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人回档 正文 第223章 名次上升

作者/庚不让 看小说文学作品上精彩东方文学 http://www.mymedsaccess.com ,就这么定了!
    第一次听李裕到具体情况,边学道也很无语。

    46辆出租车,加上房产,差不多上千万了,这么几个月就败光了,边学道都在怀疑,是不是李裕爸爸在外面养三四了。

    按就是****女人,也没见这么费钱的。

    难不成****的是女明星?他爸也不够格啊!离真土豪还差挺远呢!

    后座的沈馥一直没吭声,坐在那静静地听两人话。

    把边学道和沈馥送到楼下,李裕去找李薰了。

    上楼的时候,沈馥忽然问边学道:“李裕没事吧?”

    边学道:“家里的事,躲不开,绕不过,怎么都要扛住。”

    快到家门口了,沈馥拉住边学道:“找个地方坐一会儿,学校里的冷饮厅怎么样?”

    边学道盯着沈馥看了好一会儿:“随你。”

    冷饮厅里的灯光永远是昏暗的,似乎只有这样才能藏得住秘密。

    沈馥了一杯咖啡,边学道了一杯鲜榨果汁。然后两人对坐,相视无语。

    跟在车上一样,还是边学道先打破沉默:“有话跟我?”

    沈馥的表现有奇怪,侧耳听了好一会儿冷饮厅里的音乐,待到两人的东西都上齐了,摸着咖啡杯子:“就是想找个人坐坐,不是有话要跟你,你不介意吧?”

    边学道笑了笑:“不介意,很荣幸。”

    沈馥忽然想到什么一样,从包里拿出几张演唱会的门票,递给边学道:“组织方给我的,我在松江没什么人好送,都给你吧,跟同学一起来看看。”

    尽管边学道早就安排俱乐部买了一批门票赠送给高v优质客户和活跃客户,手里不缺票,但沈馥一片好意,他没多,笑呵呵地接过来,:“谢谢了。”

    两人边听音乐边喝东西,偶尔对视一眼,然后错开。

    沈馥开口了:“知道我为什么这么拼命吗?”

    边学道头:“能猜到一儿。”

    沈馥目光落在边学道的杯子上:“谢谢你帮我。”

    边学道笑呵呵地:“我们这是互惠互助。”

    沈馥继续:“替我谢谢李裕,有需要我帮忙的,告诉我。”

    边学道:“一定。”

    两人无话。

    边学道想着怎么帮帮李裕,沈馥的眼睛在隔间周围的墙上逡巡。

    没一会儿,边学道刚想到思路,沈馥忽然问边学道:“你女朋友叫什么名?”

    边学道想也没想地:“单娆。”

    沈馥指着右侧墙上一处字迹:“这是你俩写上去的?”

    边学道听了,没反应过来:“啊?你什么?”

    沈馥冲他使了一个眼色:“你自己过来看。”

    边学道凑过来,找到墙上沈馥的地方,呆住了。

    墙上用黑色笔写着:娆娆爱学道4

    这名字、这笔迹,边学道确定,就是单娆写的。

    可是单娆什么时候写上去的?

    见边学道的表情,沈馥轻声问他:“你不知道这里写的字?”

    边学道深深看了几眼墙上的字,坐回椅子,眼睛里像藏着深深的回忆的漩涡,:“我不知道,肯定是单娆偷偷写的。”

    沈馥:“上次在主楼天台,忘了问你和你女朋友的事,介意吗?我今天就想跟人话。”

    边学道推开包间拉门,冲前台喊:“服务员来一下。”

    服务员进到包间,边学道要了六瓶啤酒。

    等服务员把啤酒送进来,拉上拉门,边学道冲沈馥:“算上这次,大学三年半,我一共喝过三次酒,一次在北戴河,两次跟你。在别人面前,我基不喝酒。”

    沈馥:“是因为我年纪大,你觉得我比孩可靠吗?”

    边学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沈馥接过边学道启开的啤酒,喝了一口,:“刚才你北戴河,就从北戴河起吧。”

    边学道也喝了一口酒,:“那不行,就得从头。”

    这一晚,在冷饮厅包间里,边学道和沈馥了很多话。他将自己和单娆,从相遇到相爱到暂时天各一方,了个七七八八。

    在一些边学道语焉不详的地方,沈馥会问上几句,大多数时间她都是在倾听。

    两人喝得都很有节制,偶尔碰一下杯,也都是各自随意。

    沈馥问边学道:“她在北京有那么体面的工作,你却在松江铺下这么大一摊子,以后怎么办你想好了吗?”

    边学道:“现在交通这么发达,再松江到北京也不太远,想去就去了,想见面就见面了,有什么好想的?”

    沈馥看着自己杯里的酒:“你不实话。”

    边学道:“实话也没什么。我们都还年轻,暂时分开,各自奋斗几年,谁的事业更成功,就向谁靠拢。”

    “我有我的规划,我有我的梦想,几年内,我还是会扎根松江,一步步走我的路。我和单娆的人生都还很长,也许各自走走停停,某一天又会在一个想不到的地方相遇。”

    沈馥:“你真是这么想的?”

    一口将杯里的酒喝净,见自己的三瓶都已经空了,边学道拿起沈馥面前的酒瓶,问也没问,把自己的杯子倒满,:“世事难料,还是随缘吧。”

    沈馥问:“随缘?”

    边学道继续:“单娆的岗位是我报的,她几次上报纸,归根结底都与我有关,走到今天这一步,可以都是无心插柳。命运有时像一种绳结,是挣扎,捆得紧,所以,该松弛时要松弛,对人对己都好。”

    沈馥将边学道最后这句话琢磨了好一会儿,:“好像有歪理,从哪儿看到的?”

    边学道:“报纸上。”

    沈馥:“你还看报纸?”

    边学道:“当然看,看得还不少呢。”

    沈馥问边学道:“还喝吗?”

    边学道:“不喝了,今天已经破戒了。”

    沈馥:“除了喝酒,你还有什么戒?”

    边学道:“等我想到了告诉你。”

    两人刚进家门,边学道手机响了。

    一看是家里电话,边学道心里就是一紧。

    边爸边妈很少晚上这个时间给他电话,除非是什么紧急的事。

    接起来,是边妈,了几句,边学道悬着的心放下来了。

    边妈问边学道接没接到他五叔家老幺的电话。

    边学道一下想到了边学德。

    边妈跟边学道:“学德前几年在外面当学徒,学修车,前阵子领回家一个女孩,跟家里要结婚。你五叔五婶一问,女孩从没父母,是跟着姑姑长大的,十几岁就出来讨生活。”

    “这样的家庭情况,你五婶什么都不同意,学德犯了倔脾气,领着女孩一声不吭走了,是去了松江。他回家前,路过咱家,来看了你爸我俩,还买了东西,提起你时,跟我要了你的手机号。最近他要是联系你,你劝劝他。”

    边学道笑呵呵地:“行啊,他要是找我,我就跟他聊聊。你和我爸身体都挺好的吧?”

    边妈:“少装孝顺,我不给你打,你半个月也不来个电话。”

    边学道赶紧赔礼:“真是忙忘了,这回一定记住,一周两个电话,不,一周七个电话!”

    放下电话,等沈馥在卫生间洗漱完,边学道进去收拾一圈,去了书房。

    好一阵子没看1排名了,坐下来,打开电脑,找出收藏的址,进去一看……

    46名!第一次听李裕到具体情况,边学道也很无语。

    46辆出租车,加上房产,差不多上千万了,这么几个月就败光了,边学道都在怀疑,是不是李裕爸爸在外面养三四了。

    按就是****女人,也没见这么费钱的。

    难不成****的是女明星?他爸也不够格啊!离真土豪还差挺远呢!

    后座的沈馥一直没吭声,坐在那静静地听两人话。

    把边学道和沈馥送到楼下,李裕去找李薰了。

    上楼的时候,沈馥忽然问边学道:“李裕没事吧?”

    边学道:“家里的事,躲不开,绕不过,怎么都要扛住。”

    快到家门口了,沈馥拉住边学道:“找个地方坐一会儿,学校里的冷饮厅怎么样?”

    边学道盯着沈馥看了好一会儿:“随你。”

    冷饮厅里的灯光永远是昏暗的,似乎只有这样才能藏得住秘密。

    沈馥了一杯咖啡,边学道了一杯鲜榨果汁。然后两人对坐,相视无语。

    跟在车上一样,还是边学道先打破沉默:“有话跟我?”

    沈馥的表现有奇怪,侧耳听了好一会儿冷饮厅里的音乐,待到两人的东西都上齐了,摸着咖啡杯子:“就是想找个人坐坐,不是有话要跟你,你不介意吧?”

    边学道笑了笑:“不介意,很荣幸。”

    沈馥忽然想到什么一样,从包里拿出几张演唱会的门票,递给边学道:“组织方给我的,我在松江没什么人好送,都给你吧,跟同学一起来看看。”

    尽管边学道早就安排俱乐部买了一批门票赠送给高v优质客户和活跃客户,手里不缺票,但沈馥一片好意,他没多,笑呵呵地接过来,:“谢谢了。”

    两人边听音乐边喝东西,偶尔对视一眼,然后错开。

    沈馥开口了:“知道我为什么这么拼命吗?”

    边学道头:“能猜到一儿。”

    沈馥目光落在边学道的杯子上:“谢谢你帮我。”

    边学道笑呵呵地:“我们这是互惠互助。”

    沈馥继续:“替我谢谢李裕,有需要我帮忙的,告诉我。”

    边学道:“一定。”

    两人无话。

    边学道想着怎么帮帮李裕,沈馥的眼睛在隔间周围的墙上逡巡。

    没一会儿,边学道刚想到思路,沈馥忽然问边学道:“你女朋友叫什么名?”

    边学道想也没想地:“单娆。”

    沈馥指着右侧墙上一处字迹:“这是你俩写上去的?”

    边学道听了,没反应过来:“啊?你什么?”

    沈馥冲他使了一个眼色:“你自己过来看。”

    边学道凑过来,找到墙上沈馥的地方,呆住了。

    墙上用黑色笔写着:娆娆爱学道4

    这名字、这笔迹,边学道确定,就是单娆写的。

    可是单娆什么时候写上去的?

    见边学道的表情,沈馥轻声问他:“你不知道这里写的字?”

    边学道深深看了几眼墙上的字,坐回椅子,眼睛里像藏着深深的回忆的漩涡,:“我不知道,肯定是单娆偷偷写的。”

    沈馥:“上次在主楼天台,忘了问你和你女朋友的事,介意吗?我今天就想跟人话。”

    边学道推开包间拉门,冲前台喊:“服务员来一下。”

    服务员进到包间,边学道要了六瓶啤酒。

    等服务员把啤酒送进来,拉上拉门,边学道冲沈馥:“算上这次,大学三年半,我一共喝过三次酒,一次在北戴河,两次跟你。在别人面前,我基不喝酒。”

    沈馥:“是因为我年纪大,你觉得我比孩可靠吗?”

    边学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沈馥接过边学道启开的啤酒,喝了一口,:“刚才你北戴河,就从北戴河起吧。”

    边学道也喝了一口酒,:“那不行,就得从头。”

    这一晚,在冷饮厅包间里,边学道和沈馥了很多话。他将自己和单娆,从相遇到相爱到暂时天各一方,了个七七八八。

    在一些边学道语焉不详的地方,沈馥会问上几句,大多数时间她都是在倾听。

    两人喝得都很有节制,偶尔碰一下杯,也都是各自随意。

    沈馥问边学道:“她在北京有那么体面的工作,你却在松江铺下这么大一摊子,以后怎么办你想好了吗?”

    边学道:“现在交通这么发达,再松江到北京也不太远,想去就去了,想见面就见面了,有什么好想的?”

    沈馥看着自己杯里的酒:“你不实话。”

    边学道:“实话也没什么。我们都还年轻,暂时分开,各自奋斗几年,谁的事业更成功,就向谁靠拢。”

    “我有我的规划,我有我的梦想,几年内,我还是会扎根松江,一步步走我的路。我和单娆的人生都还很长,也许各自走走停停,某一天又会在一个想不到的地方相遇。”

    沈馥:“你真是这么想的?”

    一口将杯里的酒喝净,见自己的三瓶都已经空了,边学道拿起沈馥面前的酒瓶,问也没问,把自己的杯子倒满,:“世事难料,还是随缘吧。”

    沈馥问:“随缘?”

    边学道继续:“单娆的岗位是我报的,她几次上报纸,归根结底都与我有关,走到今天这一步,可以都是无心插柳。命运有时像一种绳结,是挣扎,捆得紧,所以,该松弛时要松弛,对人对己都好。”

    沈馥将边学道最后这句话琢磨了好一会儿,:“好像有歪理,从哪儿看到的?”

    边学道:“报纸上。”

    沈馥:“你还看报纸?”

    边学道:“当然看,看得还不少呢。”

    沈馥问边学道:“还喝吗?”

    边学道:“不喝了,今天已经破戒了。”

    沈馥:“除了喝酒,你还有什么戒?”

    边学道:“等我想到了告诉你。”

    两人刚进家门,边学道手机响了。

    一看是家里电话,边学道心里就是一紧。

    边爸边妈很少晚上这个时间给他电话,除非是什么紧急的事。

    接起来,是边妈,了几句,边学道悬着的心放下来了。

    边妈问边学道接没接到他五叔家老幺的电话。

    边学道一下想到了边学德。

    边妈跟边学道:“学德前几年在外面当学徒,学修车,前阵子领回家一个女孩,跟家里要结婚。你五叔五婶一问,女孩从没父母,是跟着姑姑长大的,十几岁就出来讨生活。”

    “这样的家庭情况,你五婶什么都不同意,学德犯了倔脾气,领着女孩一声不吭走了,是去了松江。他回家前,路过咱家,来看了你爸我俩,还买了东西,提起你时,跟我要了你的手机号。最近他要是联系你,你劝劝他。”

    边学道笑呵呵地:“行啊,他要是找我,我就跟他聊聊。你和我爸身体都挺好的吧?”

    边妈:“少装孝顺,我不给你打,你半个月也不来个电话。”

    边学道赶紧赔礼:“真是忙忘了,这回一定记住,一周两个电话,不,一周七个电话!”

    放下电话,等沈馥在卫生间洗漱完,边学道进去收拾一圈,去了书房。

    好一阵子没看1排名了,坐下来,打开电脑,找出收藏的址,进去一看……

    46名!第一次听李裕到具体情况,边学道也很无语。

    46辆出租车,加上房产,差不多上千万了,这么几个月就败光了,边学道都在怀疑,是不是李裕爸爸在外面养三四了。

    按就是****女人,也没见这么费钱的。

    难不成****的是女明星?他爸也不够格啊!离真土豪还差挺远呢!

    后座的沈馥一直没吭声,坐在那静静地听两人话。

    把边学道和沈馥送到楼下,李裕去找李薰了。

    上楼的时候,沈馥忽然问边学道:“李裕没事吧?”

    边学道:“家里的事,躲不开,绕不过,怎么都要扛住。”

    快到家门口了,沈馥拉住边学道:“找个地方坐一会儿,学校里的冷饮厅怎么样?”

    边学道盯着沈馥看了好一会儿:“随你。”

    冷饮厅里的灯光永远是昏暗的,似乎只有这样才能藏得住秘密。

    沈馥了一杯咖啡,边学道了一杯鲜榨果汁。然后两人对坐,相视无语。

    跟在车上一样,还是边学道先打破沉默:“有话跟我?”

    沈馥的表现有奇怪,侧耳听了好一会儿冷饮厅里的音乐,待到两人的东西都上齐了,摸着咖啡杯子:“就是想找个人坐坐,不是有话要跟你,你不介意吧?”

    边学道笑了笑:“不介意,很荣幸。”

    沈馥忽然想到什么一样,从包里拿出几张演唱会的门票,递给边学道:“组织方给我的,我在松江没什么人好送,都给你吧,跟同学一起来看看。”

    尽管边学道早就安排俱乐部买了一批门票赠送给高v优质客户和活跃客户,手里不缺票,但沈馥一片好意,他没多,笑呵呵地接过来,:“谢谢了。”

    两人边听音乐边喝东西,偶尔对视一眼,然后错开。

    沈馥开口了:“知道我为什么这么拼命吗?”

    边学道头:“能猜到一儿。”

    沈馥目光落在边学道的杯子上:“谢谢你帮我。”

    边学道笑呵呵地:“我们这是互惠互助。”

    沈馥继续:“替我谢谢李裕,有需要我帮忙的,告诉我。”

    边学道:“一定。”

    两人无话。

    边学道想着怎么帮帮李裕,沈馥的眼睛在隔间周围的墙上逡巡。

    没一会儿,边学道刚想到思路,沈馥忽然问边学道:“你女朋友叫什么名?”

    边学道想也没想地:“单娆。”

    沈馥指着右侧墙上一处字迹:“这是你俩写上去的?”

    边学道听了,没反应过来:“啊?你什么?”

    沈馥冲他使了一个眼色:“你自己过来看。”

    边学道凑过来,找到墙上沈馥的地方,呆住了。

    墙上用黑色笔写着:娆娆爱学道4

    这名字、这笔迹,边学道确定,就是单娆写的。

    可是单娆什么时候写上去的?

    见边学道的表情,沈馥轻声问他:“你不知道这里写的字?”

    边学道深深看了几眼墙上的字,坐回椅子,眼睛里像藏着深深的回忆的漩涡,:“我不知道,肯定是单娆偷偷写的。”

    沈馥:“上次在主楼天台,忘了问你和你女朋友的事,介意吗?我今天就想跟人话。”

    边学道推开包间拉门,冲前台喊:“服务员来一下。”

    服务员进到包间,边学道要了六瓶啤酒。

    等服务员把啤酒送进来,拉上拉门,边学道冲沈馥:“算上这次,大学三年半,我一共喝过三次酒,一次在北戴河,两次跟你。在别人面前,我基不喝酒。”

    沈馥:“是因为我年纪大,你觉得我比孩可靠吗?”

    边学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沈馥接过边学道启开的啤酒,喝了一口,:“刚才你北戴河,就从北戴河起吧。”

    边学道也喝了一口酒,:“那不行,就得从头。”

    这一晚,在冷饮厅包间里,边学道和沈馥了很多话。他将自己和单娆,从相遇到相爱到暂时天各一方,了个七七八八。

    在一些边学道语焉不详的地方,沈馥会问上几句,大多数时间她都是在倾听。

    两人喝得都很有节制,偶尔碰一下杯,也都是各自随意。

    沈馥问边学道:“她在北京有那么体面的工作,你却在松江铺下这么大一摊子,以后怎么办你想好了吗?”

    边学道:“现在交通这么发达,再松江到北京也不太远,想去就去了,想见面就见面了,有什么好想的?”

    沈馥看着自己杯里的酒:“你不实话。”

    边学道:“实话也没什么。我们都还年轻,暂时分开,各自奋斗几年,谁的事业更成功,就向谁靠拢。”

    “我有我的规划,我有我的梦想,几年内,我还是会扎根松江,一步步走我的路。我和单娆的人生都还很长,也许各自走走停停,某一天又会在一个想不到的地方相遇。”

    沈馥:“你真是这么想的?”

    一口将杯里的酒喝净,见自己的三瓶都已经空了,边学道拿起沈馥面前的酒瓶,问也没问,把自己的杯子倒满,:“世事难料,还是随缘吧。”

    沈馥问:“随缘?”

    边学道继续:“单娆的岗位是我报的,她几次上报纸,归根结底都与我有关,走到今天这一步,可以都是无心插柳。命运有时像一种绳结,是挣扎,捆得紧,所以,该松弛时要松弛,对人对己都好。”

    沈馥将边学道最后这句话琢磨了好一会儿,:“好像有歪理,从哪儿看到的?”

    边学道:“报纸上。”

    沈馥:“你还看报纸?”

    边学道:“当然看,看得还不少呢。”

    沈馥问边学道:“还喝吗?”

    边学道:“不喝了,今天已经破戒了。”

    沈馥:“除了喝酒,你还有什么戒?”

    边学道:“等我想到了告诉你。”

    两人刚进家门,边学道手机响了。

    一看是家里电话,边学道心里就是一紧。

    边爸边妈很少晚上这个时间给他电话,除非是什么紧急的事。

    接起来,是边妈,了几句,边学道悬着的心放下来了。

    边妈问边学道接没接到他五叔家老幺的电话。

    边学道一下想到了边学德。

    边妈跟边学道:“学德前几年在外面当学徒,学修车,前阵子领回家一个女孩,跟家里要结婚。你五叔五婶一问,女孩从没父母,是跟着姑姑长大的,十几岁就出来讨生活。”

    “这样的家庭情况,你五婶什么都不同意,学德犯了倔脾气,领着女孩一声不吭走了,是去了松江。他回家前,路过咱家,来看了你爸我俩,还买了东西,提起你时,跟我要了你的手机号。最近他要是联系你,你劝劝他。”

    边学道笑呵呵地:“行啊,他要是找我,我就跟他聊聊。你和我爸身体都挺好的吧?”

    边妈:“少装孝顺,我不给你打,你半个月也不来个电话。”

    边学道赶紧赔礼:“真是忙忘了,这回一定记住,一周两个电话,不,一周七个电话!”

    放下电话,等沈馥在卫生间洗漱完,边学道进去收拾一圈,去了书房。

    好一阵子没看1排名了,坐下来,打开电脑,找出收藏的址,进去一看……

    46名!

【精彩东方文学 www.mymedsaccess.com】 提供武动乾坤等作品手打文字版最新章节首发,txt电子书格式免费下载欢迎注册收藏
百度风云榜小说:剑来 乡村艳妇 一念永恒 圣墟 好色小姨 永夜君王 龙王传说 太古神王 诱惑人的好嫂子 我真是大明星 校花的贴身高手 真武世界 剑王朝
Copyright © 2002-2018 www.mymedsaccess.com dafabet大发体育 All Rights Reserved.
小说手打文字版来自网络收集,喜欢本书请加入书架,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