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人回档 正文 第215章 憋不住了

作者/庚不让 看小说文学作品上精彩东方文学 http://www.mymedsaccess.com ,就这么定了!
    边学道认识廖蓼的时间不短,但从没见廖蓼这样笑过,那实在是一种难以用语言形容的表情,笑容里透着强烈的洒脱。

    见廖蓼心有定见,边学道不再多。

    廖蓼:“我不想跟你争辩这个问题,也不想立刻服你。有机会的话,还是出去走走看看吧,很多东西要用眼睛、耳朵、大脑进行对比,才能出判断高低。”

    边学道也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会有机会的。我还想着6年去德国看世界杯呢!你要是去英国留学,就找你帮我订球票。”

    廖蓼没想到边学道思维这么跳跃,怎么一下就蹦到6年了。

    这也是边学道跟身边绝大多数人不一样的地方。

    其他人都是活在眼下,最多能规划出两三年的人生,因为未来对他们而言有太多未知。

    边学道则不同,他的目光时时盯着未来,盯着他前世经历过的每一个时间节。

    得文雅,重生之后的边学道,拥有的最大财富可以用一个词来归结,那就是“远见。”

    边学道结了账,两人并肩向学校走。

    跟去时的别扭气氛比,回来时两人之间的感觉好多了。

    廖蓼跟边学道了不少留学前的各种准备工作,反复劝边学道:“有机会一定要出去走一走看一看,才对得起自己,才知道哪里的生活最适合自己。”

    听着廖蓼的话,边学道莫名想到了满世界转悠的傅采宁。

    虽然还没见过傅采宁,但边学道猜她身上的气质肯定跟廖蓼有某种共同。

    到家的时候,在门口看到了沈馥的鞋。

    边学道有奇怪,沈馥最近很少这么早回来。

    在饭店时,边学道就憋了一泡尿,去了两次卫生间都有人,门口还排了四五个,也不知道这个饭店的男厕怎么火爆成这样。

    饭店离学校不太远,他就想回家再上。

    结果到家发现,沈馥在卫生间呢!

    听里面的声音,沈馥在洗澡。

    边学道觉得还能坚持一会儿,他脱了衣服,在沙发上看了一会儿电视,又去书房打开电脑查了一下1排名,接着又在卧室躺了一会儿……

    沈馥还在洗。

    真坚持不住了!

    边学道翻遍了冰箱和厨房,也没找到粗口饮料瓶,是矿泉水瓶。

    矿泉水瓶的瓶口也……太细了。

    又看了一圈,都是吃饭喝水用的盛器,这是自己家,不忍心糟害东西。

    没办法,边学道穿鞋,披上衣服,开门下楼。

    他记得楼下有个拐角挺避风的,在路灯光照边缘,是个开闸放水的去处。

    实在是太急了!

    边学道憋着气,一路下楼,见附近没什么人,解开腰带,拎着裤子就奔拐角去了。

    眼看到地方了,不想拐角里靠墙站着俩个人,正搂抱在一起,亲着嘴……

    热情中的两个人听到了边学道的脚步声,女的推了男的一把,男的回头。

    然后看到了腰带解开,拎着裤子的边学道……

    搂抱着的男女一下就分开了。

    女的还算冷静,男的带着颤音问边学道:“你……你要干什么?”

    边学道这下看清了,男的他不认识,女的是宋佳。

    这算什么事儿啊!

    反正黑灯瞎火的,这个距离对面闻不到酒味儿,边学道立刻装醉,大着舌头:“不……不好意思……喝……喝多了,没看着,你们继续,我换个地方……方尿……”

    宋佳认出了边学道,可是这个情形,她也不好意思什么。

    见边学道转身走了,跟宋佳亲热的男生来了劲头:“操,就是这****走的快,不然我肯定揍他,眼睛长裤裆里了?”

    宋佳忽然就没了兴致,把男生在她胸前摸索的手拿开,:“我冷了,回去吧。”

    男生听了,有不高兴,咬咬牙:“要不今晚去我哥们租的房子,让他包宿去。”

    宋佳没来由就心酸了,心想自己这大半年是怎么了?

    刚才她看得分明,边学道认出了她,可是眼睛里没有一感情,像是看一个陌生人。

    “他一定从心里看不起自己。”宋佳想着,就流出了眼泪。

    男生一下慌了。

    嘴里着:“好好的,怎么突然哭了?”

    边着,边从兜里往外掏东西。

    东西掏出来,是纸。不过不是袋装的纸巾,而是撕下来的卷纸,不知道在兜里揣了多长时间,乱糟糟一团。

    男生拿着纸往宋佳脸上擦,宋佳一把打开男生的手。

    “我回去了,不用你送了。”完,宋佳向宿舍区走去。

    男生站在原地,盯着宋佳的背影看了一会儿,把手里的纸又揣回兜,掏出电话,拨了一个号,放在耳边,等电话通了,:“今晚不行了,怎么她都不去……操,上次让你一起上,你胆,错过机会了吧……没事,放心,你把药准备好,这周末我肯定把人给你带去……准备好钱,4一次……”

    边学道回到家,沈馥已经洗完澡了,正在用吹风机吹头发。

    看见边学道回来,沈馥明显一愣。

    边学道看见沈老师居然也没睡,坐在轮椅上,在客厅里看电视。就跟两人打了声招呼,脱下外衣,到卫生间洗漱。

    看见边学道进了卫生间,沈馥有不知所措地站在原地。

    刚才洗澡时她听到了开门声。

    沈馥是学音乐的,对节奏敏感,连带着,对人的脚步声也敏感。

    隔着卫生间门,听客厅里的步伐,就知道是边学道回来了。

    听着边学道在几个屋转了一圈,又走了,沈馥猜边学道是回来取东西。一般这个时间出去,八成是去寝室了,晚上应该不会回来。

    所以沈馥把沈老师推到了客厅,自己也在客厅,边吹头发边看电视。

    最关键的是,因为估计边学道晚上不会回来了,沈馥放松了,刚把换下来的****放进卫生间,准备吹完头发,歇一歇就去洗。

    边学道在卫生间洗了一把脸,回头找毛巾的时候,看到了沈馥准备洗的一堆衣物。

    把脸上的水擦干净,扭头看看卫生间的门,锁着呢,边学道仔细地盯着那堆衣服看了一会儿,似乎都能闻到一股若有若无的女人体香。

    看边学道神色如常地从卫生间出来,回了自己的卧室,沈馥立刻冲进卫生间,把准备洗的衣服都抱回东屋。

    隔了一会儿,又抱回卫生间,关上门,开始洗衣服。

    白天的时候,沈老师把床上的被子弄湿了,东屋阳台正晾着被子,没地方挂衣服。洗完衣服,沈馥直接晾在了卫生间,****照旧晾在浴帘里。

    躺在床上,一时睡不着,沈馥开始思考以后的生活。

    她这么玩命地编曲、练歌,这么在乎这次动力火车演唱会上登台的机会,无非是穷怕了,流浪怕了。

    带着妈妈东奔西走这一年多,沈馥深切明白了什么叫良田万顷不如一技傍身。

    她也有技术,她的音乐造诣很高,可是一年多里,让她引以为豪的音乐造诣,并没能让她过上安定的生活。

    应聘音乐学校、应聘音乐家教、应聘酒吧……除了街头卖艺,能试的沈馥都试过了,她一次又一次失望,一次又一次迷茫,甚至受伤。

    为了能赚到钱,沈馥豁出去了。她不会再放过身边任何一个机会,哪怕是她从前最不想从事的行当,当歌手。

    至于合住的年轻房东,沈馥也想开了。

    既然住在一个屋檐下,就别想太多,很多事情,是遮掩,是显眼。边学道这个男生基算是一个正人君子,上次卫生间的事可能是一时冲动。

    再,沈馥的目标不是松江,而是动力火车北京那场演唱会。

    李裕最近被家里的事情牵扯得心不在焉,如果真能去北京,目前沈馥身边,边学道是接替李裕最理想的人选。

    直觉告诉沈馥,边学道身上还有很多音乐资源可以挖掘,自己的成名之路,离不开这个人的支持。

    沈馥想着想着,就进入了梦乡。

    在沈馥心底,藏着一个她自己都不敢触碰的念头:上次卫生间事件表明,边学道对她存在一定幻想,且不论这个是好是坏,如果能让边学道因为这件事,在她提出帮助要求时不好意思拒绝,那就是极大的助力。

    所以……以后可以时不时地在卫生间晾衣物,最好……还是性感一的。

    回到卧室,边学道很快就把卫生间里的一幕丢到一边了。

    如果真是岁的伙子,看到女人的内衣,可能会想入非非好久。然而他质上是有4年婚龄的中年男人,对一些东西的免疫力比毛头子强太多了。

    关上门,在床上躺了一会儿,边学道坐起来,继续修改马上开展的几套活动方案。

    边学道手底下,有干活跑腿的人,缺少谋篇布局的人。

    他这个当老板的固然要多想一些,可总不能事事躬亲。

    亲力亲为是美德,但不应是老板的常态属性,否则只能明一个团队内部人员构成不合理,再就是老板疑心太重。

    边学道决定扩充手下的管理层。边学道认识廖蓼的时间不短,但从没见廖蓼这样笑过,那实在是一种难以用语言形容的表情,笑容里透着强烈的洒脱。

    见廖蓼心有定见,边学道不再多。

    廖蓼:“我不想跟你争辩这个问题,也不想立刻服你。有机会的话,还是出去走走看看吧,很多东西要用眼睛、耳朵、大脑进行对比,才能出判断高低。”

    边学道也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会有机会的。我还想着6年去德国看世界杯呢!你要是去英国留学,就找你帮我订球票。”

    廖蓼没想到边学道思维这么跳跃,怎么一下就蹦到6年了。

    这也是边学道跟身边绝大多数人不一样的地方。

    其他人都是活在眼下,最多能规划出两三年的人生,因为未来对他们而言有太多未知。

    边学道则不同,他的目光时时盯着未来,盯着他前世经历过的每一个时间节。

    得文雅,重生之后的边学道,拥有的最大财富可以用一个词来归结,那就是“远见。”

    边学道结了账,两人并肩向学校走。

    跟去时的别扭气氛比,回来时两人之间的感觉好多了。

    廖蓼跟边学道了不少留学前的各种准备工作,反复劝边学道:“有机会一定要出去走一走看一看,才对得起自己,才知道哪里的生活最适合自己。”

    听着廖蓼的话,边学道莫名想到了满世界转悠的傅采宁。

    虽然还没见过傅采宁,但边学道猜她身上的气质肯定跟廖蓼有某种共同。

    到家的时候,在门口看到了沈馥的鞋。

    边学道有奇怪,沈馥最近很少这么早回来。

    在饭店时,边学道就憋了一泡尿,去了两次卫生间都有人,门口还排了四五个,也不知道这个饭店的男厕怎么火爆成这样。

    饭店离学校不太远,他就想回家再上。

    结果到家发现,沈馥在卫生间呢!

    听里面的声音,沈馥在洗澡。

    边学道觉得还能坚持一会儿,他脱了衣服,在沙发上看了一会儿电视,又去书房打开电脑查了一下1排名,接着又在卧室躺了一会儿……

    沈馥还在洗。

    真坚持不住了!

    边学道翻遍了冰箱和厨房,也没找到粗口饮料瓶,是矿泉水瓶。

    矿泉水瓶的瓶口也……太细了。

    又看了一圈,都是吃饭喝水用的盛器,这是自己家,不忍心糟害东西。

    没办法,边学道穿鞋,披上衣服,开门下楼。

    他记得楼下有个拐角挺避风的,在路灯光照边缘,是个开闸放水的去处。

    实在是太急了!

    边学道憋着气,一路下楼,见附近没什么人,解开腰带,拎着裤子就奔拐角去了。

    眼看到地方了,不想拐角里靠墙站着俩个人,正搂抱在一起,亲着嘴……

    热情中的两个人听到了边学道的脚步声,女的推了男的一把,男的回头。

    然后看到了腰带解开,拎着裤子的边学道……

    搂抱着的男女一下就分开了。

    女的还算冷静,男的带着颤音问边学道:“你……你要干什么?”

    边学道这下看清了,男的他不认识,女的是宋佳。

    这算什么事儿啊!

    反正黑灯瞎火的,这个距离对面闻不到酒味儿,边学道立刻装醉,大着舌头:“不……不好意思……喝……喝多了,没看着,你们继续,我换个地方……方尿……”

    宋佳认出了边学道,可是这个情形,她也不好意思什么。

    见边学道转身走了,跟宋佳亲热的男生来了劲头:“操,就是这****走的快,不然我肯定揍他,眼睛长裤裆里了?”

    宋佳忽然就没了兴致,把男生在她胸前摸索的手拿开,:“我冷了,回去吧。”

    男生听了,有不高兴,咬咬牙:“要不今晚去我哥们租的房子,让他包宿去。”

    宋佳没来由就心酸了,心想自己这大半年是怎么了?

    刚才她看得分明,边学道认出了她,可是眼睛里没有一感情,像是看一个陌生人。

    “他一定从心里看不起自己。”宋佳想着,就流出了眼泪。

    男生一下慌了。

    嘴里着:“好好的,怎么突然哭了?”

    边着,边从兜里往外掏东西。

    东西掏出来,是纸。不过不是袋装的纸巾,而是撕下来的卷纸,不知道在兜里揣了多长时间,乱糟糟一团。

    男生拿着纸往宋佳脸上擦,宋佳一把打开男生的手。

    “我回去了,不用你送了。”完,宋佳向宿舍区走去。

    男生站在原地,盯着宋佳的背影看了一会儿,把手里的纸又揣回兜,掏出电话,拨了一个号,放在耳边,等电话通了,:“今晚不行了,怎么她都不去……操,上次让你一起上,你胆,错过机会了吧……没事,放心,你把药准备好,这周末我肯定把人给你带去……准备好钱,4一次……”

    边学道回到家,沈馥已经洗完澡了,正在用吹风机吹头发。

    看见边学道回来,沈馥明显一愣。

    边学道看见沈老师居然也没睡,坐在轮椅上,在客厅里看电视。就跟两人打了声招呼,脱下外衣,到卫生间洗漱。

    看见边学道进了卫生间,沈馥有不知所措地站在原地。

    刚才洗澡时她听到了开门声。

    沈馥是学音乐的,对节奏敏感,连带着,对人的脚步声也敏感。

    隔着卫生间门,听客厅里的步伐,就知道是边学道回来了。

    听着边学道在几个屋转了一圈,又走了,沈馥猜边学道是回来取东西。一般这个时间出去,八成是去寝室了,晚上应该不会回来。

    所以沈馥把沈老师推到了客厅,自己也在客厅,边吹头发边看电视。

    最关键的是,因为估计边学道晚上不会回来了,沈馥放松了,刚把换下来的****放进卫生间,准备吹完头发,歇一歇就去洗。

    边学道在卫生间洗了一把脸,回头找毛巾的时候,看到了沈馥准备洗的一堆衣物。

    把脸上的水擦干净,扭头看看卫生间的门,锁着呢,边学道仔细地盯着那堆衣服看了一会儿,似乎都能闻到一股若有若无的女人体香。

    看边学道神色如常地从卫生间出来,回了自己的卧室,沈馥立刻冲进卫生间,把准备洗的衣服都抱回东屋。

    隔了一会儿,又抱回卫生间,关上门,开始洗衣服。

    白天的时候,沈老师把床上的被子弄湿了,东屋阳台正晾着被子,没地方挂衣服。洗完衣服,沈馥直接晾在了卫生间,****照旧晾在浴帘里。

    躺在床上,一时睡不着,沈馥开始思考以后的生活。

    她这么玩命地编曲、练歌,这么在乎这次动力火车演唱会上登台的机会,无非是穷怕了,流浪怕了。

    带着妈妈东奔西走这一年多,沈馥深切明白了什么叫良田万顷不如一技傍身。

    她也有技术,她的音乐造诣很高,可是一年多里,让她引以为豪的音乐造诣,并没能让她过上安定的生活。

    应聘音乐学校、应聘音乐家教、应聘酒吧……除了街头卖艺,能试的沈馥都试过了,她一次又一次失望,一次又一次迷茫,甚至受伤。

    为了能赚到钱,沈馥豁出去了。她不会再放过身边任何一个机会,哪怕是她从前最不想从事的行当,当歌手。

    至于合住的年轻房东,沈馥也想开了。

    既然住在一个屋檐下,就别想太多,很多事情,是遮掩,是显眼。边学道这个男生基算是一个正人君子,上次卫生间的事可能是一时冲动。

    再,沈馥的目标不是松江,而是动力火车北京那场演唱会。

    李裕最近被家里的事情牵扯得心不在焉,如果真能去北京,目前沈馥身边,边学道是接替李裕最理想的人选。

    直觉告诉沈馥,边学道身上还有很多音乐资源可以挖掘,自己的成名之路,离不开这个人的支持。

    沈馥想着想着,就进入了梦乡。

    在沈馥心底,藏着一个她自己都不敢触碰的念头:上次卫生间事件表明,边学道对她存在一定幻想,且不论这个是好是坏,如果能让边学道因为这件事,在她提出帮助要求时不好意思拒绝,那就是极大的助力。

    所以……以后可以时不时地在卫生间晾衣物,最好……还是性感一的。

    回到卧室,边学道很快就把卫生间里的一幕丢到一边了。

    如果真是岁的伙子,看到女人的内衣,可能会想入非非好久。然而他质上是有4年婚龄的中年男人,对一些东西的免疫力比毛头子强太多了。

    关上门,在床上躺了一会儿,边学道坐起来,继续修改马上开展的几套活动方案。

    边学道手底下,有干活跑腿的人,缺少谋篇布局的人。

    他这个当老板的固然要多想一些,可总不能事事躬亲。

    亲力亲为是美德,但不应是老板的常态属性,否则只能明一个团队内部人员构成不合理,再就是老板疑心太重。

    边学道决定扩充手下的管理层。边学道认识廖蓼的时间不短,但从没见廖蓼这样笑过,那实在是一种难以用语言形容的表情,笑容里透着强烈的洒脱。

    见廖蓼心有定见,边学道不再多。

    廖蓼:“我不想跟你争辩这个问题,也不想立刻服你。有机会的话,还是出去走走看看吧,很多东西要用眼睛、耳朵、大脑进行对比,才能出判断高低。”

    边学道也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会有机会的。我还想着6年去德国看世界杯呢!你要是去英国留学,就找你帮我订球票。”

    廖蓼没想到边学道思维这么跳跃,怎么一下就蹦到6年了。

    这也是边学道跟身边绝大多数人不一样的地方。

    其他人都是活在眼下,最多能规划出两三年的人生,因为未来对他们而言有太多未知。

    边学道则不同,他的目光时时盯着未来,盯着他前世经历过的每一个时间节。

    得文雅,重生之后的边学道,拥有的最大财富可以用一个词来归结,那就是“远见。”

    边学道结了账,两人并肩向学校走。

    跟去时的别扭气氛比,回来时两人之间的感觉好多了。

    廖蓼跟边学道了不少留学前的各种准备工作,反复劝边学道:“有机会一定要出去走一走看一看,才对得起自己,才知道哪里的生活最适合自己。”

    听着廖蓼的话,边学道莫名想到了满世界转悠的傅采宁。

    虽然还没见过傅采宁,但边学道猜她身上的气质肯定跟廖蓼有某种共同。

    到家的时候,在门口看到了沈馥的鞋。

    边学道有奇怪,沈馥最近很少这么早回来。

    在饭店时,边学道就憋了一泡尿,去了两次卫生间都有人,门口还排了四五个,也不知道这个饭店的男厕怎么火爆成这样。

    饭店离学校不太远,他就想回家再上。

    结果到家发现,沈馥在卫生间呢!

    听里面的声音,沈馥在洗澡。

    边学道觉得还能坚持一会儿,他脱了衣服,在沙发上看了一会儿电视,又去书房打开电脑查了一下1排名,接着又在卧室躺了一会儿……

    沈馥还在洗。

    真坚持不住了!

    边学道翻遍了冰箱和厨房,也没找到粗口饮料瓶,是矿泉水瓶。

    矿泉水瓶的瓶口也……太细了。

    又看了一圈,都是吃饭喝水用的盛器,这是自己家,不忍心糟害东西。

    没办法,边学道穿鞋,披上衣服,开门下楼。

    他记得楼下有个拐角挺避风的,在路灯光照边缘,是个开闸放水的去处。

    实在是太急了!

    边学道憋着气,一路下楼,见附近没什么人,解开腰带,拎着裤子就奔拐角去了。

    眼看到地方了,不想拐角里靠墙站着俩个人,正搂抱在一起,亲着嘴……

    热情中的两个人听到了边学道的脚步声,女的推了男的一把,男的回头。

    然后看到了腰带解开,拎着裤子的边学道……

    搂抱着的男女一下就分开了。

    女的还算冷静,男的带着颤音问边学道:“你……你要干什么?”

    边学道这下看清了,男的他不认识,女的是宋佳。

    这算什么事儿啊!

    反正黑灯瞎火的,这个距离对面闻不到酒味儿,边学道立刻装醉,大着舌头:“不……不好意思……喝……喝多了,没看着,你们继续,我换个地方……方尿……”

    宋佳认出了边学道,可是这个情形,她也不好意思什么。

    见边学道转身走了,跟宋佳亲热的男生来了劲头:“操,就是这****走的快,不然我肯定揍他,眼睛长裤裆里了?”

    宋佳忽然就没了兴致,把男生在她胸前摸索的手拿开,:“我冷了,回去吧。”

    男生听了,有不高兴,咬咬牙:“要不今晚去我哥们租的房子,让他包宿去。”

    宋佳没来由就心酸了,心想自己这大半年是怎么了?

    刚才她看得分明,边学道认出了她,可是眼睛里没有一感情,像是看一个陌生人。

    “他一定从心里看不起自己。”宋佳想着,就流出了眼泪。

    男生一下慌了。

    嘴里着:“好好的,怎么突然哭了?”

    边着,边从兜里往外掏东西。

    东西掏出来,是纸。不过不是袋装的纸巾,而是撕下来的卷纸,不知道在兜里揣了多长时间,乱糟糟一团。

    男生拿着纸往宋佳脸上擦,宋佳一把打开男生的手。

    “我回去了,不用你送了。”完,宋佳向宿舍区走去。

    男生站在原地,盯着宋佳的背影看了一会儿,把手里的纸又揣回兜,掏出电话,拨了一个号,放在耳边,等电话通了,:“今晚不行了,怎么她都不去……操,上次让你一起上,你胆,错过机会了吧……没事,放心,你把药准备好,这周末我肯定把人给你带去……准备好钱,4一次……”

    边学道回到家,沈馥已经洗完澡了,正在用吹风机吹头发。

    看见边学道回来,沈馥明显一愣。

    边学道看见沈老师居然也没睡,坐在轮椅上,在客厅里看电视。就跟两人打了声招呼,脱下外衣,到卫生间洗漱。

    看见边学道进了卫生间,沈馥有不知所措地站在原地。

    刚才洗澡时她听到了开门声。

    沈馥是学音乐的,对节奏敏感,连带着,对人的脚步声也敏感。

    隔着卫生间门,听客厅里的步伐,就知道是边学道回来了。

    听着边学道在几个屋转了一圈,又走了,沈馥猜边学道是回来取东西。一般这个时间出去,八成是去寝室了,晚上应该不会回来。

    所以沈馥把沈老师推到了客厅,自己也在客厅,边吹头发边看电视。

    最关键的是,因为估计边学道晚上不会回来了,沈馥放松了,刚把换下来的****放进卫生间,准备吹完头发,歇一歇就去洗。

    边学道在卫生间洗了一把脸,回头找毛巾的时候,看到了沈馥准备洗的一堆衣物。

    把脸上的水擦干净,扭头看看卫生间的门,锁着呢,边学道仔细地盯着那堆衣服看了一会儿,似乎都能闻到一股若有若无的女人体香。

    看边学道神色如常地从卫生间出来,回了自己的卧室,沈馥立刻冲进卫生间,把准备洗的衣服都抱回东屋。

    隔了一会儿,又抱回卫生间,关上门,开始洗衣服。

    白天的时候,沈老师把床上的被子弄湿了,东屋阳台正晾着被子,没地方挂衣服。洗完衣服,沈馥直接晾在了卫生间,****照旧晾在浴帘里。

    躺在床上,一时睡不着,沈馥开始思考以后的生活。

    她这么玩命地编曲、练歌,这么在乎这次动力火车演唱会上登台的机会,无非是穷怕了,流浪怕了。

    带着妈妈东奔西走这一年多,沈馥深切明白了什么叫良田万顷不如一技傍身。

    她也有技术,她的音乐造诣很高,可是一年多里,让她引以为豪的音乐造诣,并没能让她过上安定的生活。

    应聘音乐学校、应聘音乐家教、应聘酒吧……除了街头卖艺,能试的沈馥都试过了,她一次又一次失望,一次又一次迷茫,甚至受伤。

    为了能赚到钱,沈馥豁出去了。她不会再放过身边任何一个机会,哪怕是她从前最不想从事的行当,当歌手。

    至于合住的年轻房东,沈馥也想开了。

    既然住在一个屋檐下,就别想太多,很多事情,是遮掩,是显眼。边学道这个男生基算是一个正人君子,上次卫生间的事可能是一时冲动。

    再,沈馥的目标不是松江,而是动力火车北京那场演唱会。

    李裕最近被家里的事情牵扯得心不在焉,如果真能去北京,目前沈馥身边,边学道是接替李裕最理想的人选。

    直觉告诉沈馥,边学道身上还有很多音乐资源可以挖掘,自己的成名之路,离不开这个人的支持。

    沈馥想着想着,就进入了梦乡。

    在沈馥心底,藏着一个她自己都不敢触碰的念头:上次卫生间事件表明,边学道对她存在一定幻想,且不论这个是好是坏,如果能让边学道因为这件事,在她提出帮助要求时不好意思拒绝,那就是极大的助力。

    所以……以后可以时不时地在卫生间晾衣物,最好……还是性感一的。

    回到卧室,边学道很快就把卫生间里的一幕丢到一边了。

    如果真是岁的伙子,看到女人的内衣,可能会想入非非好久。然而他质上是有4年婚龄的中年男人,对一些东西的免疫力比毛头子强太多了。

    关上门,在床上躺了一会儿,边学道坐起来,继续修改马上开展的几套活动方案。

    边学道手底下,有干活跑腿的人,缺少谋篇布局的人。

    他这个当老板的固然要多想一些,可总不能事事躬亲。

    亲力亲为是美德,但不应是老板的常态属性,否则只能明一个团队内部人员构成不合理,再就是老板疑心太重。

    边学道决定扩充手下的管理层。

【精彩东方文学 www.mymedsaccess.com】 提供武动乾坤等作品手打文字版最新章节首发,txt电子书格式免费下载欢迎注册收藏
百度风云榜小说:剑来 乡村艳妇 一念永恒 圣墟 好色小姨 永夜君王 龙王传说 太古神王 诱惑人的好嫂子 我真是大明星 校花的贴身高手 真武世界 剑王朝
Copyright © 2002-2018 www.mymedsaccess.com dafabet大发体育 All Rights Reserved.
小说手打文字版来自网络收集,喜欢本书请加入书架,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