学道更有观,尤其现在是6年,他有领先时代8年的见识。

    这个时候,王天明没法接话,因为他要等边学道出为什么knledgeable-peple不算知识分子,才好找机会反驳。

    边学道继续:“一个intelletual应该是具有研究、思考、推断能力,可以在各领域提出和回答问题的人。培根‘知识就是力量’固然不错,但是我们不能忘记爱因斯坦的名言‘想象比知识更重要’。我国科技工作者总数超过万人,居世界第一位,但却至今没有一名诺贝尔奖获得者,究其原因与我们对知识分子概念的理解和培养方式的偏差不无关系。在当今中国,学富五车的knledgeable-peple数不胜数,博士、硕士、学士满天飞,但是才高八斗的intelletuals却寥寥无几,缺少发明家、缺少创新者,更缺少具有独立见解的思想家。”

    “所以我,得到博士学位的人早已不足看作是知识分子,即便是大学教授也不一定就是知识分子……”

    边学道到这,王天明的脸一下就红了,裴桐紧张地看着老师,感觉像是怕他当场掀桌子。

    把目光从王天明身上移开,边学道:“至于科学家,只在有限的条件下才算是知识分子。真正的知识分子,应该不止是一个读书多的人,他的心灵必须有独立精神和原创能力,他必须为观念而追求观念,他应该是以思想为生活的人。另外,知识分子必须是他所在的社会的批评者,也是现有价值的反对者,批评他所在的社会而且反对现有的价值。”

    “一个人,不对流行的意见,现有的风俗习惯,和大家在无意之间认定的价值发生怀疑并且提出批评,那么,这个人即便读书很多,也不过是一个人云亦云的活书柜而已。从这一上看,在座诸位,只有针砭时弊的王老师,才当得起知识分子四个字。”

    坐在椅子上的王天明,脸上青一阵红一阵,突然起身,端起自己面前的酒杯,一饮杯尽,拂袖而去。

    裴桐见了,起身“对不起”,追了出去。潘中富向秘书使了个眼色,秘书也追了出去。

    看着秘书的背影,潘中富转回身笑呵呵地:“王教授书生意气,边总别见怪。”

    边学道:“我大学时是辩论队的,遇到好对手就按捺不住,潘总回去帮我跟王老师道个歉。”

    潘中富:“包我身上了。”

    餐馆外,跟潘中富分开,祝植淳问边学道:“你大学时真是辩论队的?”

    边学道拍着胸脯:“如假包换,我那还是校队呢……”

    ……

    在波尔多几天,潘中富的酒庄没买成。

    一是他眼光高,看中的几家都太贵。二是中介告诉他,投资波尔多酒庄不是那么简单的,不仅需要投资者事先经过细致的调查研究,而且还需要投资者有十二分的耐心,因为通常情况下,卖家方面还有一系列程序要走,要完成一项波尔多酒庄收购计划往往需要6个月之久。

    6个月……黄花菜都凉了。

    潘中富买酒庄是想报一言之仇,6个月后,再想把班上的同学聚在一起就不容易了,况且到时没准人家都忘了这茬儿,他又何必自揭伤疤?

    而且冷静下来仔细想想,投资酒庄风险不,至少在潘中富眼中是这样的。因为他卖保健品起家,一路都是赚快钱,赚慢钱,他不喜欢。

    潘中富不买酒庄了,裴桐也就失业了,失业前,她还要替潘中富去一趟中介,帮他撤销购买意愿。

    在中介,裴桐遇见了在饭桌上把王老师气走的边学道。

    这次边学道是一个人。

【精彩东方文学 www.mymedsaccess.com】 提供武动乾坤等作品手打文字版最新章节首发,txt电子书格式免费下载欢迎注册收藏
百度风云榜小说:剑来 乡村艳妇 一念永恒 圣墟 好色小姨 永夜君王 龙王传说 太古神王 诱惑人的好嫂子 我真是大明星 校花的贴身高手 真武世界 剑王朝
Copyright © 2002-2018 www.mymedsaccess.com dafabet大发体育 All Rights Reserved.
小说手打文字版来自网络收集,喜欢本书请加入书架,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