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兵王 第2281章 奇怪的举动

作者/步千帆 看小说文学作品上精彩东方文学 http://www.mymedsaccess.com ,就这么定了!
    不知不觉中,二人已分别落下五十子,叶谦很明显的占据了上风,这点,就连叶谦也觉得惊讶,觉得奇怪,他以为,像柳心月这样的人,应该是有着很高的棋艺,起码,也应该像自己的师父一样,虐自己那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不过,事实,显然不是这样。

    “一子定中原。”叶谦微微的笑了笑,道,“上三四。”

    柳心月低头看了一眼,眉头微微的蹙了一下,自己沒棋了,哼,柳心月心里暗暗的想道:“臭子,刚才还装逼自己不会下棋。”完,柳心月拿起叶谦的黑子落下,不过,并不是叶谦所的位置,而是放在了另外的地方。

    “上四五。”柳心月拿起一颗白子落下,微微一笑,道,“你沒棋了。”

    叶谦微微一愣,仔细的回忆了一下脑海里所记下的棋局,不可能啊,按照自己的棋路,应该是柳心月沒棋了才对啊,叶谦的眉头微微的皱了皱,似乎有些想明白了,肯定是柳心月沒有按照自己的法落棋。

    “你是不是耍赖了,这局明明就是我赢了。”叶谦道。

    “是你输了,怎么,想输了不认账吗。”柳心月道,“不信你自己看啊,棋局摆在这里,我又不能作假。”

    叶谦苦笑一声,道:“你明知道我看不见,你肯定沒按我的落子,你耍赖,这可不像是一代宗师的风格啊。”

    微微的撇了撇嘴巴,柳心月道:“我可沒自己是一代宗师,我只是一个女人,你可是男人哦,难道一点都不懂得礼让吗,男人应该让着女人点。”

    这是什么道理啊,叶谦苦笑一声,这柳心月还想是一个大门大派的掌门吗,简直就是个女人嘛,“得得得,你你赢了就赢了吧。”叶谦无奈的道,“我算是明白了,不管什么样的女人,无论她站的有多高,始终,她还只是个女人。”

    “什么意思。”柳心月微微的撇了撇嘴巴,道。

    “就是,只要是女人,她就需要有一个男人的肩膀可以依靠。”叶谦微微的笑了笑,道。

    “歪理。”柳心月白了叶谦一眼,连她自己也觉得奇怪,自己为什么会跟叶谦这么多话,为什么会跟他下棋,又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举动,她都有点不认识自己了。

    微微的笑了笑,叶谦沒有再继续的纠缠这个问題,表面的输赢对叶谦來并不重要,虽然他现在好像已经输了棋,可是,实际上他已经赢了,而且,还赢的十分的漂亮,顿了顿,叶谦深深的叹了口气,道:“明天我就要走了,可是,我的心里也会带走一个遗憾,这个遗憾,只怕会伴随我一辈子,永远都无法忘却。”

    “什么遗憾。”微微的愣了愣,柳心月问道,心里,却莫名的有一股的窃喜,又或者,有一抹微微的期待。

    “我沒有看到你的容貌,这只怕是我最深的遗憾了。”叶谦道。

    “你是想拐着弯的让我替你医治眼睛吗。”柳心月道,心里,却有着一股不由自主的窃喜,她,似乎也想知道叶谦看到自己的时候,会是怎样的表情,是激动,是失望,还是其他什么。

    “你想多了。”叶谦道,“其实,不管你治不治我的眼睛,我都不会怨你,我只是出自己心中的遗憾,沒有其他的想法。”

    微微的愣了愣,沉默了片刻,柳心月缓缓的拿起林放的手,道:“你看不见,不过,你可以感受一下。”完,拉起叶谦的手放到自己的脸上,她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做,不由自主,根就沒有想过。

    叶谦也愣了一下,有些出乎意料,不过,心里却有些的窃喜,叶谦双手在柳心月的脸上摸索着,眼睛、鼻子、嘴巴、耳朵沒有一处放过,在他的脑海里,似乎也渐渐的开始勾勒出柳心月的面容。

    久久,叶谦都不愿意松手。

    “摸够了沒有。”柳心月有些嗔怒的白了叶谦一眼,道。

    “沒有。”叶谦微微的笑了笑,他知道柳心月沒有真的生气,如果她介意的话,根就不会这么做了,忽然,叶谦的脑袋稍稍的往前一凑,在柳心月的唇上亲了一下,柳心月浑身一颤,整个人瞬间的僵在了那里,仿佛石化了一般,惊愕的瞪大着自己的双眼,看着叶谦。

    叶谦咂巴了一下嘴巴,道:“好甜,这样就算有遗憾的话,也会很多了。”呵呵的笑了笑,叶谦起身站了起來,摸索着离开,柳心月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半晌都回不过神來,许久,柳心月不由自主的摸了一下自己的嘴唇,脑海里竟然回想起刚才的感觉。

    这,算是接吻吗,原來接吻的感觉这么好,怪不得那么多的男男女女会不断的追求爱情,爱情的确有着它迷人的地方。

    柳心月不断沒有生气,反而,她的心里竟然还有着一丝丝无尽的甜蜜,她自己也不上为什么,就是心里的那一种很奇怪的感觉,支配着她,让她做出一个又一个连自己也不敢相信的奇怪的事情。

    柳心月在后院里停留了很久,似乎是在回想着刚才的事情,似乎是想在多感受一下叶谦留下來的温度,许久,当月亮渐渐的钻进了云层里,柳心月缓缓的起身,深深的叹了口气,转身朝自己的屋内走去。

    是什么,是缘分,是命运拉动着他们的步伐。

    柳心月试着问自己,如果一切都从头再來的话,自己还会不会像刚才那样呢,还会不会拉着叶谦陪自己下棋,还会不会拉着叶谦的手抚摸自己的脸颊,她不知道,她也不想知道,她只知道那一刻,叶谦的手很温暖。

    肌肤的接触,让柳心月的心里一阵颤动,那种感觉很舒服,就仿佛自己寻找了千百年的东西,忽然间出现在自己的面前似的,那么的真实,那么的激动,那么的无法拒绝。

    她不知道这算不算是爱情,也不想知道,她只知道自己就是要这么做,回到房间里,柳心月躺在床上,翻來覆去也睡不著,脑海里,不断的浮现出叶谦的身影,不断的浮现出刚才的情形,浮现出叶谦在自己的嘴唇上亲吻的那一刻,柳心月不由自主的摸了一下自己的嘴唇,嘴角,露出了一抹微笑,一抹幸福的微笑。

    这样的男人,的确有着让人着迷的地方,也的确不应该就这样一直下去,她的心里有一些挣扎起來,救,还是不救,她有点不知所措,她原平静的人生,犹如一口古井之水不起任何波澜的人生,在这一刻,竟然开始慢慢的起了涟漪。

    许久,柳心月深深的吸了口气,拿起一枚硬币,喃喃的道:“一切,听天由命吧。”完,柳心月高高的将硬币抛了起來,“当”,硬币落在了地上,柳心月低头看去。

    一切,真的听天由命吗。

    这一天,这一夜,一男一女,一对原陌生的人,在这里,做出了连自己都有点不敢相信的荒唐事。

    想起叶谦明天就要离开,自己却无能为力,不能让自己的师父帮他治好眼睛,燕舞的心里有一种不出來的难受,她喜欢叶谦,沒有为什么,就是喜欢,她愿意为了叶谦做任何的事情,不愿意看到叶谦这样下去,他应该有着更辉煌的明天。

    可是,有什么办法才可以让自己的师父答应医治叶谦呢,燕舞想了很久,觉得,只有兵行险招了,逼迫自己的师父就范,否则的话,只怕很难服她,如果她知道了刚刚在后院,柳心月和叶谦发生的那一幕事情,不知道她心里还会不会这么想。

    燕舞拿出纸笔,在上面写下了对师父的话,都是她的心里话,很真实,沒有任何的做作,写完后,燕舞又自己从头看了一遍,忍不住的流下了眼泪,这,应该是自己最后一次流泪了吧。

    她不后悔,自己的眼睛如果可以放到叶谦的身上,那也是一种幸福,她傻傻的认为,忽然,燕舞伸手,猛的挖出了自己的眼睛,她咬紧着牙关,沒有叫出声來,剧烈的疼痛让她咬的自己的嘴唇流下了鲜血。

    剧烈的疼痛,让她的手不停的颤抖,好不容易才将自己的眼睛放进了早就已经准备好的药瓶里,亲手挖出自己的眼睛,这需要多大的勇气才可以做到,爱情,是一个很有魔力的事情,它让一切不可能变成了可能。

    “叶谦,你以后都要好好的。”燕舞喃喃的道,空荡荡的眼眶里,鲜血不停的流下,显得狰狞恐怖,然而,这一刻的燕舞,却是最美的,世界上最美的女人,谁敢不是,为了爱情奋不顾身的女人,就是最美的。

    剧烈的疼痛,让她的意识也渐渐的有些模糊,一头栽倒在地,昏死过去。

    桌上,燕舞亲手写下的那封信静静的摆在那里,无声无息,

【精彩东方文学 www.mymedsaccess.com】 提供武动乾坤等作品手打文字版最新章节首发,txt电子书格式免费下载欢迎注册收藏
百度风云榜小说:剑来 乡村艳妇 一念永恒 圣墟 好色小姨 永夜君王 龙王传说 太古神王 诱惑人的好嫂子 我真是大明星 校花的贴身高手 真武世界 剑王朝
Copyright © 2002-2018 www.mymedsaccess.com dafabet大发体育 All Rights Reserved.
小说手打文字版来自网络收集,喜欢本书请加入书架,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