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人回档 正文 第211章 着火了

作者/庚不让 看小说文学作品上精彩东方文学 http://www.mymedsaccess.com ,就这么定了!
    朴成章已经有两三年没见过卢玉婷了。

    看着眼前短发,一身黑色冲锋衣,脚踩野鞋,戴着浅灰色墨镜的卢玉婷,差认不出来。

    让秘书给卢玉婷倒了杯水,看着秘书出去,朴成章问卢玉婷:“婷婷,怎么这身打扮?你爸你玩户外,我没信,你真玩上了啊!”

    卢玉婷坐在沙发上,喝了两口水,:“跟朋友瞎玩。对了朴叔叔,我爸你这儿有好东西要给我,什么啊,给我看看。”

    见卢玉婷还是这么个直来直去的脾气,朴成章笑着摇了摇头,拉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一张尚动银卡,丢给卢玉婷:“一张尚动赠送的银卡,是权限跟v8相同,好处是不用充值,怎么样?叔叔这个礼物还拿得出手吧!”

    卢玉婷接住卡,反复看了几眼:“我还真没见过这个颜色的尚动卡,这个赠送卡多吗?”

    朴成章知道卢玉婷关心的是什么,喝了一口茶水:“不多,可以很少。听孙主任,你手里这样的银卡,整个尚动俱乐部,目前一共5张。”

    听朴成章的意思,整个松江市一共就5张银卡,卢玉婷一下笑了。

    车队里的林子,跟她显摆好几次自己的v9尚动卡了,哼哼,就算你老子是北江省的财神爷,一样弄不到限量版银卡。

    一把将卡揣进兜里,卢玉婷站起来,笑嘻嘻地凑到朴成章办公桌前,拿起朴成章的茶杯:“朴叔叔,我帮你续水。”

    ……

    边学道跟几家杀毒公司签订的合作合同到期了。

    去年这个时候,边学道用1+1模式,跟五家杀毒公司签合同推广1,为期一年。

    当时他以为,今年这个时候,一切早都尘埃落定了。

    没想到,直到现在,自己的1仍然待字闺中。

    几个向他传递收购和投资意向的,都不是边学道心目中的理想买家。

    所谓理想买家,是公司主业跟1存在相当高的互补性,真心愿意为收购1掏钱的人。

    比如,百度。

    可是百度迟迟没跟自己联系。

    问题出在哪儿呢?

    思来想去,边学道觉得问题八成出在排名上。

    因为收购一个站,击量和客户群固然是一个重要指标,排名靠前的话,出去更加体面。

    甚至有可能,只有排名到一定名次,才会触发百度的收购意愿。

    毕竟你跟外行我收购一个站,日均击量多少多少,别人可能听不懂其中的门道。可你若我收购一个站,球排名前5,那就直观多了,而且分量十足。

    前世百度收购ha1,很大程度上也是为了增加自己的含金量,国际排名恰恰是含金量的一种体现。

    一年来,无论多忙,每半个月边学道都会做一个统计表,统计1和ha1的击量和排名。

    结果显示,跟杀毒软件公司合作,最大的收效不是推动自己向前,而是压得对手原地踏步,甚至退步。

    他明里暗里掏给杀毒软件公司的1万,让1和对手之间的差距来大,强化巩固了1导航站的龙头地位。

    从心底里,边学道不想续签合同,因为他清醒地知道,随着电脑在中国家庭快速普及,一批一批的络菜鸟变成老民,人们对导航站的依赖性在减弱。

    而且,有ha1分摊用户群,1目前的数据差不多已经是极限,就算跟杀毒公司续签合同,也不会带来多少新用户。

    可是1一天没出手,就不能掉以轻心,也不能放任不管。

    他不跟杀毒公司签合同,对手就可能签,到时就是反过头来打压自己的局面,这是绝对不行的。

    为山九仞功亏一篑的事,边学道不允许发生在自己身上。

    别现在手里有钱,就算钱不够,为长久打算,他也要想办法凑出钱来。

    跟杀毒公司的谈判是在电话里进行的,条款基不变,只是费用从去年的1万涨到了今年的1万。

    因为是续约,双方用电子合同和快递就搞定了。

    拿着邮寄回来的合同副,边学道心潮难平。

    他知道再过一年,明年这个时候,奇虎6就创立了,杀毒软件公司的严冬不远了。

    到时,他现在的这些合作伙伴,大多数要另谋生路。

    ……

    在家修改刘毅松和吴天递上来的几个方案,边学道一直弄到后半夜。

    早上还不到6,手机响了。

    带着不爽接起电话,只听了一句,边学道扑棱一下坐起来。

    李裕在电话里:“于今家着火了,现在人在省医院。”

    “严重吗?你在哪?”

    “不清楚,是于今那个姓唐的跟班打电话告诉我的。我这两天在家住的,正开车往省医院赶,用我去学校接你吗?”

    “不用,我打车去。”

    边学道穿上衣服,连脸都没顾得上洗就出门了。

    在出租车上,边学道给陈建打了个电话,寝室果然还不知道信儿。

    陈建在电话里:“我们马上就过去,你要是先到,打听好情况和病房,告诉我们。”

    在门诊楼门口,边学道见到了李裕、唐三和杜海。

    杜海跟边学道他手机电池坏了,开不了机,调不出里面的通讯录,联系不上他,就先来医院了。

    在杜海和唐三口中,边学道大致了解了于今家火灾的情况。

    1月的松江天气转冷,可是一般要到1月中下旬才开始供暖,所以很多人家都自己想办法度过难熬的半个月。

    这次的起火源是电热毯,起火时间大概是早上5左右。

    于今和周玲昨晚半夜才睡,而且睡觉前喝了酒,起火时两人睡得正熟。

    边学道问杜海:“他俩怎么样?伤着了吗?”

    杜海:“卧室烧得挺惨,两人身上都有烧伤,大夫周玲的伤情更重一些。”

    没多一会儿,99的人到了。

    病情结果出来了。

    于今的烧烫伤部位在后背和臀部,周玲的烧烫伤部位在左前胸、脖子和胳膊。

    在病房里看到于今时,于今有蔫蔫的。

    从于今嘴里知道,当时他被烟呛晕了,是周玲把他从已经起火的卧室拽到客厅,要不是周玲,他估计就烈火中永生了。

    到医院的是一堆男人,周玲烧伤的位置特殊,没人适合去看她。

    苏以几个家属正在上课,最快也要下午才能到医院。

    中午的时候,周玲的老乡朱丹到了。

    朱丹是红着眼睛从病房里出来的。

    她来到于今的病房,看着于今:“周玲是为了救你才伤成这样,你要是对不起她,你就不是人。”

    后来大家才知道,周玲脖子上的伤很重,已经近乎毁容,就算休养好了,以后也得常年系丝巾,不然很不美观。

    更严重的是,周玲的左乳也被烫伤了,医生建议进行植皮。

    不过就算植皮,也肯定能看出来。

    沈馥来医院看望周玲了。

    还有一周时间,动力火车演唱会就要开始了。

    尽管这一周时间对沈馥来很宝贵,从李裕那儿听到消息后,沈馥还是不顾大家劝阻,执意来医院陪了周玲四个晚上。

    晚上陪护,白天练歌,只有中午的时候,午睡一会儿。

    知道前因后果的人心里明白,这是因为沈馥住院时周玲去照顾过她,沈馥才有这番举动。

    不论当时周玲看的是谁的面子,沈馥是在报恩。

    这是一个心中装着一把尺子的女人。

    于今烧伤了,李裕家里也出了问题。

    大家看着平时的阳光大男孩李裕最近总是一副愁眉不展的样子,没人深问,但李裕几次要留下来守夜,都让大家推走了。

    能让李裕愁成这个样子的事,肯定不是事,既然大家分担得了,就不让他再跟着操心了。

    这天晚上,边学道留在医院陪于今,跟于今了会儿话,见于今困意上来了,边学道出门到一楼门口吸烟。

    边学道平时很少吸烟,只有在心里有事排解不开的时候才会偶尔吸两支。

    爸爸嗜赌败家的事,李裕没跟别人,只跟边学道了。

    最近李裕和他妈一起调查的结果是,不到个月,李裕爸爸输进去6多万。

    李裕妈妈查出这个数字后,直接病倒了。

    可不论李裕怎么劝,他爸爸跟鬼迷了心窍一样,硬是不话,转天就溜出去继续赌,是要把输出去的钱捞回来。

    李裕妈妈在床上躺了几天,刚刚好儿,想拉着李裕去房产局把几套房子过户到李裕名下,可是几个房产证却怎么也找不到了。

    半辈子苦心经营攒下的家业,不到半年就让李裕爸爸败了。

    这一切表面上是因为一个赌字,实际上一手把李家推向深渊的,是李裕爸爸的那个战友。

    李裕平时很少动真火,这次却是真的忍不了了。

    他来想找于今,让于今找人动手,黑了给他爸爸下套的那个人,结果于今家出了这么一档子事,他就没再提。

    边学道听了李裕的打算,劝李裕一定要冷静,现在首要是照顾好他妈妈,至于钱,没了可以再赚,人才是根。

    虽然劝李裕冷静,边学道却开始琢磨怎么收拾给李裕家下套的那个人了。

    李裕是他重生以来最投脾气的朋友,有人让李裕不痛快,边学道也不能让对方舒服。朴成章已经有两三年没见过卢玉婷了。

    看着眼前短发,一身黑色冲锋衣,脚踩野鞋,戴着浅灰色墨镜的卢玉婷,差认不出来。

    让秘书给卢玉婷倒了杯水,看着秘书出去,朴成章问卢玉婷:“婷婷,怎么这身打扮?你爸你玩户外,我没信,你真玩上了啊!”

    卢玉婷坐在沙发上,喝了两口水,:“跟朋友瞎玩。对了朴叔叔,我爸你这儿有好东西要给我,什么啊,给我看看。”

    见卢玉婷还是这么个直来直去的脾气,朴成章笑着摇了摇头,拉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一张尚动银卡,丢给卢玉婷:“一张尚动赠送的银卡,是权限跟v8相同,好处是不用充值,怎么样?叔叔这个礼物还拿得出手吧!”

    卢玉婷接住卡,反复看了几眼:“我还真没见过这个颜色的尚动卡,这个赠送卡多吗?”

    朴成章知道卢玉婷关心的是什么,喝了一口茶水:“不多,可以很少。听孙主任,你手里这样的银卡,整个尚动俱乐部,目前一共5张。”

    听朴成章的意思,整个松江市一共就5张银卡,卢玉婷一下笑了。

    车队里的林子,跟她显摆好几次自己的v9尚动卡了,哼哼,就算你老子是北江省的财神爷,一样弄不到限量版银卡。

    一把将卡揣进兜里,卢玉婷站起来,笑嘻嘻地凑到朴成章办公桌前,拿起朴成章的茶杯:“朴叔叔,我帮你续水。”

    ……

    边学道跟几家杀毒公司签订的合作合同到期了。

    去年这个时候,边学道用1+1模式,跟五家杀毒公司签合同推广1,为期一年。

    当时他以为,今年这个时候,一切早都尘埃落定了。

    没想到,直到现在,自己的1仍然待字闺中。

    几个向他传递收购和投资意向的,都不是边学道心目中的理想买家。

    所谓理想买家,是公司主业跟1存在相当高的互补性,真心愿意为收购1掏钱的人。

    比如,百度。

    可是百度迟迟没跟自己联系。

    问题出在哪儿呢?

    思来想去,边学道觉得问题八成出在排名上。

    因为收购一个站,击量和客户群固然是一个重要指标,排名靠前的话,出去更加体面。

    甚至有可能,只有排名到一定名次,才会触发百度的收购意愿。

    毕竟你跟外行我收购一个站,日均击量多少多少,别人可能听不懂其中的门道。可你若我收购一个站,球排名前5,那就直观多了,而且分量十足。

    前世百度收购ha1,很大程度上也是为了增加自己的含金量,国际排名恰恰是含金量的一种体现。

    一年来,无论多忙,每半个月边学道都会做一个统计表,统计1和ha1的击量和排名。

    结果显示,跟杀毒软件公司合作,最大的收效不是推动自己向前,而是压得对手原地踏步,甚至退步。

    他明里暗里掏给杀毒软件公司的1万,让1和对手之间的差距来大,强化巩固了1导航站的龙头地位。

    从心底里,边学道不想续签合同,因为他清醒地知道,随着电脑在中国家庭快速普及,一批一批的络菜鸟变成老民,人们对导航站的依赖性在减弱。

    而且,有ha1分摊用户群,1目前的数据差不多已经是极限,就算跟杀毒公司续签合同,也不会带来多少新用户。

    可是1一天没出手,就不能掉以轻心,也不能放任不管。

    他不跟杀毒公司签合同,对手就可能签,到时就是反过头来打压自己的局面,这是绝对不行的。

    为山九仞功亏一篑的事,边学道不允许发生在自己身上。

    别现在手里有钱,就算钱不够,为长久打算,他也要想办法凑出钱来。

    跟杀毒公司的谈判是在电话里进行的,条款基不变,只是费用从去年的1万涨到了今年的1万。

    因为是续约,双方用电子合同和快递就搞定了。

    拿着邮寄回来的合同副,边学道心潮难平。

    他知道再过一年,明年这个时候,奇虎6就创立了,杀毒软件公司的严冬不远了。

    到时,他现在的这些合作伙伴,大多数要另谋生路。

    ……

    在家修改刘毅松和吴天递上来的几个方案,边学道一直弄到后半夜。

    早上还不到6,手机响了。

    带着不爽接起电话,只听了一句,边学道扑棱一下坐起来。

    李裕在电话里:“于今家着火了,现在人在省医院。”

    “严重吗?你在哪?”

    “不清楚,是于今那个姓唐的跟班打电话告诉我的。我这两天在家住的,正开车往省医院赶,用我去学校接你吗?”

    “不用,我打车去。”

    边学道穿上衣服,连脸都没顾得上洗就出门了。

    在出租车上,边学道给陈建打了个电话,寝室果然还不知道信儿。

    陈建在电话里:“我们马上就过去,你要是先到,打听好情况和病房,告诉我们。”

    在门诊楼门口,边学道见到了李裕、唐三和杜海。

    杜海跟边学道他手机电池坏了,开不了机,调不出里面的通讯录,联系不上他,就先来医院了。

    在杜海和唐三口中,边学道大致了解了于今家火灾的情况。

    1月的松江天气转冷,可是一般要到1月中下旬才开始供暖,所以很多人家都自己想办法度过难熬的半个月。

    这次的起火源是电热毯,起火时间大概是早上5左右。

    于今和周玲昨晚半夜才睡,而且睡觉前喝了酒,起火时两人睡得正熟。

    边学道问杜海:“他俩怎么样?伤着了吗?”

    杜海:“卧室烧得挺惨,两人身上都有烧伤,大夫周玲的伤情更重一些。”

    没多一会儿,99的人到了。

    病情结果出来了。

    于今的烧烫伤部位在后背和臀部,周玲的烧烫伤部位在左前胸、脖子和胳膊。

    在病房里看到于今时,于今有蔫蔫的。

    从于今嘴里知道,当时他被烟呛晕了,是周玲把他从已经起火的卧室拽到客厅,要不是周玲,他估计就烈火中永生了。

    到医院的是一堆男人,周玲烧伤的位置特殊,没人适合去看她。

    苏以几个家属正在上课,最快也要下午才能到医院。

    中午的时候,周玲的老乡朱丹到了。

    朱丹是红着眼睛从病房里出来的。

    她来到于今的病房,看着于今:“周玲是为了救你才伤成这样,你要是对不起她,你就不是人。”

    后来大家才知道,周玲脖子上的伤很重,已经近乎毁容,就算休养好了,以后也得常年系丝巾,不然很不美观。

    更严重的是,周玲的左乳也被烫伤了,医生建议进行植皮。

    不过就算植皮,也肯定能看出来。

    沈馥来医院看望周玲了。

    还有一周时间,动力火车演唱会就要开始了。

    尽管这一周时间对沈馥来很宝贵,从李裕那儿听到消息后,沈馥还是不顾大家劝阻,执意来医院陪了周玲四个晚上。

    晚上陪护,白天练歌,只有中午的时候,午睡一会儿。

    知道前因后果的人心里明白,这是因为沈馥住院时周玲去照顾过她,沈馥才有这番举动。

    不论当时周玲看的是谁的面子,沈馥是在报恩。

    这是一个心中装着一把尺子的女人。

    于今烧伤了,李裕家里也出了问题。

    大家看着平时的阳光大男孩李裕最近总是一副愁眉不展的样子,没人深问,但李裕几次要留下来守夜,都让大家推走了。

    能让李裕愁成这个样子的事,肯定不是事,既然大家分担得了,就不让他再跟着操心了。

    这天晚上,边学道留在医院陪于今,跟于今了会儿话,见于今困意上来了,边学道出门到一楼门口吸烟。

    边学道平时很少吸烟,只有在心里有事排解不开的时候才会偶尔吸两支。

    爸爸嗜赌败家的事,李裕没跟别人,只跟边学道了。

    最近李裕和他妈一起调查的结果是,不到个月,李裕爸爸输进去6多万。

    李裕妈妈查出这个数字后,直接病倒了。

    可不论李裕怎么劝,他爸爸跟鬼迷了心窍一样,硬是不话,转天就溜出去继续赌,是要把输出去的钱捞回来。

    李裕妈妈在床上躺了几天,刚刚好儿,想拉着李裕去房产局把几套房子过户到李裕名下,可是几个房产证却怎么也找不到了。

    半辈子苦心经营攒下的家业,不到半年就让李裕爸爸败了。

    这一切表面上是因为一个赌字,实际上一手把李家推向深渊的,是李裕爸爸的那个战友。

    李裕平时很少动真火,这次却是真的忍不了了。

    他来想找于今,让于今找人动手,黑了给他爸爸下套的那个人,结果于今家出了这么一档子事,他就没再提。

    边学道听了李裕的打算,劝李裕一定要冷静,现在首要是照顾好他妈妈,至于钱,没了可以再赚,人才是根。

    虽然劝李裕冷静,边学道却开始琢磨怎么收拾给李裕家下套的那个人了。

    李裕是他重生以来最投脾气的朋友,有人让李裕不痛快,边学道也不能让对方舒服。朴成章已经有两三年没见过卢玉婷了。

    看着眼前短发,一身黑色冲锋衣,脚踩野鞋,戴着浅灰色墨镜的卢玉婷,差认不出来。

    让秘书给卢玉婷倒了杯水,看着秘书出去,朴成章问卢玉婷:“婷婷,怎么这身打扮?你爸你玩户外,我没信,你真玩上了啊!”

    卢玉婷坐在沙发上,喝了两口水,:“跟朋友瞎玩。对了朴叔叔,我爸你这儿有好东西要给我,什么啊,给我看看。”

    见卢玉婷还是这么个直来直去的脾气,朴成章笑着摇了摇头,拉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一张尚动银卡,丢给卢玉婷:“一张尚动赠送的银卡,是权限跟v8相同,好处是不用充值,怎么样?叔叔这个礼物还拿得出手吧!”

    卢玉婷接住卡,反复看了几眼:“我还真没见过这个颜色的尚动卡,这个赠送卡多吗?”

    朴成章知道卢玉婷关心的是什么,喝了一口茶水:“不多,可以很少。听孙主任,你手里这样的银卡,整个尚动俱乐部,目前一共5张。”

    听朴成章的意思,整个松江市一共就5张银卡,卢玉婷一下笑了。

    车队里的林子,跟她显摆好几次自己的v9尚动卡了,哼哼,就算你老子是北江省的财神爷,一样弄不到限量版银卡。

    一把将卡揣进兜里,卢玉婷站起来,笑嘻嘻地凑到朴成章办公桌前,拿起朴成章的茶杯:“朴叔叔,我帮你续水。”

    ……

    边学道跟几家杀毒公司签订的合作合同到期了。

    去年这个时候,边学道用1+1模式,跟五家杀毒公司签合同推广1,为期一年。

    当时他以为,今年这个时候,一切早都尘埃落定了。

    没想到,直到现在,自己的1仍然待字闺中。

    几个向他传递收购和投资意向的,都不是边学道心目中的理想买家。

    所谓理想买家,是公司主业跟1存在相当高的互补性,真心愿意为收购1掏钱的人。

    比如,百度。

    可是百度迟迟没跟自己联系。

    问题出在哪儿呢?

    思来想去,边学道觉得问题八成出在排名上。

    因为收购一个站,击量和客户群固然是一个重要指标,排名靠前的话,出去更加体面。

    甚至有可能,只有排名到一定名次,才会触发百度的收购意愿。

    毕竟你跟外行我收购一个站,日均击量多少多少,别人可能听不懂其中的门道。可你若我收购一个站,球排名前5,那就直观多了,而且分量十足。

    前世百度收购ha1,很大程度上也是为了增加自己的含金量,国际排名恰恰是含金量的一种体现。

    一年来,无论多忙,每半个月边学道都会做一个统计表,统计1和ha1的击量和排名。

    结果显示,跟杀毒软件公司合作,最大的收效不是推动自己向前,而是压得对手原地踏步,甚至退步。

    他明里暗里掏给杀毒软件公司的1万,让1和对手之间的差距来大,强化巩固了1导航站的龙头地位。

    从心底里,边学道不想续签合同,因为他清醒地知道,随着电脑在中国家庭快速普及,一批一批的络菜鸟变成老民,人们对导航站的依赖性在减弱。

    而且,有ha1分摊用户群,1目前的数据差不多已经是极限,就算跟杀毒公司续签合同,也不会带来多少新用户。

    可是1一天没出手,就不能掉以轻心,也不能放任不管。

    他不跟杀毒公司签合同,对手就可能签,到时就是反过头来打压自己的局面,这是绝对不行的。

    为山九仞功亏一篑的事,边学道不允许发生在自己身上。

    别现在手里有钱,就算钱不够,为长久打算,他也要想办法凑出钱来。

    跟杀毒公司的谈判是在电话里进行的,条款基不变,只是费用从去年的1万涨到了今年的1万。

    因为是续约,双方用电子合同和快递就搞定了。

    拿着邮寄回来的合同副,边学道心潮难平。

    他知道再过一年,明年这个时候,奇虎6就创立了,杀毒软件公司的严冬不远了。

    到时,他现在的这些合作伙伴,大多数要另谋生路。

    ……

    在家修改刘毅松和吴天递上来的几个方案,边学道一直弄到后半夜。

    早上还不到6,手机响了。

    带着不爽接起电话,只听了一句,边学道扑棱一下坐起来。

    李裕在电话里:“于今家着火了,现在人在省医院。”

    “严重吗?你在哪?”

    “不清楚,是于今那个姓唐的跟班打电话告诉我的。我这两天在家住的,正开车往省医院赶,用我去学校接你吗?”

    “不用,我打车去。”

    边学道穿上衣服,连脸都没顾得上洗就出门了。

    在出租车上,边学道给陈建打了个电话,寝室果然还不知道信儿。

    陈建在电话里:“我们马上就过去,你要是先到,打听好情况和病房,告诉我们。”

    在门诊楼门口,边学道见到了李裕、唐三和杜海。

    杜海跟边学道他手机电池坏了,开不了机,调不出里面的通讯录,联系不上他,就先来医院了。

    在杜海和唐三口中,边学道大致了解了于今家火灾的情况。

    1月的松江天气转冷,可是一般要到1月中下旬才开始供暖,所以很多人家都自己想办法度过难熬的半个月。

    这次的起火源是电热毯,起火时间大概是早上5左右。

    于今和周玲昨晚半夜才睡,而且睡觉前喝了酒,起火时两人睡得正熟。

    边学道问杜海:“他俩怎么样?伤着了吗?”

    杜海:“卧室烧得挺惨,两人身上都有烧伤,大夫周玲的伤情更重一些。”

    没多一会儿,99的人到了。

    病情结果出来了。

    于今的烧烫伤部位在后背和臀部,周玲的烧烫伤部位在左前胸、脖子和胳膊。

    在病房里看到于今时,于今有蔫蔫的。

    从于今嘴里知道,当时他被烟呛晕了,是周玲把他从已经起火的卧室拽到客厅,要不是周玲,他估计就烈火中永生了。

    到医院的是一堆男人,周玲烧伤的位置特殊,没人适合去看她。

    苏以几个家属正在上课,最快也要下午才能到医院。

    中午的时候,周玲的老乡朱丹到了。

    朱丹是红着眼睛从病房里出来的。

    她来到于今的病房,看着于今:“周玲是为了救你才伤成这样,你要是对不起她,你就不是人。”

    后来大家才知道,周玲脖子上的伤很重,已经近乎毁容,就算休养好了,以后也得常年系丝巾,不然很不美观。

    更严重的是,周玲的左乳也被烫伤了,医生建议进行植皮。

    不过就算植皮,也肯定能看出来。

    沈馥来医院看望周玲了。

    还有一周时间,动力火车演唱会就要开始了。

    尽管这一周时间对沈馥来很宝贵,从李裕那儿听到消息后,沈馥还是不顾大家劝阻,执意来医院陪了周玲四个晚上。

    晚上陪护,白天练歌,只有中午的时候,午睡一会儿。

    知道前因后果的人心里明白,这是因为沈馥住院时周玲去照顾过她,沈馥才有这番举动。

    不论当时周玲看的是谁的面子,沈馥是在报恩。

    这是一个心中装着一把尺子的女人。

    于今烧伤了,李裕家里也出了问题。

    大家看着平时的阳光大男孩李裕最近总是一副愁眉不展的样子,没人深问,但李裕几次要留下来守夜,都让大家推走了。

    能让李裕愁成这个样子的事,肯定不是事,既然大家分担得了,就不让他再跟着操心了。

    这天晚上,边学道留在医院陪于今,跟于今了会儿话,见于今困意上来了,边学道出门到一楼门口吸烟。

    边学道平时很少吸烟,只有在心里有事排解不开的时候才会偶尔吸两支。

    爸爸嗜赌败家的事,李裕没跟别人,只跟边学道了。

    最近李裕和他妈一起调查的结果是,不到个月,李裕爸爸输进去6多万。

    李裕妈妈查出这个数字后,直接病倒了。

    可不论李裕怎么劝,他爸爸跟鬼迷了心窍一样,硬是不话,转天就溜出去继续赌,是要把输出去的钱捞回来。

    李裕妈妈在床上躺了几天,刚刚好儿,想拉着李裕去房产局把几套房子过户到李裕名下,可是几个房产证却怎么也找不到了。

    半辈子苦心经营攒下的家业,不到半年就让李裕爸爸败了。

    这一切表面上是因为一个赌字,实际上一手把李家推向深渊的,是李裕爸爸的那个战友。

    李裕平时很少动真火,这次却是真的忍不了了。

    他来想找于今,让于今找人动手,黑了给他爸爸下套的那个人,结果于今家出了这么一档子事,他就没再提。

    边学道听了李裕的打算,劝李裕一定要冷静,现在首要是照顾好他妈妈,至于钱,没了可以再赚,人才是根。

    虽然劝李裕冷静,边学道却开始琢磨怎么收拾给李裕家下套的那个人了。

    李裕是他重生以来最投脾气的朋友,有人让李裕不痛快,边学道也不能让对方舒服。

【精彩东方文学 www.mymedsaccess.com】 提供武动乾坤等作品手打文字版最新章节首发,txt电子书格式免费下载欢迎注册收藏
百度风云榜小说:剑来 乡村艳妇 一念永恒 圣墟 好色小姨 永夜君王 龙王传说 太古神王 诱惑人的好嫂子 我真是大明星 校花的贴身高手 真武世界 剑王朝
Copyright © 2002-2018 www.mymedsaccess.com dafabet大发体育 All Rights Reserved.
小说手打文字版来自网络收集,喜欢本书请加入书架,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