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人回档 正文 第420章 一张纸条

作者/庚不让 看小说文学作品上精彩东方文学 http://www.mymedsaccess.com ,就这么定了!
    这一晚,边学道睡在红楼。

    早上7手机就响了,电话里于今大呼叫地问他在哪,要过来找他。

    边学道迷迷糊糊地在红楼就挂断了电话。

    于今和李裕一起来的。

    正在刷牙的边学道打开房门问:“你俩昨晚在一起?”

    于今一脚迈进房门,:“什么呢!公子不好男风。”

    李裕:“你已经被我家李薰拉进黑名单了。”

    两人进屋,边学道关上房门问:“于今昨晚干啥坏事了?”

    李裕:“在酒吧跟一个男的抢女人……”

    于今抢话:“没他那么夸张,就是送了两瓶差不多的酒。”

    李裕:“这子装大方,回头跟我要折扣!”

    边学道喝了一杯水问:“送酒?然后呢?”

    于今打开冰箱,拿出一瓶矿泉水:“明知故问。然后我俩喝儿酒,聊会儿天,接着相互探索了一下对方的秘密,再然后找了家宾馆,发生了应该发生的事情。”

    边学道问李裕:“他咋上李薰的黑名单了?”

    李裕咬着腮帮子:“他带那个女的去的尚秀宾馆。”

    边学道:“我靠!你还真会挑,就不能多走几步?至于急成那样?”

    于今耷拉着眼眉:“不是我急,是她急,都成水帘洞了。”

    边学道:“去去去!再今天也不行去寺里了。对了,我上午得先去趟公司,今天周一,有个会必须得开。”

    ……

    上午11半,心恩寺。

    边学道和李裕边走边着酒吧的事,落在后面。

    走在前面的于今抬腿就要进寺门,被门口的老头拦了下来,问他:“票呢?”

    于今问:“啥票?”

    老头:“门票。”

    于今问:“收门票?这是寺院还是景?”

    老头指着门外墙边的字:“有规定,买票进门,去买票再来。”

    于今后退几步,看着墙上的字,问刚走过来的边学道和李裕:“这地方还收门票?”

    松江坐地户李裕:“八几年时不收,后来就收门票了。”

    于今:“佛不是广开方便之门吗?不是无欲无求清静慈悲吗?这要是买不起门票岂不是就跟佛无缘了?历史上寺庙收门票吗?外国的教堂也像这个似的收门票?”

    边学道:“一切向钱看的时代,也就这样了,你到底进不进?”

    于今:“进,都到这了当然进。”

    买票进门,李裕跟于今:“这钱好像是旅游局收的,而且寺院也没办法拒绝。我爸一个朋友过一件事,南方某地政府要求寺院收门票,老和尚抵制住了,寺庙不收门票还送善信三支香,你猜结果怎么着?”

    边学道没听过这个事,追问道:“怎么样?”

    李裕:“该寺所在的山整个被圈起来命名为植物园,要进寺必须先买园区门票。”

    于今:“牛逼。”

    ……

    进寺以后,于今遇殿烧香,见佛像、菩萨像就磕头,敬佛的规矩他不懂,边学道和李裕在旁边教他。

    “香后不能用嘴吹灭……”

    “拿香时左手在上,右手在下……”

    “磕头时双手掌心向上,这叫接足礼,意思是用自己的手托着佛足……”

    于今一板一眼地学着姿势和动作,很快就有模有样了。李裕发现于今每次跪下默祷时,时间都特别长,嘴里还不时冒出一串阿拉伯数字7啊、啊、啊什么的。

    大雄宝殿外,见于今好算从拜佛凳上站起来,李裕凑过去问他:“你祷告怎么还弄出一串数字?”

    于今:“我求了一大堆事,怕有重名什么的佛祖找起来麻烦,我报了三遍我的身份证号。”

    李裕:“……”

    边学道:“……”

    在法物流通处,于今想买几样车里和家里的挂饰,边学道跟在后面随意浏览,偶然看到了一串海南黄花梨手串。

    几年前,也是在这里,他给董雪买了一个几乎一样的手串。

    回身找到李裕,边学道问:“李薰和董雪还有联系吗?”

    李裕脸上露出特无奈的笑容,心想这是怎么了?昨天陈建问他苏以的事,今天边学道问他董雪的事,还都绕到李薰身上问,那么想知道,你们就不能自己联系人家?

    不管怎么样,边学道问了,李裕还得:“她俩一直有联系,李薰过生日时,董雪还给她邮寄了礼物。”

    “哦。”边学道听了,头,没再多问。

    离开前,他买了一串海南黄花梨手串。

    董雪是他重生后第一个向他表达爱慕的女孩,可是前有徐尚秀,后有单娆,加上高考分别,真正属于董雪的时间,似乎只有高考前的那48天,还有那次激情摩天轮。

    此时此刻,边学道特别想以老同学的身份给董雪打个电话,问问她过得好不好?

    ……

    从心恩寺出来,三人向停车的地方走去。

    于今眼尖,远远地就看见边学道路虎的车灯附近被什么东西撞了,花了一块漆。

    四下看了一圈想找可疑对象,于今跑到车跟前,弯腰看掉漆的地方,问边学道:“旧伤?还是刚才被人撞的?”

    边学道也看见掉漆的地方了,:“新剐的,早上出来还好好的。”

    听边学道这么,于今一句脏话就骂了出来:“我艹,撞完跑了?现在的人怎么这么缺德!”

    “这是什么?”着,李裕走向侧门。

    从侧门上揭下一张纸条,看完上面的字,李裕咧着嘴递给边学道。

    边学道接过纸条一看,上面写着:“尊敬的北车主:我是工大附中的一名学生,我叫徐立。今天中午上学途中不心弄坏了您的车,主要是划伤了右前灯附近的漆,上课要迟到了,我无法及时赔偿。我的联系方式:。对不起!”

    李裕找到附近报刊亭的人,问出来的结果是:刚才有个骑自行车的男孩子在路虎车旁站了半个多时,后来才贴上纸条骑车走了。

    于今也看到了边学道手里的纸条,沉默半晌,拦着边学道:“算了算了,别找人家孩子了,是我叫你来的,我负责给你修。”

    边学道从于今手里拿过纸条,又贴回原处,然后掏出手机打给杨恩乔:“恩乔,松江日报有个叫林芳的女记者跟你联系过吧?好……你告诉她,心恩寺门口,发了一件有意思的事,让她过来……对,就现在。”

【精彩东方文学 www.mymedsaccess.com】 提供武动乾坤等作品手打文字版最新章节首发,txt电子书格式免费下载欢迎注册收藏
百度风云榜小说:剑来 乡村艳妇 一念永恒 圣墟 好色小姨 永夜君王 龙王传说 太古神王 诱惑人的好嫂子 我真是大明星 校花的贴身高手 真武世界 剑王朝
Copyright © 2002-2018 www.mymedsaccess.com dafabet大发体育 All Rights Reserved.
小说手打文字版来自网络收集,喜欢本书请加入书架,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