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人回档 正文 第201章 杨恩乔入伙

作者/庚不让 看小说文学作品上精彩东方文学 http://www.mymedsaccess.com ,就这么定了!
    尚动会议室里,边学道十分少见地掏出了烟。

    抽出一支烟,递向杨恩乔,杨恩乔欠身接了过去。边学道又抽出一支,扔给吴天。

    捏着手里的烟,边学道问吴天:“这几个子是不是好苗子,你看不出来吗?”

    吴天笑了,:“我就是个在三流球队混日子的,我要是有阿贾克斯球探的眼光,早不在这儿给你当经理了。”

    这句话时,吴天不经意地看了杨恩乔一眼。

    见杨恩乔注意到了自己的眼神,吴天站起来跟边学道:“老刘还不知道呢,这事儿跟他舅子有关,咱俩研究没用,我去把他找来,问问他的意见和想法。”

    走到杨恩乔身边时,吴天:“你别急着走,我出去找个人,你们师兄弟也有阵子没见了,多聊聊。”

    杨恩乔站起身跟吴天头,吴天赶忙伸手把他按回沙发上。

    随手带上房门,吴天没急着找刘毅松,而是到医疗室跟关岳了会儿话,又跟几个组负责人碰一下头,才施施然到足球区找正在教导十几个男孩练习足球基础动作的刘毅松。

    吴天这么做,是想给杨恩乔制造单独跟边学道话的机会。

    刚才边学道进门之前,杨恩乔问吴天尚动俱乐部普通雇员月薪多少,招人有什么要求?

    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这话是什么意思,吴天入耳便知,但他当时没有跟杨恩乔多。

    吴天有他的难处和顾虑。

    首先,边学道的管理方式很简单直接,平常事务基是个甩手掌柜,但对发展规划、人事、财权抓的很紧。

    开馆这么长时间,只有最基层的工作人员边学道放权给吴天,其他岗位都要经他亲自把关才让进门。

    其次,就算吴天有权拍板招人,杨恩乔也是烫手的山芋。

    他是边学道的师哥,这个身份也好也不好。

    边学道在学校是学生,进了俱乐部就是老板,在这里,他还想不想认这个师哥是个问题,而且吴天不确定边学道和杨恩乔的关系到底怎么样。

    再者,杨恩乔是师哥,不经边学道安排,职位高了低了不好把握。

    可是吴天又想帮杨恩乔这个忙。

    不为别的,若不是当年杨恩乔找上吴天,去踢了一场大学业余比赛,吴天就不可能认识边学道,也就没有今天的尚动俱乐部总经理吴天。

    如果不认识边学道,现在的吴天,要么拼老命在外面跟人踢野球,要么把部身家拴在室内训练场上苟延残喘,要么南下找老队友混口饭吃,反正无论怎样,都不会比现在好。

    在吴天心里,杨恩乔是他的贵人。

    贵人落魄,不好帮归不好帮,但不能不帮。

    吴天已经想好,如果杨恩乔不好意思,他找机会跟边学道讨个人情,也要给杨恩乔安排个饭碗。

    吴天从来不是滥好人,但他身上有江湖人的仗义,和知恩图报的朴素认知。

    一路想着,吴天看到了正在督促学员折返跑的刘毅松。

    对刘毅松,吴天很是服气。

    整个俱乐部,要论谁最敬业,刘毅松这个副总第二,没人敢自己是第一。

    堂堂一个副总,日常工作要安排,突发事件要处理,可无论吴天怎么劝,他还是自己带了一个足球班,教1周岁以下的男孩子踢球。

    不少雇员不止一次看到刘毅松早来晚走,动手养护馆内设施,随手带一块抹布,看到不干净的地方就蹲下擦一擦,看到歪了的地方就扶一扶。

    开始时有人觉得他是装样子,也有人觉得他跛足,关注的东西太细碎不符合副总的身份,后来渐渐的,大家读懂了刘毅松眼睛里的责任感,继而产生尊重。

    有这样一个副总,这样一个标杆,加上不久前边学道狼性团队的内部演讲,整个俱乐部的风气非常好,大多数雇员都非常敬业。

    见吴天过来,刘毅松把学员们解散放到一边休息,迎着吴天打趣道:“大王又派你来巡山了?”

    吴天一脸不在乎,:“有个好人家,相中你舅子了,想招去当上门女婿,边老板想听听你的意见。”

    一听边学道找他,刘毅松拉着吴天:“在哪?带我去。”

    ……

    吴天出门前那一番做派,三分给杨恩乔看,七分给边学道看。

    边学道两世为人,若是吃不透吴天,也不敢用他。

    吴天一出门,边学道就问杨恩乔:“师哥,现在怎么样?有难处?”

    吴天给边学道打电话时,没背着杨恩乔。

    从边学道进门确认身份,杨恩乔就在琢磨措辞,他还没想好如何开头,却让边学道先破了。

    从始至终,吴天没,自己也没,边学道却一下猜到了,杨恩乔觉得,无论边学道父母有多少钱,这个子都实在是太精了,难怪家里放心让他撑着这么大一摊子买卖。

    杨恩乔的事儿,在边学道眼里不算个事儿。

    边学道跟杨恩乔打过交道、喝过酒,加上单娆零零碎碎提过几句,对这个人有一定的了解,学习不错,体育不错,人际能力也不错。

    在边学道心里,杨恩乔现在这种境况,不是他能力不行,而是运气不好,再加上一高不成低不就。

    来就有交情,杨恩乔身也不是烂泥,边学道不介意扶他一把。

    吴天跟刘毅松进门刚坐下,边学道就跟吴天:“咱们这儿的管理人员一直没配置满,我刚跟师哥了,请他来俱乐部帮帮忙,先熟悉环境,待遇跟关岳一样。过阵子开内部大会时,再具体安排。”

    对这个消息,吴天很高兴,站起来跟杨恩乔握手:“又一起合作了。”

    杨恩乔矜持地:“吴经理多指导我。”

    两人相视一笑。

    边学道接着把刘毅松介绍给了杨恩乔,两人握了一下手。

    吴天高兴是有原因的。

    他目前在尚动俱乐部待得很舒服,老板边学道放权,副总刘毅松不争权,还有一个傅立行,但一直比较游离。

    吴天可以是一人之下,一堆人之上。

    然而,眼看着俱乐部一天比一天火爆壮大,尤其是隔壁两个馆完成收购开始动工改造后,吴天觉得俱乐部里缺自己的帮手,这个人不是听话的心腹下属那种,而是伙伴或者盟友。

    现在俱乐部的管理层人少,一切好,以后补充到位后,内部人际关系肯定要复杂得多。

    别的不,吴天对自己的能力就不太自信。到底,自己就是个踢球的,经营了几天训练场,无论管理思维还是管理手段,在真正行家眼里不值一提。

    所以,俱乐部火爆,吴天心里的危机感就重。

    他甚至有羡慕刘毅松。

    刘毅松的舅子许志友跟边学道莫名地投缘,有许志友这一层关系在,经历过人生起落的刘毅松又懂得惜福,整个俱乐部最稳当的人就是刘毅松。

    就在吴天四处物色帮手时,杨恩乔找到了他。

    杨恩乔非常符合吴天的期待。

    首先,杨恩乔跟他和边学道都有渊源,这玩意可遇不可求。

    其次,杨恩乔现在不如意,他可以施恩。

    最后,杨恩乔这个人脑子活,有些事。

    而且,自己出门走了一圈,边学道就决定留下杨恩乔,还明确“管理人员没配置满”,这是一来就进管理层的节奏,可见两人交情不错。

    吴天相信,杨恩乔初来乍到,自己刻意拉拢交好,杨恩乔肯定知情识趣。

    虽然刚才边学道杨恩乔的工资参照关岳,吴天知道,绝对参照不了几天就会提上去,边学道这么,不过是怕自己和刘毅松有想法。

    以俱乐部的薪资水平,只要杨恩乔留下,除非出现其他重大机遇,再走的可能性不大,那样的话,杨恩乔就是自己的强力盟友。

    想着想着,吴天脸上的笑意来浓。

    刘毅松肚子里没吴天那么多弯弯绕,他正目瞪口呆地消化杨恩乔带来的消息。

    尽管当职业球员时犯过错,但刘毅松是个真正热爱足球的人。这一,边学道比不了,吴天比不了,整个俱乐部那么多会员、学员,估计没一个比得了。

    如果这事是真的,在刘毅松心里,简直就是天上掉馅饼,他立刻从狂喜陷入患得患失。

    刘毅松抛开边学道和吴天,不停地问杨恩乔跟对方通电话时的一些细节。

    四人最后商量决定,吴天、刘毅松和杨恩乔组成联络组,跟对方沟通,杨恩乔负责联络,吴天和刘毅松两个混过足球圈的动用各种关系辨别真伪。

    消息很快传来,阿贾克斯的试训邀请是真的。

    边学道和杨恩乔还好一,刘毅松和吴天高兴得都失态了。

    要知道,阿贾克斯的试训邀请,亚洲区一年也没几个名额。虽然,对许志友几人的邀请,是口头邀请,而且费用自理。

    可是中国,不知道有多少人愿意贴钱去阿贾克斯试训,甚至就算去不成,只要这么口头邀请一下,然后把风声放出去,运作好了,也是一场富贵。

    消息既然是真的,就有太多准备工作要做。为了三个孩子阿贾克斯试训的事,半个尚动俱乐部都投入进来。

    几番措辞后,消息由刘毅松和吴天通知了段奇峰和成大器的家长。

    两家家长对什么阿贾克斯、什么试训,没有一概念。

    他们最开始关心的是会不会耽误自家孩子上学,后来关心的是路费和生活费用,最后关心的是自己孩子以后能靠这个赚钱吗?尚动会议室里,边学道十分少见地掏出了烟。

    抽出一支烟,递向杨恩乔,杨恩乔欠身接了过去。边学道又抽出一支,扔给吴天。

    捏着手里的烟,边学道问吴天:“这几个子是不是好苗子,你看不出来吗?”

    吴天笑了,:“我就是个在三流球队混日子的,我要是有阿贾克斯球探的眼光,早不在这儿给你当经理了。”

    这句话时,吴天不经意地看了杨恩乔一眼。

    见杨恩乔注意到了自己的眼神,吴天站起来跟边学道:“老刘还不知道呢,这事儿跟他舅子有关,咱俩研究没用,我去把他找来,问问他的意见和想法。”

    走到杨恩乔身边时,吴天:“你别急着走,我出去找个人,你们师兄弟也有阵子没见了,多聊聊。”

    杨恩乔站起身跟吴天头,吴天赶忙伸手把他按回沙发上。

    随手带上房门,吴天没急着找刘毅松,而是到医疗室跟关岳了会儿话,又跟几个组负责人碰一下头,才施施然到足球区找正在教导十几个男孩练习足球基础动作的刘毅松。

    吴天这么做,是想给杨恩乔制造单独跟边学道话的机会。

    刚才边学道进门之前,杨恩乔问吴天尚动俱乐部普通雇员月薪多少,招人有什么要求?

    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这话是什么意思,吴天入耳便知,但他当时没有跟杨恩乔多。

    吴天有他的难处和顾虑。

    首先,边学道的管理方式很简单直接,平常事务基是个甩手掌柜,但对发展规划、人事、财权抓的很紧。

    开馆这么长时间,只有最基层的工作人员边学道放权给吴天,其他岗位都要经他亲自把关才让进门。

    其次,就算吴天有权拍板招人,杨恩乔也是烫手的山芋。

    他是边学道的师哥,这个身份也好也不好。

    边学道在学校是学生,进了俱乐部就是老板,在这里,他还想不想认这个师哥是个问题,而且吴天不确定边学道和杨恩乔的关系到底怎么样。

    再者,杨恩乔是师哥,不经边学道安排,职位高了低了不好把握。

    可是吴天又想帮杨恩乔这个忙。

    不为别的,若不是当年杨恩乔找上吴天,去踢了一场大学业余比赛,吴天就不可能认识边学道,也就没有今天的尚动俱乐部总经理吴天。

    如果不认识边学道,现在的吴天,要么拼老命在外面跟人踢野球,要么把部身家拴在室内训练场上苟延残喘,要么南下找老队友混口饭吃,反正无论怎样,都不会比现在好。

    在吴天心里,杨恩乔是他的贵人。

    贵人落魄,不好帮归不好帮,但不能不帮。

    吴天已经想好,如果杨恩乔不好意思,他找机会跟边学道讨个人情,也要给杨恩乔安排个饭碗。

    吴天从来不是滥好人,但他身上有江湖人的仗义,和知恩图报的朴素认知。

    一路想着,吴天看到了正在督促学员折返跑的刘毅松。

    对刘毅松,吴天很是服气。

    整个俱乐部,要论谁最敬业,刘毅松这个副总第二,没人敢自己是第一。

    堂堂一个副总,日常工作要安排,突发事件要处理,可无论吴天怎么劝,他还是自己带了一个足球班,教1周岁以下的男孩子踢球。

    不少雇员不止一次看到刘毅松早来晚走,动手养护馆内设施,随手带一块抹布,看到不干净的地方就蹲下擦一擦,看到歪了的地方就扶一扶。

    开始时有人觉得他是装样子,也有人觉得他跛足,关注的东西太细碎不符合副总的身份,后来渐渐的,大家读懂了刘毅松眼睛里的责任感,继而产生尊重。

    有这样一个副总,这样一个标杆,加上不久前边学道狼性团队的内部演讲,整个俱乐部的风气非常好,大多数雇员都非常敬业。

    见吴天过来,刘毅松把学员们解散放到一边休息,迎着吴天打趣道:“大王又派你来巡山了?”

    吴天一脸不在乎,:“有个好人家,相中你舅子了,想招去当上门女婿,边老板想听听你的意见。”

    一听边学道找他,刘毅松拉着吴天:“在哪?带我去。”

    ……

    吴天出门前那一番做派,三分给杨恩乔看,七分给边学道看。

    边学道两世为人,若是吃不透吴天,也不敢用他。

    吴天一出门,边学道就问杨恩乔:“师哥,现在怎么样?有难处?”

    吴天给边学道打电话时,没背着杨恩乔。

    从边学道进门确认身份,杨恩乔就在琢磨措辞,他还没想好如何开头,却让边学道先破了。

    从始至终,吴天没,自己也没,边学道却一下猜到了,杨恩乔觉得,无论边学道父母有多少钱,这个子都实在是太精了,难怪家里放心让他撑着这么大一摊子买卖。

    杨恩乔的事儿,在边学道眼里不算个事儿。

    边学道跟杨恩乔打过交道、喝过酒,加上单娆零零碎碎提过几句,对这个人有一定的了解,学习不错,体育不错,人际能力也不错。

    在边学道心里,杨恩乔现在这种境况,不是他能力不行,而是运气不好,再加上一高不成低不就。

    来就有交情,杨恩乔身也不是烂泥,边学道不介意扶他一把。

    吴天跟刘毅松进门刚坐下,边学道就跟吴天:“咱们这儿的管理人员一直没配置满,我刚跟师哥了,请他来俱乐部帮帮忙,先熟悉环境,待遇跟关岳一样。过阵子开内部大会时,再具体安排。”

    对这个消息,吴天很高兴,站起来跟杨恩乔握手:“又一起合作了。”

    杨恩乔矜持地:“吴经理多指导我。”

    两人相视一笑。

    边学道接着把刘毅松介绍给了杨恩乔,两人握了一下手。

    吴天高兴是有原因的。

    他目前在尚动俱乐部待得很舒服,老板边学道放权,副总刘毅松不争权,还有一个傅立行,但一直比较游离。

    吴天可以是一人之下,一堆人之上。

    然而,眼看着俱乐部一天比一天火爆壮大,尤其是隔壁两个馆完成收购开始动工改造后,吴天觉得俱乐部里缺自己的帮手,这个人不是听话的心腹下属那种,而是伙伴或者盟友。

    现在俱乐部的管理层人少,一切好,以后补充到位后,内部人际关系肯定要复杂得多。

    别的不,吴天对自己的能力就不太自信。到底,自己就是个踢球的,经营了几天训练场,无论管理思维还是管理手段,在真正行家眼里不值一提。

    所以,俱乐部火爆,吴天心里的危机感就重。

    他甚至有羡慕刘毅松。

    刘毅松的舅子许志友跟边学道莫名地投缘,有许志友这一层关系在,经历过人生起落的刘毅松又懂得惜福,整个俱乐部最稳当的人就是刘毅松。

    就在吴天四处物色帮手时,杨恩乔找到了他。

    杨恩乔非常符合吴天的期待。

    首先,杨恩乔跟他和边学道都有渊源,这玩意可遇不可求。

    其次,杨恩乔现在不如意,他可以施恩。

    最后,杨恩乔这个人脑子活,有些事。

    而且,自己出门走了一圈,边学道就决定留下杨恩乔,还明确“管理人员没配置满”,这是一来就进管理层的节奏,可见两人交情不错。

    吴天相信,杨恩乔初来乍到,自己刻意拉拢交好,杨恩乔肯定知情识趣。

    虽然刚才边学道杨恩乔的工资参照关岳,吴天知道,绝对参照不了几天就会提上去,边学道这么,不过是怕自己和刘毅松有想法。

    以俱乐部的薪资水平,只要杨恩乔留下,除非出现其他重大机遇,再走的可能性不大,那样的话,杨恩乔就是自己的强力盟友。

    想着想着,吴天脸上的笑意来浓。

    刘毅松肚子里没吴天那么多弯弯绕,他正目瞪口呆地消化杨恩乔带来的消息。

    尽管当职业球员时犯过错,但刘毅松是个真正热爱足球的人。这一,边学道比不了,吴天比不了,整个俱乐部那么多会员、学员,估计没一个比得了。

    如果这事是真的,在刘毅松心里,简直就是天上掉馅饼,他立刻从狂喜陷入患得患失。

    刘毅松抛开边学道和吴天,不停地问杨恩乔跟对方通电话时的一些细节。

    四人最后商量决定,吴天、刘毅松和杨恩乔组成联络组,跟对方沟通,杨恩乔负责联络,吴天和刘毅松两个混过足球圈的动用各种关系辨别真伪。

    消息很快传来,阿贾克斯的试训邀请是真的。

    边学道和杨恩乔还好一,刘毅松和吴天高兴得都失态了。

    要知道,阿贾克斯的试训邀请,亚洲区一年也没几个名额。虽然,对许志友几人的邀请,是口头邀请,而且费用自理。

    可是中国,不知道有多少人愿意贴钱去阿贾克斯试训,甚至就算去不成,只要这么口头邀请一下,然后把风声放出去,运作好了,也是一场富贵。

    消息既然是真的,就有太多准备工作要做。为了三个孩子阿贾克斯试训的事,半个尚动俱乐部都投入进来。

    几番措辞后,消息由刘毅松和吴天通知了段奇峰和成大器的家长。

    两家家长对什么阿贾克斯、什么试训,没有一概念。

    他们最开始关心的是会不会耽误自家孩子上学,后来关心的是路费和生活费用,最后关心的是自己孩子以后能靠这个赚钱吗?尚动会议室里,边学道十分少见地掏出了烟。

    抽出一支烟,递向杨恩乔,杨恩乔欠身接了过去。边学道又抽出一支,扔给吴天。

    捏着手里的烟,边学道问吴天:“这几个子是不是好苗子,你看不出来吗?”

    吴天笑了,:“我就是个在三流球队混日子的,我要是有阿贾克斯球探的眼光,早不在这儿给你当经理了。”

    这句话时,吴天不经意地看了杨恩乔一眼。

    见杨恩乔注意到了自己的眼神,吴天站起来跟边学道:“老刘还不知道呢,这事儿跟他舅子有关,咱俩研究没用,我去把他找来,问问他的意见和想法。”

    走到杨恩乔身边时,吴天:“你别急着走,我出去找个人,你们师兄弟也有阵子没见了,多聊聊。”

    杨恩乔站起身跟吴天头,吴天赶忙伸手把他按回沙发上。

    随手带上房门,吴天没急着找刘毅松,而是到医疗室跟关岳了会儿话,又跟几个组负责人碰一下头,才施施然到足球区找正在教导十几个男孩练习足球基础动作的刘毅松。

    吴天这么做,是想给杨恩乔制造单独跟边学道话的机会。

    刚才边学道进门之前,杨恩乔问吴天尚动俱乐部普通雇员月薪多少,招人有什么要求?

    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这话是什么意思,吴天入耳便知,但他当时没有跟杨恩乔多。

    吴天有他的难处和顾虑。

    首先,边学道的管理方式很简单直接,平常事务基是个甩手掌柜,但对发展规划、人事、财权抓的很紧。

    开馆这么长时间,只有最基层的工作人员边学道放权给吴天,其他岗位都要经他亲自把关才让进门。

    其次,就算吴天有权拍板招人,杨恩乔也是烫手的山芋。

    他是边学道的师哥,这个身份也好也不好。

    边学道在学校是学生,进了俱乐部就是老板,在这里,他还想不想认这个师哥是个问题,而且吴天不确定边学道和杨恩乔的关系到底怎么样。

    再者,杨恩乔是师哥,不经边学道安排,职位高了低了不好把握。

    可是吴天又想帮杨恩乔这个忙。

    不为别的,若不是当年杨恩乔找上吴天,去踢了一场大学业余比赛,吴天就不可能认识边学道,也就没有今天的尚动俱乐部总经理吴天。

    如果不认识边学道,现在的吴天,要么拼老命在外面跟人踢野球,要么把部身家拴在室内训练场上苟延残喘,要么南下找老队友混口饭吃,反正无论怎样,都不会比现在好。

    在吴天心里,杨恩乔是他的贵人。

    贵人落魄,不好帮归不好帮,但不能不帮。

    吴天已经想好,如果杨恩乔不好意思,他找机会跟边学道讨个人情,也要给杨恩乔安排个饭碗。

    吴天从来不是滥好人,但他身上有江湖人的仗义,和知恩图报的朴素认知。

    一路想着,吴天看到了正在督促学员折返跑的刘毅松。

    对刘毅松,吴天很是服气。

    整个俱乐部,要论谁最敬业,刘毅松这个副总第二,没人敢自己是第一。

    堂堂一个副总,日常工作要安排,突发事件要处理,可无论吴天怎么劝,他还是自己带了一个足球班,教1周岁以下的男孩子踢球。

    不少雇员不止一次看到刘毅松早来晚走,动手养护馆内设施,随手带一块抹布,看到不干净的地方就蹲下擦一擦,看到歪了的地方就扶一扶。

    开始时有人觉得他是装样子,也有人觉得他跛足,关注的东西太细碎不符合副总的身份,后来渐渐的,大家读懂了刘毅松眼睛里的责任感,继而产生尊重。

    有这样一个副总,这样一个标杆,加上不久前边学道狼性团队的内部演讲,整个俱乐部的风气非常好,大多数雇员都非常敬业。

    见吴天过来,刘毅松把学员们解散放到一边休息,迎着吴天打趣道:“大王又派你来巡山了?”

    吴天一脸不在乎,:“有个好人家,相中你舅子了,想招去当上门女婿,边老板想听听你的意见。”

    一听边学道找他,刘毅松拉着吴天:“在哪?带我去。”

    ……

    吴天出门前那一番做派,三分给杨恩乔看,七分给边学道看。

    边学道两世为人,若是吃不透吴天,也不敢用他。

    吴天一出门,边学道就问杨恩乔:“师哥,现在怎么样?有难处?”

    吴天给边学道打电话时,没背着杨恩乔。

    从边学道进门确认身份,杨恩乔就在琢磨措辞,他还没想好如何开头,却让边学道先破了。

    从始至终,吴天没,自己也没,边学道却一下猜到了,杨恩乔觉得,无论边学道父母有多少钱,这个子都实在是太精了,难怪家里放心让他撑着这么大一摊子买卖。

    杨恩乔的事儿,在边学道眼里不算个事儿。

    边学道跟杨恩乔打过交道、喝过酒,加上单娆零零碎碎提过几句,对这个人有一定的了解,学习不错,体育不错,人际能力也不错。

    在边学道心里,杨恩乔现在这种境况,不是他能力不行,而是运气不好,再加上一高不成低不就。

    来就有交情,杨恩乔身也不是烂泥,边学道不介意扶他一把。

    吴天跟刘毅松进门刚坐下,边学道就跟吴天:“咱们这儿的管理人员一直没配置满,我刚跟师哥了,请他来俱乐部帮帮忙,先熟悉环境,待遇跟关岳一样。过阵子开内部大会时,再具体安排。”

    对这个消息,吴天很高兴,站起来跟杨恩乔握手:“又一起合作了。”

    杨恩乔矜持地:“吴经理多指导我。”

    两人相视一笑。

    边学道接着把刘毅松介绍给了杨恩乔,两人握了一下手。

    吴天高兴是有原因的。

    他目前在尚动俱乐部待得很舒服,老板边学道放权,副总刘毅松不争权,还有一个傅立行,但一直比较游离。

    吴天可以是一人之下,一堆人之上。

    然而,眼看着俱乐部一天比一天火爆壮大,尤其是隔壁两个馆完成收购开始动工改造后,吴天觉得俱乐部里缺自己的帮手,这个人不是听话的心腹下属那种,而是伙伴或者盟友。

    现在俱乐部的管理层人少,一切好,以后补充到位后,内部人际关系肯定要复杂得多。

    别的不,吴天对自己的能力就不太自信。到底,自己就是个踢球的,经营了几天训练场,无论管理思维还是管理手段,在真正行家眼里不值一提。

    所以,俱乐部火爆,吴天心里的危机感就重。

    他甚至有羡慕刘毅松。

    刘毅松的舅子许志友跟边学道莫名地投缘,有许志友这一层关系在,经历过人生起落的刘毅松又懂得惜福,整个俱乐部最稳当的人就是刘毅松。

    就在吴天四处物色帮手时,杨恩乔找到了他。

    杨恩乔非常符合吴天的期待。

    首先,杨恩乔跟他和边学道都有渊源,这玩意可遇不可求。

    其次,杨恩乔现在不如意,他可以施恩。

    最后,杨恩乔这个人脑子活,有些事。

    而且,自己出门走了一圈,边学道就决定留下杨恩乔,还明确“管理人员没配置满”,这是一来就进管理层的节奏,可见两人交情不错。

    吴天相信,杨恩乔初来乍到,自己刻意拉拢交好,杨恩乔肯定知情识趣。

    虽然刚才边学道杨恩乔的工资参照关岳,吴天知道,绝对参照不了几天就会提上去,边学道这么,不过是怕自己和刘毅松有想法。

    以俱乐部的薪资水平,只要杨恩乔留下,除非出现其他重大机遇,再走的可能性不大,那样的话,杨恩乔就是自己的强力盟友。

    想着想着,吴天脸上的笑意来浓。

    刘毅松肚子里没吴天那么多弯弯绕,他正目瞪口呆地消化杨恩乔带来的消息。

    尽管当职业球员时犯过错,但刘毅松是个真正热爱足球的人。这一,边学道比不了,吴天比不了,整个俱乐部那么多会员、学员,估计没一个比得了。

    如果这事是真的,在刘毅松心里,简直就是天上掉馅饼,他立刻从狂喜陷入患得患失。

    刘毅松抛开边学道和吴天,不停地问杨恩乔跟对方通电话时的一些细节。

    四人最后商量决定,吴天、刘毅松和杨恩乔组成联络组,跟对方沟通,杨恩乔负责联络,吴天和刘毅松两个混过足球圈的动用各种关系辨别真伪。

    消息很快传来,阿贾克斯的试训邀请是真的。

    边学道和杨恩乔还好一,刘毅松和吴天高兴得都失态了。

    要知道,阿贾克斯的试训邀请,亚洲区一年也没几个名额。虽然,对许志友几人的邀请,是口头邀请,而且费用自理。

    可是中国,不知道有多少人愿意贴钱去阿贾克斯试训,甚至就算去不成,只要这么口头邀请一下,然后把风声放出去,运作好了,也是一场富贵。

    消息既然是真的,就有太多准备工作要做。为了三个孩子阿贾克斯试训的事,半个尚动俱乐部都投入进来。

    几番措辞后,消息由刘毅松和吴天通知了段奇峰和成大器的家长。

    两家家长对什么阿贾克斯、什么试训,没有一概念。

    他们最开始关心的是会不会耽误自家孩子上学,后来关心的是路费和生活费用,最后关心的是自己孩子以后能靠这个赚钱吗?

【精彩东方文学 www.mymedsaccess.com】 提供武动乾坤等作品手打文字版最新章节首发,txt电子书格式免费下载欢迎注册收藏
百度风云榜小说:剑来 乡村艳妇 一念永恒 圣墟 好色小姨 永夜君王 龙王传说 太古神王 诱惑人的好嫂子 我真是大明星 校花的贴身高手 真武世界 剑王朝
Copyright © 2002-2018 www.mymedsaccess.com dafabet大发体育 All Rights Reserved.
小说手打文字版来自网络收集,喜欢本书请加入书架,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