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人回档 正文 第95章 舍财与富贵

作者/庚不让 看小说文学作品上精彩东方文学 http://www.mymedsaccess.com ,就这么定了!
    过了****,边爸吃完早饭去上班了。

    不到九,边学道拉着边妈去银行。

    把钱转存到家里存折上的时候,边妈留下一万,只存了十五万。

    在银行里边学道不好问什么,出了银行,边妈拉着边学道往东走。

    边学道问边妈:“这是去哪?”

    边妈:“市东边新建了一个大方寺,今天带你去看看。”

    到了边妈的大方寺,比边学道预想中要得多,一共只有三座殿,分别供奉着师释迦牟尼佛,地藏王菩萨和观世音菩萨。

    寺里不少地方还没有完工,有些地方干到一半停下了。

    边妈在偏殿一个屋子里找到一个老和尚,双手合十问道:“师父,上次来见有人捐铺地砖的善款,不知道地砖够了吗?”

    老和尚摇头:“还差一些。”

    边妈问:“一块地砖多少钱?”

    老和尚指着脚下的大方砖:“五十元一块。”

    边妈向门外看了一眼,发现院子里还有好大一片露着地皮,扭头又看了边学道一眼,一狠心,跟老和尚:“师父,我捐一百块砖。”

    边学道一下愣住了,一百块砖,就是五千块钱啊!

    买菜时三毛五毛都要算清楚的老妈,什么时候这么大方过?

    老和尚双手合十:“随喜功德,广种福田。”

    如果是别的事,边学道可能会拉着边妈,捐钱建寺这事,边学道肯定不会阻拦的,他甚至想趁老妈不注意,自己也捐几块砖。

    在捐款名册上写名字的时候,边妈让边学道上去写。

    边学道问:“怎么写?”

    边妈:“写你捐了一百块砖。”

    边学道问:“你和我爸呢?”

    边妈:“我和你爸捐过了,就写你自己。”

    最后结果是,边学道捐了四十块砖,边爸捐了三十块砖,边妈捐了三十块砖。

    在寺里拜了一圈,烧了香,边学道和边妈出了大方寺。

    边学道问边妈:“老爸要是知道捐了这么多,会不会发飙?”

    边妈笃定地:“不会。”

    边学道问:“为啥?”

    边妈:“这是昨晚我和你爸商量的。”

    边学道睁着眼睛问:“为啥?”

    边妈:“为你积福。你这次得的是偏财,按老人法,这样的钱不能自己花,一定要舍出去一些给别人,才能不伤自己的福气。”

    边学道问:“还有这一?”

    边妈:“剩下这五千,你带两千回学校,遇到困难的人就施舍。你爸下岗前一个同事,老婆去年检查出肿瘤,他今年三月出了车祸,家里困难得不行了,过两天我和你爸拿五百看看他去。”

    边学道问:“五百?给他一千得了。”

    边妈摇头,:“升米恩斗米仇,以后走上社会,这个道理你一定要懂。再者,咱家什么条件大家都知道,拿五百已经是天大的人情,拿一千就太反常了。”

    接下来几天,边学道天天劝边妈跟他去看楼,边妈:“横财不可露,就算买,也要先把这个房子联系卖了再,不然亲朋好友会想怎么突然有这么多钱。房子的事你就别管了,我和你爸要是看到合适的房子,就告诉你回来看看。”

    边学道知道老爸和老妈肯定达成了某种共识,他再怎么劝也没多大用。反正钱给家里了,家里短时间内不会再因钱受憋。

    他能感觉到,自己把这十几万带回来,家里的气氛不一样了。爸妈脸上的笑容比从前多了。就算从不跟边学道,边爸边妈心里一直装着边学道毕业以后结婚的事。现在一下多了十几万,底气一下足了不少。

    在边爸心里,自己和老婆再干几年,等儿子要结婚时,凑出三十万,就算结婚对象是儿子刚的公务员人家的女孩,估计问题也不大了。

    在家这十几天,是边学道这半年多来最舒服最自在的日子。

    在外面他要伪装自己,他要戴上面具,可是回到家,他可以做回孩子,去年的时候,边学道还有抗拒这种感觉,今年他却十分享受这种感觉。

    一天夜里,他想明白了其中原因。

    一定程度上,男人甚至比女人更需要家庭这个港湾让自己栖息休整。

    从生理上到法律上,单娆现在还不能给边学道一个完整的家的感觉,生性谨慎的他有很多事情不能不分你我地完交托给单娆,所以尽管两人感情生活很甜蜜,边学道心灵深处的疲惫依然无人可以抚慰。

    所以,父母所在的地方就成了他最无拘束的擦拭心灵之所。

    返回松江前****,边学道真真生出了不想走的念头。但他不仅要回去签合同交房款,还有一个饭局要参加。

    打电话邀请他的是许志友,设局请客的却是吴天。

    之前在传媒院冠军球队的联谊晚宴上,吴天酒后曾拍着胸脯要去看看许志友姐夫,大家以为他是话赶话逢场作戏,没承想五天前他还真去许志友家了。

    孤独失意多年,沉浸在中年丧妻、落魄无助状态中的许志友姐夫,一直沉默寡言,即使面对热情善谈的吴天也是一样。

    谁知第二天吴天又去了,拉着许志友姐夫喝了一下午酒,把当年的风光,圈里的龌龊角落,挨个数了一遍,这一天许志友姐夫的话多了一些。

    第三天吴天再去时,带了两个泥瓦工,吴天出钱买料,把许志友家的房子修补了一下,然后让几个孩子去对面串店买了一些烤串,又跟许志友姐夫喝了一顿。

    吴天跟他:“你比我岁数大,踢球的资格比我老,在圈里的成就比我高,但这些都不是我跟你喝酒的原因。”

    见许志友姐夫很用心地在听,吴天继续:“我来跟你喝酒,是因为我敬你身上‘情义’二字。听许子,当年你已经因伤退役了,还是拿出所有钱想换老婆一条命。老婆走了,你又收留抚养年幼无亲的舅子,这事听着在情在理,但真他妈轮到身上,我跟你,没几个能做到的。你是个爷们!今天你能坐这儿跟我喝这顿酒,是我吴天的荣幸,我再出去跟朋友吹大气,我跟你这样一个爷们喝过酒,他们得一个服字。”

    那天吃饭,许志友几个孩子都没在场,只是后来远远听见许志友姐夫在屋子里喊着许志友姐姐的名字嚎啕大哭。

    那天以后,许志友姐夫不再郁郁颓废,洗心革面要重新振作,支撑起这个家。他安排了一顿饭,要好好感谢当头棒喝唤醒了他的吴天,还让许志友联系经常挂在嘴边的边大哥,让他的边大哥也一定来。

    其实自从边学道将一把收款箱钥匙给孩子们保管后,许志友家的经济状况已经好转了很多。家里的变化刘毅松看在眼里记在心里,知道这是舅子遇到贵人了。现在既然想要开始新的生活,自然要一一谢过。

    为了等边学道回松江,这顿饭推后了一天。

    吃饭的屋子跟租书屋隔了一扇门,面积很,因为已经放了一张**,支开一张圆桌立刻显得很狭挤。

    刘毅松把家里昏暗的灯泡换成了高瓦数的节能灯,又特意买了一套新的瓷碗和筷子,用来招待客人。

    选筷子时,许志友喜欢刻着梅兰竹菊图案的,刘毅松却坚决买了写着“富贵”二字的。

【精彩东方文学 www.mymedsaccess.com】 提供武动乾坤等作品手打文字版最新章节首发,txt电子书格式免费下载欢迎注册收藏
百度风云榜小说:剑来 乡村艳妇 一念永恒 圣墟 好色小姨 永夜君王 龙王传说 太古神王 诱惑人的好嫂子 我真是大明星 校花的贴身高手 真武世界 剑王朝
Copyright © 2002-2018 www.mymedsaccess.com dafabet大发体育 All Rights Reserved.
小说手打文字版来自网络收集,喜欢本书请加入书架,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