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人回档 正文 第368章 地块角力延伸

作者/庚不让 看小说文学作品上精彩东方文学 http://www.mymedsaccess.com ,就这么定了!
    听了熊兰的汇报,边学道用脚想都知道这是地块角力延伸到了场外。

    曲婉开车回家的路上,一辆外地牌照的宝马强行并道,然后突然刹车,导致追尾。

    曲婉安带还没解开,宝马里就下来一男三女,敲曲婉的车窗。

    曲婉下车后,其中一个中年女人,突然打曲婉耳光,边打边喊,曲婉是三,勾引她丈夫,破坏她家庭。

    曲婉直接被打蒙了。

    打着打着,对方三个女人开始扒她衣服。

    曲婉拼命跑回自己车里,对方开始踹她的车,边踹边喊:“这个婊子叫曲婉……”

    另一个边学道比较关注的信息是,扣过他车的崔建国又出现了。

    这次依然是站在边学道的对立面,偏帮宝马一方,在马路上,在曲婉被撕得衣衫不整的情况下,做了长时间的询问,身边还带了个摄像的交警。

    没有特殊原因,交警支队长亲自上街执勤处理纠纷,可能吗?

    边学道深深地觉得,这个姓崔的也许是他必过的一道关。不把这个姓崔的弄下去,早几年把他送进牢里吃牢饭,自己不定还得被他恶心一回。

    让边学道下定决心把崔建国拉下马的是曲婉。

    边学道去医院探望曲婉,有意外地,在病房里见到了刘毅松。

    随后边学道释然了,当初刘毅松见义勇为受伤住院时,曲婉也去看望过他。

    见边学道来了,刘毅松和曲正威几个,都出了病房。

    搬着凳子坐在床边,边学道看到了曲婉脸上的淤青。

    见曲正威几个都出去了,边学道一脸冷峻地坐在床边,曲婉的眼泪一下涌出眼眶,止都止不住。

    眼看着曲婉哭了一会儿,边学道问:“心结难解?”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曲婉心里的伤比身上的伤重多了。

    曲正威已经跟边学道透了底,姐姐背后的男人是裸官,妻子儿女移民海外多年。而且男人退休在即,一切以太平为主,他的家人忍了这么多年,不可能在最后关头这么不冷静。

    所以,在街上跟曲婉起冲突的人绝对不是男人的原配,而是有人故意混淆视听,浑水摸鱼。

    当街喊出曲婉是三,挡住了很多原可能上前劝阻的围观者,毕竟三是社会公认的道德破坏者。而且曲婉确实是外室,喊她一声三她辩无可辩。

    这招儿最狠的地方在于,事情闹到这个程度,曲婉身后的男人不仅没法为她出头,甚至要在一段时间里跟她划清界限。

    曲婉哭了一会儿,红着眼睛抽泣:“是她干的。”

    边学道知道曲婉的“她”是谁。

    边学道:“她这是狗急跳墙,在场外发泄情绪呢,看来你把她逼得很惨。”

    曲婉看着天棚:“我也是为了自己下一步着想,我跟他了,这块地,就是我的分手费。”

    经过这次的事,曲婉似乎都看破了,不再对她和男人的事遮遮掩掩、闪烁其词。

    边学道:“所以呢,别有什么心结,只要地皮到手,我之前许诺你的一分不少。”

    曲婉想着自己当天的遭遇,咬牙:“我要加一个条件。”

    边学道有意外,但还是问:“什么条件?”

    曲婉:“羞辱我那个交警队的官,我要他不得好死。”

    虽然知道场合不太合适,边学道还是乐了:“大姐,那是松江市交警支队支队长,再升一格就是市局副局长了,让他不得好死,有难啊!”

    曲婉:“我知道你有办法。”

    边学道大伯的葬礼,曲婉也去了。她亲眼见了边学道交的那些朋友,判断出边学道是一个有些根底的大树,所以才拿自己的“分手费”来投靠。

    曲婉当然知道地皮是好东西,可她同样知道,靠了这么多年的男人一旦退休,自己就是无根之萍,根盖不起楼,转手卖地,卖给别人只能赚一次,卖给边学道,能一直跟着喝汤。

    曲婉让边学道报复崔建国,是她最后一次测试边学道的实力和诚意。

    曲婉不蠢,虽然她更恨那个姓胡的女人,但她知道,要是跟边学道报复姓胡的,边学道八成起身就走。

    报复这个姓崔的,是给边学道出一道相对简单的题。至于姓胡的,以后慢慢想办法。

    看着曲婉床头瓶子里的插花,边学道:“我尽力。”

    曲婉看着边学道问:“你真的?”

    边学道:“具体效果……看他命有多硬吧。”

    曲婉扭头看了一眼窗外的天空,眼神有飘忽:“真正跟咱们争这块地皮的,是大成地产的林向华,姓胡的拿到地也是转手卖给他。我会尽快出院,地皮的事会善始善终,你放心吧。”

    听到这,边学道知道自己差不多该走了,他站起身跟曲婉告别:“事情结束后,出去散散心,我心情不好的时候就出去旅游,释放压力的效果十分明显。对了,有什么需要帮忙的,联系我,或者刘毅松,都行。”

    听到边学道提刘毅松,曲婉的眼皮不自觉地跳了一下。

    走出病房,跟曲正威了几句,边学道问刘毅松:“送你回去?”

    刘毅松看了病房门一眼,没跟曲婉打招呼,跟边学道走出了住院部。

    边学道启动车,问刘毅松:“回家?”

    刘毅松忽然:“我收到志友他们几个的电子邮件了。”

    边学道笑呵呵地问刘毅松:“会鼓捣电脑了?学的挺快啊!”

    刘毅松看着路面:“不学习、不挪动,人都锈了。”

    边学道捕捉到了刘毅松话里一些特别的东西:“挪动?”

    刘毅松头:“明年有在外地开连锁店的计划吗?”

    边学道慢慢摇头:“暂时没考虑,敢为发展重在房地产开发这一块。”

    刘毅松:“外地有没有什么项目,我过去给你看场子。”

    刘毅松这个要求提的正是时候。

    边学道的四山抗震教学楼计划,需要一个靠得住的人去当监军。

    刘毅松一丝不苟的较真性格很符合边学道对这个监军人选的期待。

    可是就算心中这么想,边学道还是问:“怎么突然想出去?”

    刘毅松想了一会儿:“就是想出去走走了。”

    边学道知道刘毅松心里肯定有事,但眼下估计问不出来。

    这也很正常,都这么大的人了,谁心里没秘密?

【精彩东方文学 www.mymedsaccess.com】 提供武动乾坤等作品手打文字版最新章节首发,txt电子书格式免费下载欢迎注册收藏
百度风云榜小说:剑来 乡村艳妇 一念永恒 圣墟 好色小姨 永夜君王 龙王传说 太古神王 诱惑人的好嫂子 我真是大明星 校花的贴身高手 真武世界 剑王朝
Copyright © 2002-2018 www.mymedsaccess.com dafabet大发体育 All Rights Reserved.
小说手打文字版来自网络收集,喜欢本书请加入书架,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