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人回档 正文 第157章 食堂里

作者/庚不让 看小说文学作品上精彩东方文学 http://www.mymedsaccess.com ,就这么定了!
    廖蓼能打听到的信息,左亨打听起来根没难度,效率更高,信息更详实。

    很快,左亨打听到王德亮和边学道同是春山人,打听到王文凯是松江工业大学大三的学生。

    左亨看着写在纸上的关系图,边学道、王德亮、王文凯都是春山人,王德亮和王文凯是同学,王文凯跟边学道同届,那么这三人很可能是同学关系,王德亮复读了。

    左亨不确定陶庆知不知道王德亮和边学道是同乡,事实上,就算知道是同乡,也可能被两人差一届的表象迷惑。

    尤其是王德亮跟寝室同学同龄,这子很可能比别人早上学一年。

    尽管捋清了三人的关系,左亨还是有一个关键想不明白,那就是为什么电话录音开始在熄灯闹事之前。

    关于这一,心思过人的闵传政也想不明白。

    左亨拿脑袋跟闵传政担保,那晚绝对是偶发事件,就算边学道几个事前得到消息晚上会断电,也不能保证肯定会闹事。

    信心满满的破案之旅就此打住,预判闹事是个解不开的死结,两人从心底里不相信边学道几个有这样的事。

    见左亨一脸的不甘心,闵传政对左亨嘴里的边学道,兴趣来浓了。

    左亨知道的背景,都跟闵传政了。闵传政很容易判断出,如果音频事件是个圈套,下套的人肯定是边学道。

    闵传政特别想跟边学道聊聊,问问他是怎么设计出这个杀人不见血的圈套的。

    左亨想带闵传政出去吃,闵传政:“哪也不去,就去食堂,没准还能遇上两个能看的姑娘。”

    在食堂,左亨去打饭,闵传政站在一旁四下张望,他还真找到两个能看的姑娘,廖蓼和徐尚秀。

    闵传政不认识徐尚秀,但他跟廖蓼是一个家属区长大的,他和左亨,时候没少挨廖蓼欺负。

    拍了下左亨,伸手向廖蓼方向一指,跟左亨:“去那边找我。”

    ……

    在边学道和单娆卿卿我我的时候,廖蓼和徐尚秀成了朋友。

    徐尚秀呢,是因为在学生会工作,几次学院活动,别人去找廖蓼不好使,徐尚秀去了,廖蓼就变得好话了。

    至于廖蓼,她接触徐尚秀,纯粹是因为好奇。

    心高气傲的单娆把边学道宝贝似的护在领地里怕别人抢,同样是这个边学道,之前使出痴情手段苦追徐尚秀,却没追上。

    单娆眼光高是众所周知的,她的选择,注定了边学道不是平常人,那么边学道苦苦追求却没追上的女生呢……是了解单娆的人,是会通过这件事觉得徐尚秀这个女生有内容。

    抱着一定目的性,廖蓼跟徐尚秀接触了一段时间,慢慢地她发现,外圆内方、外柔内刚的徐尚秀很对她的脾气。

    于是两人就真的成了朋友。

    之前廖蓼几次主动接触边学道,这有她好奇边学道是个什么样人的因素,也有替徐尚秀打探的因素。

    今年廖蓼生日那天,她谁也没找,只找了徐尚秀。

    两个女孩在ktv疯玩了一下午,几瓶啤酒下肚,廖蓼问徐尚秀:“你和管院那个边学道是怎么回事?”

    喝了酒的徐尚秀傻笑一下,:“怎么回事?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比你都想知道是怎么回事。你认识他吗?你打电话把他……叫来,当面问问他是怎么回事。”

    完,徐尚秀拿起啤酒,自顾自地喝了起来。

    廖蓼问徐尚秀:“大学之前你不认识他?”

    徐尚秀醉眼朦胧地看着廖蓼:“不认识啊,不是一个地方的,怎么会认识他?”

    廖蓼想了一下,紧追不舍地问:“你好好想想,是不是坐火车、坐大巴、迎新生时见过面……要不就是上聊过天,你把自己的信息跟人过?”

    徐尚秀边喝酒边:“没有,都没有。我第一次看见他,是在食堂门口,他看见我就跟看见鬼一样……不对,这句不好,不是见鬼,是看见……我也不上来,反正很吃惊的样子。”

    廖蓼也拿起啤酒,浅浅喝了一口:“难道是一见钟情?”

    徐尚秀摇头:“不是,不是那个感觉。就好像……就好像他之前暗恋过一个跟我长得很像的女生,那个女生或者出国了,或者去了外地,或者已经不在人世,总之不应该出现在东森大学……他第一次看见我时就是那个表情。”

    廖蓼问:“所以你拒绝了他?”

    徐尚秀反问廖蓼:“换了你,你会立刻接受吗?”

    廖蓼:“换了我?还真不一定!”

    徐尚秀站起来走到唱机前,:“不别人了,咱两唱歌。”

    见徐尚秀拿起了麦克,廖蓼放下啤酒问:“你的什么歌?”

    徐尚秀:“再度重相逢。”

    廖蓼问:“你刚不是唱一遍了吗?”

    徐尚秀:“刚才唱的不好,再唱一遍。”

    廖蓼走过去:“给我一支麦克,咱两一起唱。”

    ……

    看见一脸笑容的闵传政坐到了对面,廖蓼微皱眉头,看着闵传政:“你不跟那帮狐朋狗友玩飞车去,跑这来干什么?”

    闵传政还是一脸笑容地:“想你了啊!”

    廖蓼:“左亨上次被我扣了一脑袋热汤,你也想试试就继续。”

    闵传政面色不改,:“我跟那个专吃窝边草的家伙不一样,再了,咱两关系这么铁,时候过家家,你给我当了十多次媳妇呢!”

    没等廖蓼话,左亨端着餐盘走到跟前,看着闵传政:“你这背后人坏话的毛病就不能改一改?”

    徐尚秀认出左亨是当初开车撞到她和陶庆的人,见左亨大刺刺地也坐到了这一桌,徐尚秀看向廖蓼。

    廖蓼看着她:“咱两快吃,吃完就走。”

    左亨看向徐尚秀,:“那次开车的事,真是对不起。”完,左亨扭头跟闵传政:“这位就是上次我开车不心碰到的那个,我跟你过。”

    闵传政粘上毛比猴都精,立刻知道跟廖蓼坐在一起的这位,就是陶庆的女朋友。让左亨吃过大亏的边学道,正是这位的狂热追求者。

    闵传政脸上的笑容更灿烂了,仔仔细细地打量了徐尚秀一遍,:“这可不行,要不咱几个换个地方吃吧,让左亨好好陪个礼。”

    廖蓼眼睛在闵传政和左亨脸上来回转,她很清楚这两个人是什么脾性,这么一唱一和的肯定有图谋。

    难道这两人中有人看上徐尚秀了?

    廖蓼先是觉得很有可能,然后觉得不太像。廖蓼知道左亨在边学道身上吃过亏,以左亨的性格,事后肯定要摸边学道的底,他不可能不知道边学道和徐尚秀的事。

    所以,左亨想通过徐尚秀报复边学道的可能性,远远大于看上徐尚秀的可能性。

    来因为陶庆的事,徐尚秀最近心情很不好,这几天廖蓼一直变着法宽慰徐尚秀。

    廖蓼猜得出,边学道之所以算计陶庆,百分之百是因为徐尚秀。陶庆这个人怎么样且不,廖蓼觉得徐尚秀很可怜、很无辜。

    如果现在左亨想通过伤害徐尚秀来报复边学道……

    廖蓼觉得徐尚秀现在很危险。

    放下筷子,廖蓼跟徐尚秀:“吃饱了,咱两走吧。”

    徐尚秀早就想走了,闻言立刻放下筷子,就要起身。

    左亨见了,上半身靠在椅子背上,扬声:“你男朋友被人算计了,王德亮跟边学道是同学,你不想听听吗?”

    徐尚秀愣了一下,没话,转身就要走。

    左亨接着:“上次的车祸是故意的,陶庆找我帮忙,我才这么做的,这个想听吗?”

    在左亨心里,被开除的陶庆已经完没有价值了,卖了他换来徐尚秀的关注,也是值得的。

    边学道女朋友毕业离校了,陶庆被开除了,左亨很自然地把边学道的行为归结为扫清重新追求徐尚秀的障碍,他决不能让边学道顺顺利利得逞。

    见徐尚秀站住不走了,廖蓼拿出手机,给边学道发了一条短信:左亨缠住徐尚秀,食堂二楼。

    徐尚秀看着左亨问:“你什么?”

    左亨:“我挨了边学道的揍,陶庆又认为边学道是他情敌,就来找我,演一出苦肉计给你看。”

    徐尚秀问:“你的是真的?”

    左亨轻松地:“我为什么要往自己身上泼脏水?不然的话,我当时那个车速,车子怎么会失控?”

    见徐尚秀不话,左亨接着:“不过据我所知,陶庆也是被逼的,边学道私下找过他,用了很多办法威胁他,****他,他也是太害怕失去你,才出此下策。”

    静了一会儿,徐尚秀:“你还知道什么?”

    左亨:“这次的事,边学道脱不了关系。”

    徐尚秀看着左亨:“你有证据吗?”

    左亨把搜集到的资料,和闵传政的分析,一股脑给徐尚秀听。

    廖蓼从头听到尾,等左亨完,她插话:“你这些都是猜的,录音开始在闹事之前,这你怎么解释?”

    左亨刚想话,就看见边学道顺着过道向他们这边走来。

【精彩东方文学 www.mymedsaccess.com】 提供武动乾坤等作品手打文字版最新章节首发,txt电子书格式免费下载欢迎注册收藏
百度风云榜小说:剑来 乡村艳妇 一念永恒 圣墟 好色小姨 永夜君王 龙王传说 太古神王 诱惑人的好嫂子 我真是大明星 校花的贴身高手 真武世界 剑王朝
Copyright © 2002-2018 www.mymedsaccess.com dafabet大发体育 All Rights Reserved.
小说手打文字版来自网络收集,喜欢本书请加入书架,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