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人回档 正文 第155章 学校的手段

作者/庚不让 看小说文学作品上精彩东方文学 http://www.mymedsaccess.com ,就这么定了!
    15号早上,天阴沉沉的,没有一丝风,就那么阴着,十分压抑。

    艾峰醒的早,扭头看了一眼窗外的天色,嘟囔一句:“这鬼天气。”

    跳楼男生的尸体是在9号楼下被发现的。

    当时天还很早,据最早发现出事的,是一个听见响声,从阳台往下张望的学生。

    所有听到消息的学生,无一例外,第一时间联想到了昨天的大搜捕。

    学生们出门上课的时候,遗体已经运走了。

    虽然用水冲洗过,地上依然留有一块殷红。

    所有经过警戒线的学生,都自发止住交谈,放轻脚步,似乎怕惊动附近某个绝望而决绝的灵魂。

    王德亮寝室的男生在外面听到学校有人跳楼的消息,立刻往寝室打电话,响了好久也没人接。

    大家赶紧跑回寝室,结果看见陶庆在床上睡得正香,不时还吧嗒吧嗒嘴。

    不久,出去吃早饭的老七回来了,跟大家:“老陶昨晚跟我,院领导极力保他,这次根没什么大处分。”

    王德亮回来后,听到老七的话,心里十分不解。

    院领导在音频里都被名骂了,还保他?为什么保他?私生子?要是这样都弄不走陶庆,这家伙也太福星高照了吧。

    陶庆醒来后,听有人跳楼的事,眼珠一转,脸上喜色更浓。

    大家都知道他喜从何来。

    不管早上跳楼的男生是不是因为6·1的事背了处分才想不开,这个节骨眼跳楼,学校肯定压力很大,在处分其他被6·1牵扯到的学生时,一定会有考虑,手底下难免要松一,不然接着再跳下去一个,学校就彻底背黑锅了。

    所以,即使昨天院领导的话当不得真,今天有人跳楼,对陶庆来也肯定是有利消息。

    最起码,他再用跳楼戏码威胁学校时,效果翻倍。

    大家能够理解陶庆的难处,但听见别人跳楼身死,把喜色表现得这样明显,还是让人不舒服,城府不深是一方面,自私凉薄也是有的。

    在卫生间,划上门,王德亮给边学道发了条长短信,把得到的信息了。

    很快,边学道回复了,只有一个字:等。

    没用等多久,下午一多,教务处来电话,让陶庆去一下。

    下午两,导员、班长和教务处一个老师一起来到陶庆寝室,向大家宣布了对陶庆的处分结果。

    “文法学院法律系级学生陶庆,使用通讯设备在年国家英语四级考场上作弊,并且在4年6月1日晚,违反学校规定,严重影响学校教育教学秩序、生活秩序以及公共场所管理秩序,造成严重后果,且屡教不改……”

    “该生一系列违反校规行为,校方都有充足证据,经校长会议研究决定,对该生处以开除学籍处分,即日生效。”

    导员还告诉大家,因为陶庆在教务处言语不当、行为失常,考虑寝室其他同学的安,由校医院、保卫处、学生处联合派人,将其安顿在校内的专家宾馆。学校已经联系了陶庆家人,很快就会赶到学校。

    原大家还奇怪,学校怎么正儿八经地跟他们宣布这事,原来是学校怕陶庆再玩跳楼那一招儿,直接软禁了。

    可能是怕寝室学生跟陶庆家属什么不利学校的话,先来宣布处理依据和结果,跟大家对一下口风。

    王德亮心里终于踏实了。

    前前后后他配合边学道算计陶庆两次,如果这次再弄不走陶庆,王德亮的心理压力就太大了。

    人嘛,做了亏心事,肯定会心虚。

    陶庆一而再地飞来祸事,这次又跟王德亮有间接关系,王德亮实在怕哪天陶庆想通了门道,然后一声不吭,学马加爵直接把自己弄死。

    现在陶庆被开除了,甚至用上了少见的手段,可见学校的态度异常坚决。

    现在想想,昨天谈话时,院领导肯定跟陶庆用了缓兵之计,可笑自己还跟着疑神疑鬼,到底是边学道道行深。

    有那么一会儿,王德亮觉得自己挺不是个东西,活生生把室友弄开除了,可是转念他就将这个念头丢到脑后。

    “陶庆既然被边学道盯上了,自己不参与,他也很难平安度过大学四年,不过是早一天晚一天,方式上的差别。”经过这次的事,王德亮深信边学道有这个能力。

    15号一整天,东森大学的气氛都是沉闷而悲伤的,徐尚秀尤其悲伤。

    两个寝是联谊寝,导员走后不久,徐尚秀就知道陶庆被学校开除学籍了,她几乎难以面对这个消息。

    陶庆考了三年才来到东森大学,结果两年没读完,被学校开除了,以这么耻辱的方式离开大学校园。

    尽管在此之前徐尚秀已经在思考重新整理两人之间的关系,但她真的不忍看到陶庆落得这么个结果。

    证据确凿,校方决定已下,对这一切,徐尚秀无能为力。

    ……

    6·1的事儿,远在北京的单娆也听了。

    6月15号晚上,单娆给边学道打来电话,第一句就是:“学校没抓到你吧?”

    边学道听了一愣,问:“抓到我什么?”

    电话里,单娆把声音放低,:“音频里的礼花,是你放的吧?别不是你啊!家里的礼花我可看见了,我走之前没找到机会放,再,音频里了,是1号楼的人放的,整个1号楼,除了你还能有谁存着礼花?”

    边学道:“好吧,你是就是,可别出去啊!”

    单娆:“我会坑我自己老公吗?”

    边学道:“这句我爱听,再一遍。”

    单娆:“没了,就一遍。”

    边学道轻声问:“在那边怎么样?适应了吗?累不累?”

    单娆:“工作还行,就是压力挺大,心累。还有就是……想你。”

    边学道忽然换了个语气:“我也想你。你现在在哪?话方便吗?”

    单娆:“方便啊,在家呢,不然我也不会礼花的事儿。”

    边学道问:“屋里有别人吗?”

    单娆:“没有。”

    边学道问:“屋门关了吗?”

    单娆警觉地问:“你要干什么?”

    边学道接着问:“你现在穿着睡衣?”

    单娆:“嗯。”

    “我见过吗?”

    “到北京新买的。”

    “什么颜色?”

    “粉色的。”

    “****呢?”

    “你问这个干吗?”

    “告诉我。”

    “上身白的,下身黑的。”

    “把白的脱下来。”

    “不。你个色鬼,我挂电话了。”

    “听话,把白的脱下来。”

    “你干吗?”

    “脱下来。”

    “……”

    “脱下来了吗?”

    “嗯……”

    “摸摸自己的胸。”

    “你滚蛋,我绝不。”

    “你就当替我摸的,我特别想你,真的。放礼花时我就想,来该是放给我的娆娆看的。”

    “那你来北京吧!”

    “等不及了,娆娆,替我摸两下。”

    “……”

    “别忍着,我想听你的声音。”

    “你怎么变得这么坏了?”

    “想你想的。”

    “我真挂电话了。”

    “把手放在胸上,你就当是我在摸你。”

    “……”

    “什么感觉?”

    “感觉你不是个东西!”

    单娆真把电话挂了。

    边学道叹息一声,看来自己还是水平不够。

    以前看上帖子,好多高手隔着电脑,靠两张嘴皮儿,就能把对面素不相识的少女、少妇、大妈得红果果的。

    边学道不知道的是,挂了电话没一会儿,单娆就去卫生间洗内衣了。

    ……

    6月16日,天色依旧昏暗,飘着毛毛细雨。

    早上7多,9号楼和1号楼的学生被一阵哭声惊动了。

    两栋楼之间的羽毛球场地上,一个年轻女孩和一个中年女人,不顾淅沥细雨,趴在地上撕心裂肺地哭着。

    两人哭声不大,但穿透力极强,直击人心。

    学生们聚在窗前和阳台上往下看,一望便知是昨天跳楼男生的家人来了。

    让围观学生愤怒的是,学校派在两个家属身边的工作人员,居然就那么撑着伞站在一边,看着两个女人在雨里哭,不过去劝,不过去扶,也不过去帮她们遮雨。

    几个住在9号楼的女生在楼上看不下去了,拿着伞,从前门绕过来,站在两个哭泣的女人身边,用手里的伞给她俩挡雨,不顾自己半边身体露在伞外被雨淋湿。

    没多一会儿,撑伞的女生,被死者妹妹哀哀的哭泣带动,也抽泣起来。

    见此情景,周围楼上的男生被感染了。

    让大家再像6·1晚上那么闹事是不可能了,首先现在是白天,其次楼下哭的弄不好就是因为6·1才跳下来的。

    不可承受的前车之鉴。

    这个世界上,除了愤怒的喊叫能显示力量,无声的行动更让人震撼。

    男生们陆陆续续从楼里走出来,走到羽毛球场,高高举起手里的伞,为哭泣的家属和女生挡雨,把自己暴露在雨中。

    后赶到的男生,则用自己手里的伞,给前面的同学挡雨,同样把自己暴露在雨中。

    为别人撑伞,让自己淋雨。

    楼上围观的学生霎时停止了议论。

    在水房阳台上看到这一幕的陈建,冲走廊里大喊:“老八,老八,童超,快带你的相机来阳台!”

    十几分钟后,从楼上看下去,大半个羽毛球场都被五颜六色、各式花纹的雨伞遮住了。

    那场面,凄美而壮观。

【精彩东方文学 www.mymedsaccess.com】 提供武动乾坤等作品手打文字版最新章节首发,txt电子书格式免费下载欢迎注册收藏
百度风云榜小说:剑来 乡村艳妇 一念永恒 圣墟 好色小姨 永夜君王 龙王传说 太古神王 诱惑人的好嫂子 我真是大明星 校花的贴身高手 真武世界 剑王朝
Copyright © 2002-2018 www.mymedsaccess.com dafabet大发体育 All Rights Reserved.
小说手打文字版来自网络收集,喜欢本书请加入书架,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