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人回档 正文 第145章 春暖花开的傍晚

作者/庚不让 看小说文学作品上精彩东方文学 http://www.mymedsaccess.com ,就这么定了!
    边学道遇见的,是消失了很久的沈馥。

    沈馥推着一个轮椅,轮椅上坐着的是边学道当初的房东,总是笑眯眯的老太太,沈老师。

    沈馥依然是上《乐器发展史》课时,那副“目中无人”的表情。

    边学道和她迎面而行,沈馥的眼睛明明看到了边学道,但从她的表情中,没有一儿看到人的反应,似乎对面是个透明人。

    她的眼睛穿过了边学道,看着他身后的路面。

    很显然,尽管沈馥的几堂课边学道一节没落下,沈馥对他完没有印象。

    边学道不是自恋的人,那么大的阶梯教室,哪个老师都认不人,何况沈馥这样有性格的老师。

    轮椅上的沈老师表情有怪,见边学道看着她,她也直直地看着边学道。

    忽然嘴角动了动,慢慢地抬起手,指着边学道。

    沈馥这下注意到了边学道。

    她从轮椅后面,绕到沈老师身前,半蹲下去,问沈老师:“妈?怎么了?”

    妈?

    从沈馥的这声称呼里,边学道一下想起了很多信息。

    沈馥,就是沈教授老两口卖房去陪伴的独生女儿?沈教授呢?他们不是去北京定居吗?怎么又回来了?才一年不见,沈老师怎么变成这幅模样?

    顺着沈老师的手指,沈馥抬头看向边学道,可是她没有一印象。

    沈老师对边学道的印象似乎很深,张着嘴,费力地着:“边子……”

    边学道闻言,凑了过去,也蹲下来,问沈老师:“沈老师,我是边,你这是怎么了?什么时候回来的?”

    沈老师盯着边学道看,眼睛灵活了很多,有了几分离开松江前的神采。

    可是她的嘴明显跟不上思维,含混地吐字道:“病了,我病了。”

    沈馥见妈妈似乎跟边学道很熟,扭头问边学道:“你是我妈学生?还是我爸学生?”

    边学道看着沈馥:“都不是,我在沈老师家租住过一段时间。”

    沈馥轻轻了一下头。

    边学道见沈馥推着沈老师要走,问沈馥:“沈老师住哪,有时间我去看看你们。”

    沈馥侧头想了一下,没话,推着轮椅走了。

    直到走出几十米,边学道看见沈老师探出来的手还没有缩回去。

    一截手臂支在轮椅外,像孤崖上已经枯萎的老树,孤零零地消磨最后的有生岁月。

    以边学道的阅历,他知道沈老师八成得了血栓脑梗之类的疾病,而且很重,已经到了偏瘫的程度。

    其实现在想想,沈馥身上的气质,很大一部分是传承自她父亲沈教授,冷冰冰的,有清高。

    到家的时候,发现单娆已经回来了,正在厨房洗水果。

    中部今年公务员招录名单公示期已过,单娆现在已经是国家干部了。

    单娆父母在家里地安排了一顿酒席,为了避嫌,请的人不多,但都是重量级的。

    最起码在她们家那里,是重量级的。

    单娆也正式成为单鸿的接棒人,很多人心里都清楚,只要单娆再迈一步,单氏家族就能彻底鸟枪换炮。

    所有人都存了这个念头,只有单娆不知道。

    她正在憧憬着自己提前一年去北京站稳脚跟,明年边学道毕业后,或者考公务员,或者找工作,去北京跟她汇合,两人在北京一起打造一个比红楼这里更温馨的家。

    可是边学道自己心里清楚,短期内他是绝对不会去北京的。

    且不北京堵城之名如雷贯耳,他的好多机会,都在松江。

    他的好多事业,好多想法,都只有在松江才施展得开。

    在松江,他有信心凭着记忆的优势,打拼出一个天时地利人和的局面,离开松江的边学道,不泯然众人矣,也等于废了一大半武功。

    可是他没有跟单娆,他也不能跟单娆。

    边学道只想在单娆走之前,两人平平淡淡地度过她毕业前的日子,一起做饭做菜,一起吃饭,一起散步,一起游泳,如果时间来得及,他想带单娆去自己的俱乐部看看,玩一玩。

    即使边学道已经有了某种猜测,但他没有太过悲伤。

    他就是穿时空缝隙而来,更多时候,他执著的不是长久的拥有,而是曾经一起牵手,见证过,体味过。

    因为在边学道心底里,有一个他自己一直都不敢触碰的念头,那就是,他不知道今世他会否因为其他原因猝死在14年的秋天。

    如果那是他的命。

    所以,他是真正的享受过程。

    边学道对单娆的爱,在某些地方已经超过了爱徐尚秀,也正因为这种爱,他不能用自己的感情捆绑踏上青云的单娆。

    单娆有单娆的命途,她的未来可能应该无限璀璨,而不是陪自己徜徉家园,然后在1年后秋天里的某个早晨哭泣。

    一直以来,边学道做事、创业、赚钱,他改变的似乎都是自己的命运。

    可是,还是因为他的一个决定,害得徐尚秀复读一年,也因为他加入了99,并且赚了钱,所以孔维泽才陷深,身陷囹圄。

    没有他,也许徐尚秀更快乐。

    没有他,也许孔维泽不会哭。

    所以边学道对触碰身边人的命运,心怀戒意。

    尤其是,边学道不能确定自己今世的伴侣会不会依旧是徐尚秀。如果是,他要求单娆为他放弃太多东西,可又困于宿命的安排,不能和单娆结为伴侣,他如何面对自己的良心?

    当婚姻还是边学道心里对爱情的唯一承诺和兑现方式,知道了宿命,又偏离了宿命轨迹的他,有着先知者的快感,也有先知者的两难。

    每次看着单娆,边学道一会儿想将这个可爱的女人攥在手心,一会儿又想放她去更高更广阔的天空飞翔。边学道不止一次地想,如果狠下心,跟单娆一夜****,会不会就能帮自己下决心?

    可是他又害怕,他怕有朝一日单娆恨自己。

    所以他宁愿让单娆完整地走,宁肯以后他恨自己,或者恨单娆。

    俗人一个,就算对别人再狠,内心深处终有禁区。

    5月1日,管院、外语、传媒、文法四个学院联合搞了一台晚会。

    舞台搭在边学道曾经常驻的1a后门附近,组织者拉来了可口可乐的赞助,灯光、音响、舞台还都很像那么回事。

    晚会的主要力量来自主办的四个学院,但其实各学院都有人参加,算得上一次型的校内歌手联欢。

    晚会前的校内宣传做得很足,食堂、寝室楼、主楼、图书馆、体育场……几乎所有公告栏上都贴着宣传海报。

    可惜,整天穿梭在俱乐部和红楼之间的边学道,一直没看到。

    1号这天中午,边学道人还在俱乐部指挥施工,接到了李裕的电话。李裕告诉他,晚上有一场晚会,他要代表学院上台演出,让边学道准时去捧场。

    若是别人,没准边学道听过就算了,八成不会去,可是李裕特意打了电话,边学道是一定要回去的。

    单娆最近行踪不定,似乎她爸爸在松江办什么事,单娆经常去宾馆陪他爸爸。

    下午,边学道早早回到红楼,洗了澡,定好闹表,爬到床上睡了一觉。

    没办法,他最近有用脑过度。

    亲身参与进去才发现,这么大一个工程,真的是很累人的活儿,难怪一个多月下来,傅立行人都瘦了一圈。

    边学道觉得最后结算时,真应该多给老傅辛苦钱。

    过了5月中旬,边学道的财务状况好转了很多。

    首先是温从谦的工作室上了轨道,效益一直在增加。

    其次是天气渐暖,诚信自行车的生意也好了起来。

    再者,前阵子签运动员的支出,比他预计的要少一截,这让他省出一部分卖歌的钱在手里留作机动。

    通过这次的事,边学道试验出温从谦是个可交的朋友。因为最近几次工作室收益分成,温从谦明显多给了边学道不少,但老温没跟边学道提一句。

    夕阳把房间染成金黄色的时候,边学道床头的闹表响了。

    简单洗了一把脸,套上衣服,向1号和11号楼之间走去。

    到地方的时候,人已经不少了,好些人是带着板凳来的。女生大多数是结伴来的,要是其中有美女,周围的男生肯定不看舞台,偷着瞄人。

    最兴奋的是大一的学生,除了去年迎新时的几次晚会,校园里一直没有什么像样的娱乐活动,让好多对大学生活充满期待的孩子很是失望。

    等了几个月,终于在春暖花开的日子,等到了校园晚会的到来。

    晚会的学生主持人很贴心,站在台上只了几句感谢可口可乐公司的赞助,感谢学校相关部门和各学院学生会的大力支持,就报了第一个节目的歌名《海阔天空》。

    上场的是一个叫“林间风声”的乐队。

    五个男生,一个主唱,一个吉他手,一个贝斯手,一架电子琴,一个架子鼓。

    看到这个阵势,周围的学生一下沸腾了。

    第一个就这么专业,有看头。

【精彩东方文学 www.mymedsaccess.com】 提供武动乾坤等作品手打文字版最新章节首发,txt电子书格式免费下载欢迎注册收藏
百度风云榜小说:剑来 乡村艳妇 一念永恒 圣墟 好色小姨 永夜君王 龙王传说 太古神王 诱惑人的好嫂子 我真是大明星 校花的贴身高手 真武世界 剑王朝
Copyright © 2002-2018 www.mymedsaccess.com dafabet大发体育 All Rights Reserved.
小说手打文字版来自网络收集,喜欢本书请加入书架,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