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人回档 正文 第224章 百度初接触

作者/庚不让 看小说文学作品上精彩东方文学 http://www.mymedsaccess.com ,就这么定了!
    进入大四,边学道记不得自己逃了多少节课了。

    从大三开始,边学道就挑课上了。喜欢的,会去听听,看着是毕业后用不上的,除了开学第一堂课和最后一堂课去,平时基不去。

    逃课的事,陈建能罩住的,就陈建罩。陈建罩不住的,到学期末,就给任课教授送礼,求情的话,自己正在校外创业,学校里的诚信自行车就是自己搞的。

    教授们通常会问问诚信自行车的细节,见边学道得头头是道,大多就会无惊无险过关,只是分都不高。

    昨晚因为看到1排名上升了,加上一酒精作用,边学道兴奋得后半夜才睡着。

    早上。

    看着边学道的鞋还在门口,蔡姐从进门就蹑手蹑脚的。

    蔡姐是真的很珍惜这份工作。

    虽然工作时间不固定,有时候晚上等沈馥要等到很晚,但边学道在来就偏高的工资里每天都给她加了1块钱的打车费。

    而且沈馥面冷心热,几次回来晚,都在路上买了吃的,让蔡姐带回家。

    这样的雇主,大方,规矩少,从不挑这挑那,待人和气,比在医院当护工舒心多了。

    可是蔡姐却不太愿意跟边学道打照面。

    边学道跟她儿子年纪相仿,可是因为雇佣关系,跟边学道话时,蔡姐总是觉得很别扭。所以,除了开工资的日子,蔡姐都尽量避着边学道。

    简单收拾一下客厅,见天气晴好,蔡姐推着沈老师出门了。

    于是,对边学道来,又是一个睡觉睡到自然醒的上午。

    刚在床上睁眼睛想了一会儿中午吃什么,手机响了。

    接起来。

    里面传来一个爽朗的中年男音:“喂,是边学道边先生吗?我是……”

    对着手机,边学道“嗯、嗯、啊、啊、好的、好的、让我想想、再见”,了一堆,放下手机,他坐在床尾,呆了好半响。

    忽然,边学道重重仰躺在床上,两手握拳,一下一下砸着床垫子。

    终于!

    终于等来了一个重量级it公司表示对1感兴趣的电话。

    果然是因为排名问题,足足比记忆中前世的收购晚了几个月,但好歹是等到了。

    互联这个圈子里没有秘密,既然1升进前5能吸引来第一个试探者,边学道相信,随后他会接到更多类似电话。

    像商量好的一样,到下午,边学道接到了数家络公司的电话,表达了收购1的意愿。

    边学道给的答复是一样的:“让我考虑一下。”

    其实,他在等。

    等百度,等百度联系他。

    百度早就表示,上市只会选择纳斯达克,而挂牌纳斯达克的一项硬性指标即上市公司的“盘子”不能少于亿美金。

    此前,百度因“盘子”较,在纳斯达克上市受阻。收购1,有利于百度将“盘子”做大,打通通往纳斯达克的道路。

    有前世记忆作参考,边学道清楚,自己手里的导航页,只有卖给百度,才能真正要上价钱,并且迅速出手。

    卖给其他公司,谈判可能会很艰难,周期也难以预计。

    飘飘忽忽地过了一天,也没等到百度的电话,然而边学道知道,百度一定会找他。

    百度老板李彦宏的理念是,互联用户可分为两极:一端是搜索引擎的使用者,一端是导航站的使用者。随着互联用户的增加,导航站的使用率、用户数还会增长,其中有一部分会转变到使用搜索引擎。

    百度围绕着搜索衍生了一些新的频道,在高端的页检索领域稳居老大的位置。

    如果收购了1,就可以把搜索引擎的使用者和导航站的使用者,这两块最大的互联人群都揽入自己的怀中,将使百度在以站浏览为主要习惯的民群体中获得绝对优势。

    还有一,百度上市在即,收购龙头导航页,是百度上市前的一项重要的准备工作。

    所以,百度一定会找他。

    当然,百度可能也会联系ha1的拥有人。

    然而在百度的收购计划中,1是绝对主角。

    alea上4多名的差距,以及前5名,里程碑性质的名次,注定了ha1失去了跟边学道平等竞争的机会。

    一夜无眠。

    第二天早上,想了一晚上的边学道,还是精神奕奕的。

    实在睡不着,他早早地换了运动服,没有开灯,坐在客厅沙发上等天亮,准备去跑步。

    东屋一阵脚步声,然后门响,沈馥拎着沈老师的纸尿裤,走进了卫生间。

    从卫生间里出来,沈馥看见了沙发上的边学道。

    她明显愣了一下,然后心地走过来,看着边学道,问:“你不睡觉,在这干什么?”

    边学道:“睡不着,等天亮。”

    沈馥头,没话,回了东屋。

    窗外的天光,一变白。

    边学道依然静静坐在沙发上,目不转睛地看着窗外的世界。

    在由暗转明这一段时间里,边学道反复想了如果百度找他,他该怎么谈?他该要多少钱?他该表现出一种什么样的交易心理。

    沈馥从东屋出来,准备去买早餐。

    走过来看了一眼边学道,什么都没问,穿上外套,开门走了。

    直到听见沈馥的关门声,边学道才好似从虚空中清醒,他慢慢起身,走回自己的卧室,脱掉运动服,钻进被窝,没用多久,就进入了梦乡。

    在梦中,他仿佛听到一阵电话铃声,忽近忽远。

    边学道一下坐起来,抄起椅子上的手机,也没看号,直接接通:“喂……”

    “你好,我是……”

    边学道听了好一会儿,镇定地:“这么,不透。你们派个人来,到松江跟我面谈吧。”

    “我请示一下再给你回复。”

    百度终于找上门了。

    边学道没心情玩欲擒故纵,也没钱玩三顾茅庐。

    要知道,前世的ha1是一骑绝尘,所以ha1才有资拒绝几家公司的收购建议。

    可是今世,自己手里的1唯一的资,不过是46名的名次。

    更关键的是,边学道从心底里没有继续经营1的打算。这个站,从始至终,属性定义都是边学道的第一桶金。

    互联里再怎么风起云涌,他都不关心,他只关心房价又涨了多少,敢为俱乐部的用地什么时候能批下来。

    一千道一万,他志不在互联。

    一个时后,刚才的号码再次打了过来:“边先生,我一个姓夏的同事马上会跟你联系,他的手机号是……”

    十分钟后,边学道接到一个自称是夏挺的电话,夏挺他受百度公司委派,将来松江跟边学道面谈1的具体收购事宜。

    夏挺告诉他,明天早上他就能到松江。

    明天,是沈馥和李裕在动力火车松江演唱会登台的日子,看样子,晚上要提前跟李裕和沈馥打招呼了。

    收拾了一下,边学道回99找李裕,结果李裕不在寝室,艾峰李裕已经好一阵子没在寝室住了。

    在寝室楼下,边学道拨通了李裕的电话。

    “你在哪呢?”

    电话里李裕的声音有闷,似乎感冒了:“在家呢,一会儿去演出现场。”

    “你感冒了?”边学道问。

    李裕:“鼻子有堵,刚吃了药。”

    边学道问:“你鼻子这样,明天怎么办?跟沈馥了吗?”

    李裕:“没跟她。我没事,坚持坚持就过去了。她很在乎这次演出,天天玩命练,我不能这时候泄她的气。”

    边学道还想:“可是……”

    李裕:“放心吧,没事,你找我有事?”

    边学道到嘴边的话,没有出口。

    确切地,李裕是在帮他的忙。

    家里发生变故了,李裕没跟他退出演出。身体病了,李裕也没跟他退出。

    现在,他怎么能跟李裕“明天我可能去不了现场了”?

    边学道对着电话:“没别的事,就是问问你明天的演出准备怎么样了。”

    李裕:“除了登台经验,沈馥几乎可以算是专业级的,我主要是配合她。今晚好好睡一觉,明天肯定完美表现。”

    边学道:“好,明天我去给你俩捧场。”

    李裕:“你也不是什么名人,捧个屁场。”

    边学道:“你这么,那我不去了。”

    李裕:“你要是敢不来,我晚上砸你家玻璃去。”

    两人又扯了会儿皮,挂断电话,紧了紧风衣,边学道向校门口走去。

    跟李裕打电话之前,边学道原打算自己跟百度方面派来的人接触,无论朋友还是下属都不告诉,一切都在秘密状态下进行。

    李裕一句无心的话,醒了边学道,这么大的站收购案,想秘密进行完不可能。

    边学道自己不,百度肯定也要向外界公布,毕竟收购1是百度打通通往纳斯达克道路上的重要一环。

    一旦消息发布,千万级的交易额,一定会让边学道一夜成名。

    边学道之前想自己搞定,是想财不露白。

    现在他想明白了,这笔横财注定要天下皆知。

    既然瞒不住,就一定要借助身边人的力量,将这笔交易尽量谈得更成功一些。

    他要在最短时间内,组建谈判团队,拿出最理想的谈判方案。进入大四,边学道记不得自己逃了多少节课了。

    从大三开始,边学道就挑课上了。喜欢的,会去听听,看着是毕业后用不上的,除了开学第一堂课和最后一堂课去,平时基不去。

    逃课的事,陈建能罩住的,就陈建罩。陈建罩不住的,到学期末,就给任课教授送礼,求情的话,自己正在校外创业,学校里的诚信自行车就是自己搞的。

    教授们通常会问问诚信自行车的细节,见边学道得头头是道,大多就会无惊无险过关,只是分都不高。

    昨晚因为看到1排名上升了,加上一酒精作用,边学道兴奋得后半夜才睡着。

    早上。

    看着边学道的鞋还在门口,蔡姐从进门就蹑手蹑脚的。

    蔡姐是真的很珍惜这份工作。

    虽然工作时间不固定,有时候晚上等沈馥要等到很晚,但边学道在来就偏高的工资里每天都给她加了1块钱的打车费。

    而且沈馥面冷心热,几次回来晚,都在路上买了吃的,让蔡姐带回家。

    这样的雇主,大方,规矩少,从不挑这挑那,待人和气,比在医院当护工舒心多了。

    可是蔡姐却不太愿意跟边学道打照面。

    边学道跟她儿子年纪相仿,可是因为雇佣关系,跟边学道话时,蔡姐总是觉得很别扭。所以,除了开工资的日子,蔡姐都尽量避着边学道。

    简单收拾一下客厅,见天气晴好,蔡姐推着沈老师出门了。

    于是,对边学道来,又是一个睡觉睡到自然醒的上午。

    刚在床上睁眼睛想了一会儿中午吃什么,手机响了。

    接起来。

    里面传来一个爽朗的中年男音:“喂,是边学道边先生吗?我是……”

    对着手机,边学道“嗯、嗯、啊、啊、好的、好的、让我想想、再见”,了一堆,放下手机,他坐在床尾,呆了好半响。

    忽然,边学道重重仰躺在床上,两手握拳,一下一下砸着床垫子。

    终于!

    终于等来了一个重量级it公司表示对1感兴趣的电话。

    果然是因为排名问题,足足比记忆中前世的收购晚了几个月,但好歹是等到了。

    互联这个圈子里没有秘密,既然1升进前5能吸引来第一个试探者,边学道相信,随后他会接到更多类似电话。

    像商量好的一样,到下午,边学道接到了数家络公司的电话,表达了收购1的意愿。

    边学道给的答复是一样的:“让我考虑一下。”

    其实,他在等。

    等百度,等百度联系他。

    百度早就表示,上市只会选择纳斯达克,而挂牌纳斯达克的一项硬性指标即上市公司的“盘子”不能少于亿美金。

    此前,百度因“盘子”较,在纳斯达克上市受阻。收购1,有利于百度将“盘子”做大,打通通往纳斯达克的道路。

    有前世记忆作参考,边学道清楚,自己手里的导航页,只有卖给百度,才能真正要上价钱,并且迅速出手。

    卖给其他公司,谈判可能会很艰难,周期也难以预计。

    飘飘忽忽地过了一天,也没等到百度的电话,然而边学道知道,百度一定会找他。

    百度老板李彦宏的理念是,互联用户可分为两极:一端是搜索引擎的使用者,一端是导航站的使用者。随着互联用户的增加,导航站的使用率、用户数还会增长,其中有一部分会转变到使用搜索引擎。

    百度围绕着搜索衍生了一些新的频道,在高端的页检索领域稳居老大的位置。

    如果收购了1,就可以把搜索引擎的使用者和导航站的使用者,这两块最大的互联人群都揽入自己的怀中,将使百度在以站浏览为主要习惯的民群体中获得绝对优势。

    还有一,百度上市在即,收购龙头导航页,是百度上市前的一项重要的准备工作。

    所以,百度一定会找他。

    当然,百度可能也会联系ha1的拥有人。

    然而在百度的收购计划中,1是绝对主角。

    alea上4多名的差距,以及前5名,里程碑性质的名次,注定了ha1失去了跟边学道平等竞争的机会。

    一夜无眠。

    第二天早上,想了一晚上的边学道,还是精神奕奕的。

    实在睡不着,他早早地换了运动服,没有开灯,坐在客厅沙发上等天亮,准备去跑步。

    东屋一阵脚步声,然后门响,沈馥拎着沈老师的纸尿裤,走进了卫生间。

    从卫生间里出来,沈馥看见了沙发上的边学道。

    她明显愣了一下,然后心地走过来,看着边学道,问:“你不睡觉,在这干什么?”

    边学道:“睡不着,等天亮。”

    沈馥头,没话,回了东屋。

    窗外的天光,一变白。

    边学道依然静静坐在沙发上,目不转睛地看着窗外的世界。

    在由暗转明这一段时间里,边学道反复想了如果百度找他,他该怎么谈?他该要多少钱?他该表现出一种什么样的交易心理。

    沈馥从东屋出来,准备去买早餐。

    走过来看了一眼边学道,什么都没问,穿上外套,开门走了。

    直到听见沈馥的关门声,边学道才好似从虚空中清醒,他慢慢起身,走回自己的卧室,脱掉运动服,钻进被窝,没用多久,就进入了梦乡。

    在梦中,他仿佛听到一阵电话铃声,忽近忽远。

    边学道一下坐起来,抄起椅子上的手机,也没看号,直接接通:“喂……”

    “你好,我是……”

    边学道听了好一会儿,镇定地:“这么,不透。你们派个人来,到松江跟我面谈吧。”

    “我请示一下再给你回复。”

    百度终于找上门了。

    边学道没心情玩欲擒故纵,也没钱玩三顾茅庐。

    要知道,前世的ha1是一骑绝尘,所以ha1才有资拒绝几家公司的收购建议。

    可是今世,自己手里的1唯一的资,不过是46名的名次。

    更关键的是,边学道从心底里没有继续经营1的打算。这个站,从始至终,属性定义都是边学道的第一桶金。

    互联里再怎么风起云涌,他都不关心,他只关心房价又涨了多少,敢为俱乐部的用地什么时候能批下来。

    一千道一万,他志不在互联。

    一个时后,刚才的号码再次打了过来:“边先生,我一个姓夏的同事马上会跟你联系,他的手机号是……”

    十分钟后,边学道接到一个自称是夏挺的电话,夏挺他受百度公司委派,将来松江跟边学道面谈1的具体收购事宜。

    夏挺告诉他,明天早上他就能到松江。

    明天,是沈馥和李裕在动力火车松江演唱会登台的日子,看样子,晚上要提前跟李裕和沈馥打招呼了。

    收拾了一下,边学道回99找李裕,结果李裕不在寝室,艾峰李裕已经好一阵子没在寝室住了。

    在寝室楼下,边学道拨通了李裕的电话。

    “你在哪呢?”

    电话里李裕的声音有闷,似乎感冒了:“在家呢,一会儿去演出现场。”

    “你感冒了?”边学道问。

    李裕:“鼻子有堵,刚吃了药。”

    边学道问:“你鼻子这样,明天怎么办?跟沈馥了吗?”

    李裕:“没跟她。我没事,坚持坚持就过去了。她很在乎这次演出,天天玩命练,我不能这时候泄她的气。”

    边学道还想:“可是……”

    李裕:“放心吧,没事,你找我有事?”

    边学道到嘴边的话,没有出口。

    确切地,李裕是在帮他的忙。

    家里发生变故了,李裕没跟他退出演出。身体病了,李裕也没跟他退出。

    现在,他怎么能跟李裕“明天我可能去不了现场了”?

    边学道对着电话:“没别的事,就是问问你明天的演出准备怎么样了。”

    李裕:“除了登台经验,沈馥几乎可以算是专业级的,我主要是配合她。今晚好好睡一觉,明天肯定完美表现。”

    边学道:“好,明天我去给你俩捧场。”

    李裕:“你也不是什么名人,捧个屁场。”

    边学道:“你这么,那我不去了。”

    李裕:“你要是敢不来,我晚上砸你家玻璃去。”

    两人又扯了会儿皮,挂断电话,紧了紧风衣,边学道向校门口走去。

    跟李裕打电话之前,边学道原打算自己跟百度方面派来的人接触,无论朋友还是下属都不告诉,一切都在秘密状态下进行。

    李裕一句无心的话,醒了边学道,这么大的站收购案,想秘密进行完不可能。

    边学道自己不,百度肯定也要向外界公布,毕竟收购1是百度打通通往纳斯达克道路上的重要一环。

    一旦消息发布,千万级的交易额,一定会让边学道一夜成名。

    边学道之前想自己搞定,是想财不露白。

    现在他想明白了,这笔横财注定要天下皆知。

    既然瞒不住,就一定要借助身边人的力量,将这笔交易尽量谈得更成功一些。

    他要在最短时间内,组建谈判团队,拿出最理想的谈判方案。进入大四,边学道记不得自己逃了多少节课了。

    从大三开始,边学道就挑课上了。喜欢的,会去听听,看着是毕业后用不上的,除了开学第一堂课和最后一堂课去,平时基不去。

    逃课的事,陈建能罩住的,就陈建罩。陈建罩不住的,到学期末,就给任课教授送礼,求情的话,自己正在校外创业,学校里的诚信自行车就是自己搞的。

    教授们通常会问问诚信自行车的细节,见边学道得头头是道,大多就会无惊无险过关,只是分都不高。

    昨晚因为看到1排名上升了,加上一酒精作用,边学道兴奋得后半夜才睡着。

    早上。

    看着边学道的鞋还在门口,蔡姐从进门就蹑手蹑脚的。

    蔡姐是真的很珍惜这份工作。

    虽然工作时间不固定,有时候晚上等沈馥要等到很晚,但边学道在来就偏高的工资里每天都给她加了1块钱的打车费。

    而且沈馥面冷心热,几次回来晚,都在路上买了吃的,让蔡姐带回家。

    这样的雇主,大方,规矩少,从不挑这挑那,待人和气,比在医院当护工舒心多了。

    可是蔡姐却不太愿意跟边学道打照面。

    边学道跟她儿子年纪相仿,可是因为雇佣关系,跟边学道话时,蔡姐总是觉得很别扭。所以,除了开工资的日子,蔡姐都尽量避着边学道。

    简单收拾一下客厅,见天气晴好,蔡姐推着沈老师出门了。

    于是,对边学道来,又是一个睡觉睡到自然醒的上午。

    刚在床上睁眼睛想了一会儿中午吃什么,手机响了。

    接起来。

    里面传来一个爽朗的中年男音:“喂,是边学道边先生吗?我是……”

    对着手机,边学道“嗯、嗯、啊、啊、好的、好的、让我想想、再见”,了一堆,放下手机,他坐在床尾,呆了好半响。

    忽然,边学道重重仰躺在床上,两手握拳,一下一下砸着床垫子。

    终于!

    终于等来了一个重量级it公司表示对1感兴趣的电话。

    果然是因为排名问题,足足比记忆中前世的收购晚了几个月,但好歹是等到了。

    互联这个圈子里没有秘密,既然1升进前5能吸引来第一个试探者,边学道相信,随后他会接到更多类似电话。

    像商量好的一样,到下午,边学道接到了数家络公司的电话,表达了收购1的意愿。

    边学道给的答复是一样的:“让我考虑一下。”

    其实,他在等。

    等百度,等百度联系他。

    百度早就表示,上市只会选择纳斯达克,而挂牌纳斯达克的一项硬性指标即上市公司的“盘子”不能少于亿美金。

    此前,百度因“盘子”较,在纳斯达克上市受阻。收购1,有利于百度将“盘子”做大,打通通往纳斯达克的道路。

    有前世记忆作参考,边学道清楚,自己手里的导航页,只有卖给百度,才能真正要上价钱,并且迅速出手。

    卖给其他公司,谈判可能会很艰难,周期也难以预计。

    飘飘忽忽地过了一天,也没等到百度的电话,然而边学道知道,百度一定会找他。

    百度老板李彦宏的理念是,互联用户可分为两极:一端是搜索引擎的使用者,一端是导航站的使用者。随着互联用户的增加,导航站的使用率、用户数还会增长,其中有一部分会转变到使用搜索引擎。

    百度围绕着搜索衍生了一些新的频道,在高端的页检索领域稳居老大的位置。

    如果收购了1,就可以把搜索引擎的使用者和导航站的使用者,这两块最大的互联人群都揽入自己的怀中,将使百度在以站浏览为主要习惯的民群体中获得绝对优势。

    还有一,百度上市在即,收购龙头导航页,是百度上市前的一项重要的准备工作。

    所以,百度一定会找他。

    当然,百度可能也会联系ha1的拥有人。

    然而在百度的收购计划中,1是绝对主角。

    alea上4多名的差距,以及前5名,里程碑性质的名次,注定了ha1失去了跟边学道平等竞争的机会。

    一夜无眠。

    第二天早上,想了一晚上的边学道,还是精神奕奕的。

    实在睡不着,他早早地换了运动服,没有开灯,坐在客厅沙发上等天亮,准备去跑步。

    东屋一阵脚步声,然后门响,沈馥拎着沈老师的纸尿裤,走进了卫生间。

    从卫生间里出来,沈馥看见了沙发上的边学道。

    她明显愣了一下,然后心地走过来,看着边学道,问:“你不睡觉,在这干什么?”

    边学道:“睡不着,等天亮。”

    沈馥头,没话,回了东屋。

    窗外的天光,一变白。

    边学道依然静静坐在沙发上,目不转睛地看着窗外的世界。

    在由暗转明这一段时间里,边学道反复想了如果百度找他,他该怎么谈?他该要多少钱?他该表现出一种什么样的交易心理。

    沈馥从东屋出来,准备去买早餐。

    走过来看了一眼边学道,什么都没问,穿上外套,开门走了。

    直到听见沈馥的关门声,边学道才好似从虚空中清醒,他慢慢起身,走回自己的卧室,脱掉运动服,钻进被窝,没用多久,就进入了梦乡。

    在梦中,他仿佛听到一阵电话铃声,忽近忽远。

    边学道一下坐起来,抄起椅子上的手机,也没看号,直接接通:“喂……”

    “你好,我是……”

    边学道听了好一会儿,镇定地:“这么,不透。你们派个人来,到松江跟我面谈吧。”

    “我请示一下再给你回复。”

    百度终于找上门了。

    边学道没心情玩欲擒故纵,也没钱玩三顾茅庐。

    要知道,前世的ha1是一骑绝尘,所以ha1才有资拒绝几家公司的收购建议。

    可是今世,自己手里的1唯一的资,不过是46名的名次。

    更关键的是,边学道从心底里没有继续经营1的打算。这个站,从始至终,属性定义都是边学道的第一桶金。

    互联里再怎么风起云涌,他都不关心,他只关心房价又涨了多少,敢为俱乐部的用地什么时候能批下来。

    一千道一万,他志不在互联。

    一个时后,刚才的号码再次打了过来:“边先生,我一个姓夏的同事马上会跟你联系,他的手机号是……”

    十分钟后,边学道接到一个自称是夏挺的电话,夏挺他受百度公司委派,将来松江跟边学道面谈1的具体收购事宜。

    夏挺告诉他,明天早上他就能到松江。

    明天,是沈馥和李裕在动力火车松江演唱会登台的日子,看样子,晚上要提前跟李裕和沈馥打招呼了。

    收拾了一下,边学道回99找李裕,结果李裕不在寝室,艾峰李裕已经好一阵子没在寝室住了。

    在寝室楼下,边学道拨通了李裕的电话。

    “你在哪呢?”

    电话里李裕的声音有闷,似乎感冒了:“在家呢,一会儿去演出现场。”

    “你感冒了?”边学道问。

    李裕:“鼻子有堵,刚吃了药。”

    边学道问:“你鼻子这样,明天怎么办?跟沈馥了吗?”

    李裕:“没跟她。我没事,坚持坚持就过去了。她很在乎这次演出,天天玩命练,我不能这时候泄她的气。”

    边学道还想:“可是……”

    李裕:“放心吧,没事,你找我有事?”

    边学道到嘴边的话,没有出口。

    确切地,李裕是在帮他的忙。

    家里发生变故了,李裕没跟他退出演出。身体病了,李裕也没跟他退出。

    现在,他怎么能跟李裕“明天我可能去不了现场了”?

    边学道对着电话:“没别的事,就是问问你明天的演出准备怎么样了。”

    李裕:“除了登台经验,沈馥几乎可以算是专业级的,我主要是配合她。今晚好好睡一觉,明天肯定完美表现。”

    边学道:“好,明天我去给你俩捧场。”

    李裕:“你也不是什么名人,捧个屁场。”

    边学道:“你这么,那我不去了。”

    李裕:“你要是敢不来,我晚上砸你家玻璃去。”

    两人又扯了会儿皮,挂断电话,紧了紧风衣,边学道向校门口走去。

    跟李裕打电话之前,边学道原打算自己跟百度方面派来的人接触,无论朋友还是下属都不告诉,一切都在秘密状态下进行。

    李裕一句无心的话,醒了边学道,这么大的站收购案,想秘密进行完不可能。

    边学道自己不,百度肯定也要向外界公布,毕竟收购1是百度打通通往纳斯达克道路上的重要一环。

    一旦消息发布,千万级的交易额,一定会让边学道一夜成名。

    边学道之前想自己搞定,是想财不露白。

    现在他想明白了,这笔横财注定要天下皆知。

    既然瞒不住,就一定要借助身边人的力量,将这笔交易尽量谈得更成功一些。

    他要在最短时间内,组建谈判团队,拿出最理想的谈判方案。

【精彩东方文学 www.mymedsaccess.com】 提供武动乾坤等作品手打文字版最新章节首发,txt电子书格式免费下载欢迎注册收藏
百度风云榜小说:剑来 乡村艳妇 一念永恒 圣墟 好色小姨 永夜君王 龙王传说 太古神王 诱惑人的好嫂子 我真是大明星 校花的贴身高手 真武世界 剑王朝
Copyright © 2002-2018 www.mymedsaccess.com dafabet大发体育 All Rights Reserved.
小说手打文字版来自网络收集,喜欢本书请加入书架,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