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兵王 第1761章 叶正然之死(二)

作者/步千帆 看小说文学作品上精彩东方文学 http://www.mymedsaccess.com ,就这么定了!
    这么长时间以來,叶谦不止一次的听到人夸赞自己的父亲叶正然对武学的超然认识,仿佛任何事情在自己的父亲面前都沒有一丝的困难,沒有任何一个人可以挫败自己的父亲,就是直到如今,人们提到叶正然的时候,还是充满了敬佩,他在武学的高度,无疑是其他人所无法比拟的。

    叶谦沒有出口打断薛芳紫的话,因为他清楚接着肯定还有什么事情发生,叶谦清楚自己的体内曾经有过嫁衣神功的真气,之后是在无名的指导下,叶谦才转变成如今的螺旋太极之气,那就明叶正然最终还是将自己体内的嫁衣神功真气传给了自己。

    “不但如此,正然在武学上还有了很大的进步,我知道,付十三绝对不会是他的对手。”薛芳紫道,“可是我不甘心,他抛弃了我,我绝对不能让他有好日子过,我要他为自己所做的事情付出代价,那天我找到他,可能是因为他不想让我太伤心,所以,沒有拒绝我,陪我喝了几杯酒,然而,他沒想到,哼,沒想到我竟然在他的酒里下了药,果然,在跟付十三比武的时候,药力发作,导致正然体内的气劲紊乱,嫁衣神功的反噬作用发挥出來,可是,为什么,为什么那个付十三那么沒用,在那样的情况之下,付十三竟然还是败给了他,受了重伤离去,真沒用,还是什么魔门的第一高手呢,简直就是废物。”

    叶谦的眉头微微的蹙了一下,他终于明白为什么阎冬当初会告诉自己他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父亲在比武之前怎么会受伤,原來是薛芳紫做了手脚,也终于明白为什么自己的体内会有嫁衣神功的气劲了,可能就是在比武之后,叶正然因为薛芳紫下药的关系使得自己被嫁衣神功的气劲反噬,所以不得不将嫁衣神功的真气传给了自己,可是,叶正然体内的嫁衣神功气劲是非常庞大的,如果部的涌入叶谦的体内,年幼的叶谦根就承受不住,很有可能会爆体而亡,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叶正然当初把嫁衣神功的气劲封住在自己的体内,不让它胡乱的游走,可能是因为时间的关系,嫁衣神功的气劲开始慢慢的泄露出來,甚至在东北灵龙寺的时候因为那个石碑的原因差点爆发出來,如果不是那个无名老僧的话,只怕自己当时就已经给嫁衣神功的气劲给撑得爆体而亡了吧。

    “不过,正然虽然赢了,但是却也身受重伤,嫁衣神功气劲的反噬,让他体内伤痕累累,五脏六腑都受伤严重,比武刚一结束就大口大口的吐血,我当时真的很后悔,很后悔,我到底做了什么,我到底做了什么,如果不是因为我,我怎么会害的他受伤呢。”薛芳紫仿佛是疯子一般,神情非常的奇怪,忽喜忽悲,“可是,当我看到那个女人,看到她那么体贴关心正然的时候,我的心里就忍不住的升起一股愤怒,为什么,为什么她可以在他的身边,应该是我,应该是我在他的身边才对,只有我才能配得上正然,那一刻,我所有的后悔都沒有了,我恨自己做的不够,如果我可以下重一点手的话,他就不会还活着了,哼,他辜负我,我就要他死,我要他跪在我的面前祈求我,我要他后悔沒有选择我。”

    叶谦的眉头微微的蹙了一下,他自然听得出來薛芳紫口中的那个女人指的是谁,应该是指自己的母亲唐淑妍,其实,对于上一代人之间的感情纠葛叶谦并沒有太大的兴趣知道,因为感情的事情根就不清楚到底是谁对谁错,每个为了感情付出过的人,其实都是值得尊重的,只是,有些人在感情的这条路上迷失了,选择错了一种方法。

    深深的吸了口气,叶谦将自己心中的愤怒给压制下去,一直以來,叶谦都是一个爱憎分明的人,对待朋友会付出自己的一切,对待敌人会毫不犹豫的下手,绝对不会有一点留情,可是,今天面对薛芳紫的时候,叶谦却有些恍然了,这个女人今晚的表现让叶谦有些吃惊,那眼神里所流露出來的一丝一点,完是真情流露,叶谦看的出來,薛芳紫是真心的喜欢自己的父亲的,而叶谦也终于明白为什么薛芳紫看到自己的时候,表情会是那么的奇怪,原來是她觉得自己的模样是那么熟悉,叶谦似乎也有些理解薛芳紫今晚的表现是为何了,看样子是从自己的身上看到了自己父亲的影子,所以才会有这样的表现吧。

    实话,叶谦的心里对薛芳紫倒是并沒有什么恨意,更多的还是一种同情,在感情的道路上,薛芳紫也是一个受害者,只是她做的有些过激,甚至有点扭曲了自己的思想了吧。

    微微的叹了口气,叶谦道:“其实,爱情就是那么简单而又复杂,它根就沒有任何的原因,有时候爱就是爱,不爱就是不爱,根就沒有为什么,你这样做,折磨的不仅仅是别人,也是在折磨自己,不是吗,看看你现在,你快乐吗。”

    “快乐吗,哼,我可能会快乐吗。”薛芳紫哽咽的道,“可是我就是不甘心,为什么他就不能对我好一点,为什么他到最后都一点不后悔呢。”

    “外面不是都传言叶正然是死在和付十三的比武后,因为伤重不治吗。”叶谦问道,“之后又发生了什么。”话已经到了这个份上,叶谦当然知道后面肯定还会有什么事情,但是他还是必须装着什么也不知道,一副关切薛芳紫的心情去问,这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如果知道了这些,也就等于解开了自己父亲死的谜团了。

    虽然叶谦现在对自己父亲的死,已经有了很多的猜测,但是,终究都只是猜测,真正的死因他并不清楚,所以,他需要弄清楚这其中到底真正的原因是什么,虽然每一个孤儿对自己未见面的亲人都会有一种很高的崇拜,但是,叶谦更是想要知道自己父亲的死因是什么,他不介意自己父亲的人生有一些瑕疵,因为沒有任何一个人是完美的,但是,不管如何,叶正然在叶谦心目中的形象永远都是那么高大的。

    等了半天,叶谦也不见薛芳紫话,不由微微的愣了愣,低头看去,只见薛芳紫竟然已经睡着了,而且,还发出了轻微的鼾声,“喂,喂,醒醒,你话还沒有完呢。”叶谦推了推薛芳紫,在这个关键的时刻竟然睡着了,叶谦有些哭笑不得,心里有些焦急,可是,却又有些无奈,叶谦当然希望尽快的知道这件事情的真相,可是,事情已经到了这样,叶谦也不好再继续的逼问下去,无奈的摇了摇头,看來想要知道这件事情的真相,还得再等下去了。

    而且,看着熟睡中的薛芳紫,叶谦也真的有些不忍心叫醒她,微微的叹了口气,叶谦将薛芳紫抱了起來,把她送回了自己的房间,薛芳紫的卧室,跟很多女孩子的闺房一样,都很干净,也很香。

    这是一个可怜的女人,叶谦给她的评价,把她放到床上,替她盖好被子,叶谦打开空调,看着熟睡中的薛芳紫,叶谦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转身走了出去,叶谦沒有离开,就在外面的客厅里坐着,点燃一根香烟缓缓的抽了起來。

    今晚的事情,的确有些让叶谦反应不及,他真的沒有想到薛芳紫的表现会是这样,因为自己父亲的死,如果叶谦对薛芳紫一点恨意都沒有那是假的,如果不是她,自己的父亲就不会死,而自己可能也不用流浪那么长时间了,但是,看着薛芳紫的表现,叶谦觉得她是真的爱自己父亲的,可能是她的手段有些过于偏激,但是,感情的事情真的很难谁对谁错。

    不过,遗憾的是,叶谦今晚沒有知道事情的真相,但是,却也有着意外的收获,获得了薛芳紫的支持是一回事,更重要的是,他也知道了当初很多的事情,也更加的明白,自己父亲的高度只怕是自己所无法企及的,他在武学上的造诣早就已经超出现在的人许多。

    抽完一根烟,叶谦给胡可打了一个电话过去,自己今晚不回去了,胡可也沒有问叶谦原因,也沒有问他在那里,只是嘱咐叶谦心,照顾好自己,寒霜宗派那边叶谦不必担心,叶谦微微的点了点头,跟胡可随便的聊了一阵,随后挂断了电话。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薛芳紫这样,叶谦竟然沒有选择离开,薛芳紫所住的地方是单独的,虽然月明宗派的那些弟子很好奇叶谦为什么这么晚还沒有离开,但是却也沒有胆量过來看一下。

    不是叶谦想做些什么,而是他的心头现在的确是有点乱,所以,他想静静的好好的想一想,就这样坐着,一根接一根的香烟,很多时候直到香烟快要燃烧到手指的时候,叶谦才反应过來,

【精彩东方文学 www.mymedsaccess.com】 提供武动乾坤等作品手打文字版最新章节首发,txt电子书格式免费下载欢迎注册收藏
百度风云榜小说:剑来 乡村艳妇 一念永恒 圣墟 好色小姨 永夜君王 龙王传说 太古神王 诱惑人的好嫂子 我真是大明星 校花的贴身高手 真武世界 剑王朝
Copyright © 2002-2018 www.mymedsaccess.com dafabet大发体育 All Rights Reserved.
小说手打文字版来自网络收集,喜欢本书请加入书架,方便阅读。